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宫 林

  二蛋这家伙能表演翻肚皮,此刻亮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绝招,除了赢得一阵笑声以外,可把我们几个“平庸”之士害苦了。他晃动泥鳅般的脊背远去,烈日炎炎下的我们开始望着他的背影暗骂他不够意思,不能同甘苦共患难,关键时刻掉链子,风口浪尖当狗熊,若不是你小子翻肚皮,干嘛非得我几个跪在这广阔天地里,让火球般的阳光灼得都有了焦糊味。那一刻,大家的目光都变成了叭叭作响的子弹,无情而准确地射向了二蛋的黑背。已经走出老远的二蛋正立在一棵根深叶茂的杨树下撒尿。我们的“子弹”射过去,他的身子抖了几下。他知道大家不会放过他似的,犹豫一下又回来了,低声下气地央求那两位身材伟岸、脚踏实地的知青:放了吧,要不我再翻一次肚皮。没等回应,他的黑粗肚皮从脐下开始往上来,形成了一道活泛泛的波浪。俩知青哈哈大笑,朝跪在干路上的我们每人屁股上来一酸脚,说,滚吧,都滚吧。
  我们爬起来,连酸疼的膝盖都顾不得揉一下,怕他俩变了卦,撒丫子跑往学校。刚才还因为脚板上扎了蒺藜哼哼叽叽的四毛比谁跑得都快。到了校门口,他才坐下来,捂了脚心咧了嘴。大嘴巴说,我看你小子根本没扎蒺藜,你比兔子还兔子哩。兔子最后才赶上来,两个门牙分开,能夹铅笔的大门牙嘶嘶吸着风,说,我不是前天崴了脚吗,不然,我还能跑第一,谁不服以后再比比。
  学校门口有个两间房屋的代销店,门外面有一用干草搭建的四面通风的茶棚子。茶棚子上面斜插着一面白旗,上书一黑色“茶”字。风不大,整个白旗显得松松垮垮,垂头丧气。
  我们都有点口渴,想到茶棚里喝口茶。这时候,茶棚门口闪出一个宽宽的背影来,大家止了脚趾。都盼望大宽背牛老师赶紧进校园。我们怕他,跟害怕知青差不多。他一双手像钳子,捏住谁扔到门外,像扔一个泥巴蛋。我们因为上课时小动作,都被他心狠手辣地扔出过。至今回想自己被扔时还有几分得意,因为你能够享受一瞬间的飞翔滋味。但“瞬间”过后,你会像麻包一般落在教室外的泥地上。泥地因为我们天天的站队和游戏变得结实如铁平整如镜,落下去硌得屁股开了瓣似的痛疼。痛疼从下往上,透过腰际、胸脯、颈部直达头顶,眼前便有烁烁的金星闪闪,灼热而迷蒙地射出去。因此,我们怕牛老师,我们暗地骂他“牛铁爪”,有事没事我们都躲着他,如同可怜的耗子躲着怒目展须的老恶猫。
  他背后生了眼睛一般,并不转身,恶狠狠地问:咋弄的?一群打垮的队伍。
  大嘴巴喊牛铁爪表叔的,平日挨训较少。马上回答,是那两个知青,对,正朝这边走的,把俺们打垮的。老师,你可要替俺们报仇雪恨呀,你捏他们扔泥蛋吧。
  牛铁爪转了身,看见了雄赳赳气昂昂跨过来的两名皮肤白皙的知青,看不清面皮,但他们的两顶白色洋草帽上写着明显的刺目的红色字样“知识青年”。牛铁爪马上转了身,一步跨进了校门,还朝我们挥了手,说快进来,咱可惹不起,那是毛主席派来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