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



  父亲是成长路上的指明灯,母亲便是那灯罩,默默地,不动声色地给你关怀。
  母亲没多少文化,只上过一年半的学校,十几岁就学了裁缝。小时候我们家经常有很多串门的阿姨婶婶,有的来做衣服,有的带着针线活来串门。因为我母亲脾气好,大家都爱往我家坐坐。我们有五个兄弟姐妹,母亲白天要做洗衣做饭,浇水种菜,喂猪养羊;晚上给人家做衣服,经常要做到很晚才休息。
  母亲虽只上过一年半的学,在支持我们读书方面却是毫不吝啬。我们五个兄弟姐妹一起上学的那几年,尽管家里经济非常的紧张,但母亲没有让我们一个辍学。记得我哥哥在上高一的时候,他看到家里经济紧张,就不想上学了,早点去挣钱。我哥哥的班主任到我家来了三次,做我哥哥的思想工作。从不发火的母亲那次拿了木棒追打我哥,一定要我哥去上学。直到现在哥哥时常会提起幸亏那次母亲的木棒让他读完了高中。母亲也经常询问我们在学校的表现,成绩不好时也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但从她的眼神中看到的是望子成龙的热切希望。成绩好时也不懂怎么表扬,很多时候是笑笑,然后高兴得像个孩子
  母亲从来不善言语,话也不多,她总是默默地疼爱着我们……
  那一年,高考完后,我的通知书来得晚,当时全家都以为我没考上,我自己更是痛苦得天天躲在角落里抹眼泪……母亲什么责备的话也没说,她只是默默地给我收拾好一个房间,铺好一张舒适的床,重新装了一盏更亮一点的灯,为我的复读做好了一切准备。
  母亲很勤劳。记得小时候要过年的时候,是母亲最忙的季节。为了大家在新年能穿上新衣服,她常常会通宵达旦。每年年三十的晚上,母亲让我们早点睡,我们心里惦记着新衣服不肯睡,心里老觉得母亲总是先帮别人做新衣服,不给我们先做。母亲看出了我们的心思,就说;“孩子,你们早点睡吧,明天一定有新衣服穿的。”大年初一,我们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新衣服已经在我们的被子上了,就非常的开心。但母亲还在缝纫机上干活,又是一个通宵。
  母亲是聪明的。不论是持家还是其他。记得在读小学的时候,我穿的衣服总让同学们羡慕。其实我穿的衣服都是母亲把二姐的旧衣服改制的。有时两件衣服拼成一件,再加一些花边什么的就非常的时新了。有一件事我印象特别深。住在河西的一位叔叔买了一块全毛的面料,准备做结婚的衣服。他们买回家以后就浸在水里缩水,待拿出来晒干以后跑了好几家裁缝店都说布不够做,这可急坏了叔叔。他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找到我母亲,母亲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硬是给他做成了新衣。当叔叔拿到新衣时笑得那样的灿烂,不停地说:“王师傅的手艺就是不一般。”从此来做衣服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一次我们几个同龄人趴在凳子上写作业,然后几个人在比谁写自己的名字写得快且工整。妈从外面进来,看着我们的比赛。她说我也会写我的名字。然后抓过我的笔,端庄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之后一脸的自豪。虽然很慢,但我却觉得那些名字中妈妈写得最好、最漂亮。
  母亲很孝顺。记得那时我们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每次有什么好吃的菜,母亲总是把它端在爷爷奶奶的前面,要他们多吃一点。母亲和奶奶的关系也非常好,在一起十几年没有红过一次脸。邻居们总是用羡慕的口吻说,看李家的婆媳处得多好啊!比母女之间还要好。那一年,奶奶忽然生了病,母亲是怎样的着急啊!每天守护在奶奶的身边,为了让她早日康复,她甚至去求神问卜、烧香祈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2007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