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灵鬼(三篇)



  美女袁乃星表面上邂逅俊男尚策,实际上是遭遇冷面杀手,然而杀机背后,还有玄机……三个短篇风格迥异,步步设疑,开文坛悬疑小说新天,很有魅力,值得一读。
  
  湛蓝又湛蓝的天,银白又银白的山。一下飞机,袁乃星立时觉得离神灵近而离魔鬼远了。
  身心俱融俱净的震撼后,便感觉心跳促呼吸也促。虽知道是高原反应,还是不自禁地想这是因未能涤净心灵、去除贪、嗔、痴、怠、嫉“五毒”。袁乃星是海市保险中心的会计,在飞机上,已看了点有关西藏宗教习俗的介绍。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性独自来西藏,总有些不同寻常。她觉察到周围惊异加惊艳的目光,得意中又隐隐感到不安,于是加快步伐出了机场,上了出租车。
  从贡嘎机场到拉萨还有100多公里,路不大好走,颠簸得厉害。到拉萨时,头更晕胸更闷了。她勉力拖着行李箱往宾馆走,又看见了那个在飞机上见过的很酷的男人。
  那个男人走在她前面,个挺高,步子很矫健,进宾馆时,回头看见了她,有礼貌地为她拉开门;看她虚弱的样子,又帮她把行李箱提到了宾馆柜台,让她先办理住宿。
  这男人三十出头,棱角分明的一张脸,可比她们那个糟鼻子老总有男人味多了。她向高个男人道了谢,说我叫袁乃星,先生怎么称呼啊?
  “尚策。”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你犯了什么事,一个人跑到西藏来了?”袁乃星对尚策挺感兴趣,借玩笑探问他的来历。
  “我啊,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尚策做出神秘的样子,凑在她耳边说,“到这里替魔鬼勾魂来了。”
  袁乃星先一愣,然后就大笑起来:“是吗!那你先勾我的魂好了。”
  尚策也笑起来,露出一口黄牙。
  有些煞风景,不过还不伤大雅。
  说话间先后办好了住宿手续,相邻的两间屋。尚策帮袁乃星把行李箱提到她屋里,说你先歇会儿,等会儿到吧厅,喝杯酥油茶或咖啡提神。明天,等你恢复了体力,我们结个伴游览,好不好?袁乃星说好啊。
  尚策回自己屋了。袁乃星冲了个澡,躺了会儿,觉得有了点精气神,就按尚策说的,起来去吧厅喝酥油茶或咖啡。她在尚策屋门上敲了敲,没人应,便自己到了吧厅,见尚策已坐在厅里,一个服务员正提着把银闪闪的壶,给他往一个镶银木碗里倒热腾腾的茶。
  尚策招呼她坐下,让服务员也给她斟了一杯酥油茶,讲道:“这酥油茶,是先将茶砖熬成浓汁,加入酥油和盐,在酥油茶桶里用‘甲洛’———你看那边那个一米多高的木桶么,上面露着个柄,就是‘甲洛’,是个搅拌工具,那个藏族小伙正在用力上下搅打,要搅得油和茶交融,再倒在壶里煮沸了喝。喝了能减轻些高原症状。”
  袁乃星听得看得有趣,端起来吹了吹,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味挺怪,不过挺香。
  尚策又说:“喝酥油茶,就是像你这样,先吹吹,再喝一口。但喝了一口,一定要赞美说‘这酥油茶打得真好,油和茶分都分不开’。等主人再给加满,再接着喝。”
  袁乃星笑了:“还有这许多讲究。你对这里这么熟悉,不是第一次来吧?”
  “我要替魔鬼勾魂,自然哪里都去过。”尚策咧嘴一笑,露出黄牙,“袁小姐为什么一个人来西藏啊?”
  “我想来,就来了呗。”问不出这家伙的实话,自然也不能告诉他实话。
  袁乃星来西藏可不是心血来潮,是因为中央和总部要派联合检查组到海市保险中心审查,她担心不好过关。老总说你干脆休假去旅游,审查的事我来应付。于是她便坐上了赴西藏的航班。
  说起游览计划,尚策就露出没受过多少教育的底子了,除了习俗吃喝、知道个布达拉宫大昭寺小昭寺,对西藏文化历史所知甚少,还不如在旅途读‘速成班’的袁乃星。袁乃星说明天是燃灯节,宗喀巴的圆寂纪念日,应该去甘丹寺,后天再游布达拉宫和大昭寺,然后去天湖纳木错,那里是洁净身体和灵魂的圣湖。尚策时而茫然,时而喏喏。
  袁乃星喝了杯酥油茶,终是不大习惯那味道,又要了杯卡布西诺咖啡,却一股烧木头渣味,一点小资情调都没有。
  
  甘丹寺是西藏宗教领袖宗喀巴亲自创建,是黄教诞生的标志和首寺,依拉萨东北的旺固尔山而建,规模宏大相当于三个布达拉宫,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摧毁,现在的甘丹寺是动乱结束后重建的。
分享:
 
更多关于“灵鬼(三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