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战友老姜和夏天


□ 温亚军

战友老姜的父亲是屠夫,一心想把儿子也培养成屠夫。老姜却不想当屠夫,一心想逃避当屠夫的命运,最终却还是当了屠夫。夏天是战友中唯一上了军校的,很快就被提成了副连长。后来他转业到了西安,在一家洗衣机厂保卫科当干事。我在新疆服役16年,结果又如何呢?

老 姜

老姜入伍前,我们就认识。他爹是个屠夫,一脸大胡子,嘴唇上始终咬着一支湿了半截的烟,像个屠夫的样子,逢有人要杀猪时,总带着老姜一起去。主家见姜屠夫还带个帮手,得多吃一碗猪下水,一脸的不高兴。姜屠夫看出来了,说这是他儿子,正在学手。老姜长得白白净净的,不像个能长大胡子的样子,但细瞅着还是长得像他爹,主家就不好再给脸色看了。但老姜这时却很不自在,一副被人低看了的样子,缩手缩脚的。老姜他爹就把他吆喝来吆喝去的,气得老姜满脸通红,有时故意和他爹别着劲;气得他爹手里拿着杀猪刀,凶得像要把老姜像捅猪似的捅上一刀子。我们这些在杀猪现场看热闹的,经常为老姜捏着一把汗。
没有人杀猪的时候,老姜跟着他爹在镇街上卖肉,这时老姜挨骂的时候要少些。卖肉不像杀猪那么忙,其实有老姜他爹一个人就够了,可他爹总要把老姜叫上,像带个通讯员似的,呼来唤去的。他爹挺像个领导,却弄得老姜烦死了他爹。可他又没办法不听他爹的,就站在肉摊的后面,看着他爹在秤上短斤少两,挣昧良心的钱。老姜把牙咬得紧紧的,心里早就想着逃脱他爹给他设下的屠夫职业。
老姜曾给我说,他这辈子什么都可以干,就是不愿干杀猪卖肉的屠夫。
老姜早就瞄上了只有当兵,才能离开他爹。老姜知道他爹不会同意他放弃做屠夫,改行去干别的,所以,他从来没有给他爹说过这个想法,一直在寻找机会。老姜一直等到快过了当兵年龄的时候,才有了机会。这年秋上开始征兵时,刚好老姜他爹到陕北去贩猪,一时半会回不来,老姜自作主张,偷偷地报名、体检,并且胜利过关。等他爹从陕北回来,老姜已经脱下了一身油腻的衣服,穿上了崭新的军装,在武装部的院子里听接兵的人训话呢。他爹闻讯,气势汹汹地提着一把杀猪刀赶到武装部,看着一院子的绿军装,虽然没有看到钢枪的影子,但他还是怯怯地把刀藏在了衣服里,硬是没敢进武装部的大院,一直站在外面等到新兵们排着队,出来要去火车站了,老姜他爹费了很大劲才在新兵堆里找到儿子,冲着儿子喊了句:你有种,去了不干出名堂来,就别回来。
老姜和我们被一趟火车拉着,在路上走了六天六夜,到了新疆南疆。为了在部队能干出名堂来,新兵连还没有结束,老姜就写了不下五十封的志愿书,坚决要求分到最艰苦的边防去工作。老姜不止一次地对我们说,他一定要在部队干下去,不能离开部队,回家去当屠夫。那时要在部队干下去,唯一的出路,就是考学,可凭老姜那几下子,初中都没有上完,就跟着他爹学杀猪卖肉的手艺了,考学这条路对他根本就不存在。所以老姜选择了去边防,原因是我们的排长是从边防提的干。这是几年前的事了,后来边防也取消了提干,但老姜还是对边防抱着一线希望。......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