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丽心灵


□ 傅昌尧

  是人,都只能活一辈子。有的人是金币,有的人是伪钞;有的人是好酒,有的人是浑水。看起来也许相似,其实只要一试,就泾渭分明。
  
  1. 血汗钱在哪
  
  
  五丰寨这几年出去打工的人不少,眼瞅着他们这些人家的日子就像山坳里初升的太阳一样,慢慢红火起来,丁大根心里就痒痒得不行。唉,怪就怪自己胆子太小,总觉得出去闯世界还不如在家里捏锄头柄来得稳当,要是当时跟了一块出去,现在老婆孩子不也能和那些人家一样,看上大彩电了?唉,亏了,亏了!
  丁大根牙一咬,脚一跺,做出决定:出门挣钱去!
  眼下正是除夕,真要走的话,过了年就该走了。可一旦真决定了要走,丁大根心里又有点慌:进城以后,上哪里去找活干呢?如果能有个熟人帮忙给自己介绍一下,该多好!他摸着脑袋想来想去,想到了自己的一个远房表叔,就住在隔壁寨子,名字叫沈峰凯。这些年,沈峰凯在外面不知挣回了多少钱,家里收拾得简直跟皇宫似的,让他给自己指点指点,不就会稳当多了?丁大根把主意和老婆一说,夫妻俩便趁着第二天是大年初一,拎着平时舍不得吃的野猪腿和米酒,去给沈峰凯拜年。
  踏进沈峰凯家门,没等丁大根涨红着脸“吭哧吭哧”把来意说完,沈峰凯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一甩小分头,说:“大根啊,你找表叔我算你找对了啊!我不敢说你以后能怎么荣华富贵,但搞个小康绝对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真的?”丁大根夫妻俩激动得差点要跪下去给沈峰凯磕头。
  就这样,过了年之后,丁大根就兴冲冲地跟着表叔沈峰凯进了城。
  乍一来到繁华都市,丁大根只觉得眼花缭乱,手脚不知道怎么放,就连脑子也使不过来,幸亏有沈峰凯照应着,才慢慢适应起来。
  丁大根发现,沈峰凯其实是一个包工头,手下网罗了一帮和自己一样的乡下汉子。他自己成天油头粉面地去一些建筑工地揽活,接到之后就让他们帮他去干,有时候时间紧,就白天黑夜地连轴转,把下面人累得要死要活。不过让丁大根感到安慰的是,沈峰凯对他倒是很讲叔侄份儿,完全把他当自己人看待,有时候需要看守材料、工具这一类轻松但重要的事情,就都交给他去做。丁大根自然领情,哪怕是针尖大的事情,只要是沈峰凯交代的,他都当天王老子吩咐的去干。唯独让丁大根犯嘀咕的是,跟着沈峰凯出来打工都快半年了,可这个当老板的表叔却没给他开过一次工资。丁大根老想问问这算什么意思,可张了几次嘴也没说出口。他只好在心里对自己说:“算了,再等等吧,下个月若是再不给,就无论如何也要抹开脸面,问他要了。”
  下个月很快就来了,但这“下个月”的问题可严重了:沈峰凯不但依旧没给丁大根工钱,就连人也见不着了!丁大根觉得很奇怪,扳着指头一算,这才发现其实沈峰凯已经半个月没在工地上露面了!他会去哪儿呢?细一观察,丁大根更吃惊了:那些平时和自己一起干活的人,居然一个个都开脚跑了,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在四面透风的工棚里,守着一堆干活的破工具和小半袋吃剩下的米,独自发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故事会》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故事会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