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致父亲的灵魂


□ 梅 雁


流年倏忽而过,您溘然长逝于地下已经整整20年了。您的境况还好吗?
20年前的那个秋日,尚未成年的我,站在追悼会的队列中,被沉重的哀乐压得透不过气来。我低着头,垂着眉眼,不敢看您的脸,因为不忍看到您离去时带着痛苦的表情。就在几天前,您的同事到我学校说您病情严重,把我接到医院看您。路上,他才告诉我,您得的是胰腺癌。您住院三个月来,怕影响我的学习,一直都瞒着我,只说是得了胆囊炎。他的话使我惊呆了。到了医院,进了病房,只见我妈正守候在病床边,我赶紧走过去。仅数天没见的您已经瘦得只剩一把骨头了,面色土黄,瞳孔已经扩散,张着嘴痛苦地呻吟着。在省城上大学的哥哥也赶了来。我和哥哥一起凑到您的耳边呼唤您,您的呻吟只是间断了一下,就再没有一点反应。没过多久,您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病房里突然悄无声息。那可怕的静哦,是死神占领后的沉寂!当时您痛苦的表情化作万支利箭直刺我的肺腑,我实不忍再看一眼。就在哀乐过后,耳际传来缥缈、曼妙的丝竹声,那是天神用鲜花铺地来迎接您了吧?我终于忍不住最后再看您一眼,只见您身着一套崭新的司法制服,很安详地闭着眼睛躺着,脸颊和嘴唇竟还有一点红润,比往常熟睡时显得更“健康”。一直噬咬着我心扉的焦虑顿时释然。长大后我才知道,这是殡仪馆整容师的妙手之作。我由衷地感谢那位整容师,但我宁愿相信您的的确确是面色红润地步入了天堂。
您享年只有49岁,这是一个很难让人联想到死亡的年龄。您知道吗?就在您停止生命的川流之时,本来微晴的天空忽然阴沉下来,还飘起了小雨。上苍也为您短暂而又多舛的一生垂泪!
江南的一座穷山村抚养您长大。您怀揣着鲲鹏之志,神往着山外的世界,以为越远越绚丽多姿。于是,在50年代考大学时报考了西北大学法律系。上大学期间,您被错划成了右派,分配到北方的一座小县城看仓库。近20年后平反,上调到地区司法处工作。您和我妈婚后10多年都是两地分居,我和哥哥随我妈在南方生活。每年,您只有10多天的探亲假能够回来看我们。到70年代末,我妈调动工作到了您所在的城市,我们一家四口才算团圆。您这一生只过上了8年的幸福团圆的生活。
当年,您每月工资40多元钱,寄给山里的奶奶10元,寄给我们10元做抚养费。您每年回来探亲时,还从自己所剩无几的生活费里节省下来一点,给我们买炼乳之类的营养品。尽管如此,在搬到一起住之前,我对您还是长期存在着一种疏离感。直到我读初二的那年春天,发生了一件让我刻骨铭心的事,那份父爱才在我的心头漾起了温暖的涟漪。
那天上晚自习时,班主任照例坐在讲台上批改作业。班主任大约有三四十岁,在我的印象中他总是穿一身灰色的中山装,面目表情很严肃,同学们都怕他。尽管我是学习委员,但也有一点怕他。那天,我做课外书上的一道习题,绞尽脑汁也没做出来。于是,我拿着书走上讲台请教班主任。他刚开始看题,下课铃就响了。那个时候的初中生不像现在都有手表,我上了大学才戴上手表。看着同学们都像听到了大赦令一般,开始哗哗啦啦地欢快地收拾书包,我很想和伙伴们一起回家,因为从我们家到学校,要穿过一条长长的黑胡同。班主任抬起头冲着同学们说:“放学。”又转过脸来对我说:“你稍等一下。”说完就继续看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