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艺术的新维度


□ 王南溟

什么是当代艺术?这个标准一直是移动的,随着当代艺术的发展和自我否定,原来的当代艺术到现在已经变成了“无聊艺术”,从国际到国内,我们看到的当代艺术大多都可以归入“无聊艺术”的范围之内。
多年来一直被炒得大红大紫的英国青年艺术家达明·赫斯特,在他的二○○五年纽约的“难解的真相”个展开幕式上说,自己的一些作品是非常“无聊”的,我们不能仅仅看成是这位艺术家的自嘲和作秀。如果说赫斯特将剖开的牛放到甲醛中泡制的装置,还能让观众感受到一种“崇高美学”的魅力的话,现在那种用图像做拼贴以及不知可否的语义态度就连“崇高美学”的价值都没有了,或者说艺术已经变成了一场成人做的儿童游戏而已。
有两条线索可以重新讨论当代艺术,一个是潜意识领域,“崇高美学”就是从这个领域而来;另一个是观念的有效性,这是一种有待发展的当代艺术,它放弃审美决定论,而让艺术成为在社会现场的一种批评力量。依照这两条线索,那些既没有一种艺术的批评力量,又没有崇高美学,还滥用当代艺术流行创作方法做出来的艺术,肯定就是“无聊艺术”。曾是英国二○○一年特纳奖得主的马汀·奎德,二○○五年在爱丁堡国家艺术画廊展出的新作《新灵感》,是将涂上不同颜色的八百个塑料球抛在画廊内,观众既可以随便踢几下,也可以从这些大大小小的球之间穿来穿去。作者自认为这是对观念艺术与极限艺术的延伸与突破。其实,我们从中看到的只是老掉牙的观念艺术与极限艺术。显然,在今天,将一种不是艺术的东西当作艺术,在当代艺术史中已经不是个问题,同时,从极限艺术的发展脉络来看,《新灵感》的形式也不再具有实验性,所以,马汀·奎德这件作品同样是“无聊艺术”。
如果仅仅是艺术家的自娱自乐,“无聊艺术”不但可以存在,而且还可以进入每户每家,因为日常生活中需要这种艺术小情调。但是,现在的艺术家并不是如传统画家那样,关在画室里一心画自己的画,他的艺术行为已经与公共领域连在一起,以至于现在的艺术创作很容易与社会制度和法律发生冲突,比如经常发生艺术家违反动物保护法、违反少年儿童保护法之类的事件。这一次,爱丁堡国家艺术画廊就因为展出马汀·奎德的作品而被告上了法庭,诉讼理由是,画廊用了三万英镑展出这件作品,是浪费公众财产。虽然该画廊的馆长菲利普·隆声称,展览作品没有动用公众一分钱,但诉讼事件的发生本身就说明,有一个问题必须受到重视:公共财政,或者基金会,应该如何提供资助,才是促进艺术的发展,而不是白白浪费纳税人的钱。“无聊艺术”显然不应该再成为被资助的对象,所以,爱丁堡国家画廊这次被告上法庭,也许只是一个开头,以后这类诉讼恐怕还会有。原因不难理解,艺术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从艺术家的生产(得到资助)到作品展览(非营利推广)的每一个环节都与公共领域发生关系,在这种情况下,用公共领域的标准来制约和监督当代艺术,也就是必然之理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