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严谨如儒通脱如道


□ 陈曦

  中国的服饰类别和着装状态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了。以服饰推究人事,站在孔子一派的立场上,肯定会得出“世风日下”的结论。世风如何,姑且不论,从着装推究人的精神状态应该是有科学性的。纷繁的着装我想至少可以归入两个流派,一是通脱自然派,一是严谨整肃派。通脱派容易表现个性色彩,往往不拘小节,率性自然,他们不讲场合,胡穿乱戴,出奇制胜,有可能引导新的着装趋势。严谨派则乐于表现共性,严格遵守社会认可的着装规范,自觉摒弃奇装异服,追求得体,看重着装与身份的对应关系。

  比较而言,入严谨一派较为容易,一般不会遭受什么舆论的压力,只要谨慎而不松懈地去做就行了。比如西装革履是现在的常服,领带常系,皮鞋常擦,腰板挺直,举止得体,谨记这些基本要素,就算是合格的一员了。当然终其一生保持严谨状态是很累人的事情,所以严谨派难得的是坚持。有的人从性情上是入不了严谨派的,但因为职业的原因委屈了自己。大概有些军人就属于这种类型,太放任自己的着装,严重者会受到军纪的处分,为了不至于被处分,而只好严谨起来。

  通脱派的作为往往会受到正统社会的嘲弄和抵制,他们的着装行为更多的是一种冒险,是对自己政治前途的不负责任。我至今记得大学的一位老师,他瘦弱的身体上披着一件皱皱巴巴的窄小西装,里边的毛衣却长得拖到了西装的外面。他的课虽然讲得好,但他通脱的性情一如不伦不类的着装,很不与校领导和系领导的取向合拍,后来干脆调到另外一所学校了。也许另一所学校的领导也是通脱派吧,或者虽然无别无派,却也和蔡元培似的兼容并包。普通人的率性自然需要顶风而行,如果是艺术家,正统社会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对于他们的光头或披肩发,对于他们的花里胡哨的着装和怪诞的行为方式,只是报以一笑。但是我敢说,他们对于领袖人物的个性着装不仅不会报以一笑,甚至还会觉得是自然而然的事。比如毛泽东这个敢做敢为的人,他居然常常穿着睡衣接见客人,这种完全不合礼数的行为发生在他身上,就从来没有人说三道四过。

  追根溯源,通脱派和严谨派都能找到文化的血脉,他们的祖宗分别是道家和儒家。儒家是通过着装来表现礼教,规范社会秩序的,不同阶层和身份应该有不同的着装,百姓不能穿贵族的服装,大臣不能穿皇帝的服装,否则就成僭越,只有君穿君服,臣穿臣服,才有可能建立“君君臣臣”的稳定的社会结构。儒家倡导着装的秩序,儒生首先严于律己,一点都不马虎,阮籍《咏怀诗·六十七》就有“洪生资制度,被服正有常”的慨叹,意思是儒生凭借礼教的规范来确定自己的着装。对此他很是鄙夷,又在《大人先生传》里讥讽大人先生们“服有常色,貌有常则,言有常度,行有常式”。但儒家历来喜欢以形式诠释内容,以着装表达伦理,甚至把着装看得比生命都重要。子路在与敌国交战时陷入绝境,敌人将他帽子上的带子(缨)给击断了,他认为这是极其严重的事,他将带子系好后才从容赴死,并在临死前留下了一句千古名言:“君子死而冠不免”。正是有这样的死节之士,儒家的着装规范几千年来一直被中国的主流社会所崇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