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海泊洼子桥


□ 曼延献

书法大师崔继瑗再次从昏睡中醒来,要求儿子送他回老家海泊洼子村:原来,他的老师杨树森不承认他是他的学生。他想在死前向老师赔罪,请求老师承认。杨树森老师是否承认了他?他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老师的事?
作者声明:本文纯属虚构,如与哪位书法家经历相似,实属巧合。
雪花飘了一整天,京城笼罩在白色世界中。
在以白色为特征的一家医院里,书法家崔继瑗的灵魂,从一衣带水的东邻回到病床上,进入本人躯体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儿子崔小瑗看到父亲醒来,似乎有点意外。
崔小瑗的潜意识中,父亲这次昏睡过去,恐怕永远也醒不过来了。虽然医生们在一阵忙乱的抢救后,告诉他已经没事了,但他觉得那是医生们的安慰话,不足为凭的。他已经开始盘算如何处理父亲的善后事宜了。
崔继瑗用眼神示意儿子近前后,用微弱的声音说:“安排……回趟……家吧。” 崔小瑗犹豫地:“爸,家还没有装修好呢?”心里说,“你现在的情况怎么能回家呢?”
崔继瑗猴年开春用润笔费在京郊一处有山有水的宝地,买了一套三百多平米的高级住宅,儿子一直在忙着帮他装修,工程队已经换了好几家了。
崔继瑗提高了一点声音:”回老家……海泊……洼子。”
“啊?”崔小瑗惊讶了,”爸!你?”他觉得父亲已经病糊涂了。老家海泊洼子,离京城少说也有200华里,三年前他代表父亲出席“书法村”的命名典礼,回去过一趟,路况很差。父亲现在的状况,怎么能够回到那个沼泽之地呢?再说,村里本家已经没有亲人了,老房子几个年前都已经拆了,回去干什么呢?还有,这风,这雪,这天气,怎么能离开医院一步呢?
崔继瑗缓缓地说:“我……没有……糊涂,你……安排吧,尽快。“那口吻是不容置疑的。
崔小瑗知道父亲的执拗脾气,知道自己无法劝动老人家改变主意。他想起了去年去世的妈妈,如果妈妈还在,劝一劝还有可能。在他的印象中,父亲对母亲的意见还是挺尊重的。唉,他心里叹了口气,母亲一走,父亲也病了,难道真的是祸不单行?他伸手把父亲的被子掖了掖,看父亲微闭着眼睛没有什么异样,便走出病房找到值班大夫,把父亲想回老家一趟的情况和自己。的担心说了,请求医生从不利于治疗的角度动员父亲打消念头。
值班大夫是一位老医生,听完崔小瑗的述说,用眼睛打量了他一下,缓缓地说:“照你父亲的意思办吧。”
崔小瑗有点生气了,不大满意地:“医生!你?怎么能这样呢?”
老医生微笑道:“崔先生,你已年过不惑,令尊——崔老已近古稀,你们都是文化人。尤其令尊,创崔体书法,名冠京华。学养深厚,聪慧过人。崔老怎能不知道癌症晚期——连鸡年门槛恐十白都迈不到的病人,不宜远行呢?崔老这样想,一定有他非回不可的理由。至于什么理由,如果崔老本人不愿意说,我劝先生最好也不要追问。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秘密。先生作为崔老唯一的子嗣,应该满足老人家这个最后心愿。如果需要医疗方面的协助,我可以帮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