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鲁迅小说情节的生活化


□ 梁 军 金海燕

  摘 要:鲁迅的小说是一种情节的生活化的小说,改变了传统小说情节的故事化,从而使小说走出了以故事为主的圈子,使小说进入以书写普通劳动者为主的现代小说的全新时代
  关键词:情节的故事化 情节的生活化 现代小说
  
  鲁迅的小说是我国现代文学的发轫之作,这些小说在完成白话文小说肇始的革命意义和推动思想精神觉悟的同时,悄无声息地使小说本身完成了一次变革,即把传统的情节故事化小说革新为情节生活化小说。小说情节的变革必然引起与之相应的小说人物的变革,即现代意义的性格小说从鲁迅手中诞生了。小说从闲书、玩物成为及时敏锐地反映社会现实和时代生活的一种全新的文学形式。
  鲁迅的小说情节里没有趣味的故事,只有生活,也就是说鲁迅是在写生活而不是讲故事,我们把这种小说称之为情节生活化的小说。这并不是说鲁迅的小说没有故事情节,而是说鲁迅的小说没有古代小说中那些曲折离奇的故事和引人入胜场景,这是鲁迅的小说与传统的小说的根本上的区别。他的小说不是以离奇曲折的故事情节去吸引读者,而是用还原的生活现状、生存环境以及人物去引发读者思考。无论是《呐喊》还是《彷徨》的小说的情节都不具有情趣性,即使是《阿Q正传》这样长篇幅的小说也没有传统小说诱人的故事,而是截取阿Q几个典型的生活片断,集中笔墨刻画了作为阿Q性格特征“精神胜利法”,以及性格特征的外在表现——一系列荒唐可笑的行为,其中的心里分析和议论,让好看故事的读者失望。从鲁迅的小说中找不出乐趣,鲁迅的小说不能用来消磨时间,不能用来消遣。鲁迅的小说甚至于没有情趣,有时还沉闷、压抑。但鲁迅的小说具有可读性和可研究性,耐读,是一种必须在灯下慢慢地读,细细地想,作为一个问题去思考研究的大作品。读鲁迅的小说没有读其它小说的愉快的感受,没有欣赏小说的乐趣和愉悦,但读鲁迅的小说常常让人感慨,让人思考;有时让人沉思,有时不免拍案而起。这是生活,现实生活进入了小说。鲁迅的小说的情节完全是生活化了,从平凡的生活中表现出对社会生活和对人生的深切关注和思考。《药》里写了华老栓半夜出去买东西(药)回来,给儿子吃,白天在茶馆招待客人,儿子的痨病没治好死了;夏四奶奶的儿子造反被抓住让康大叔给杀了。这是生活中的平常事,有人生病,有人造反,而且作者写得非常平淡,平淡中郁闷着一颗火热的关住的心。
  鲁迅的小说中甚至没有完整的故事情节,常常是把生活的几个横断面有机地串起来。而把重心放在如何更好地揭示人的精神状态。在《狂人日记》和《示众》中几乎完全摒弃了情节,《狂人日记》写了一个迫害狂的心里感受。《示众》用一个客观的镜头扫描了一群麻木无聊的看客。鲁迅小说中的生活情节是对生活表征、表象的客观叙述,以一个客观的旁观者冷静地把看到的一点一滴一举一动叙述下来,并不做任何的夸大和缩小,也不评点。《药》写观看行刑的场面,“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静了一会,似乎有点声音,便又动摇起来,轰的一声,都向后退;一直散到老栓立着的地方,几乎将他挤倒了。”这是最典型的写法,甚至都不知道这些人在干什么。“一只手却撮着一个鲜红的馒头。那红的还一点一点的往下滴。”这种原生态的描写和叙述,正是最真实的生活。“所以,我力避行文的唠叨,只要觉得够将意思传给别人了,就宁肯什么陪衬拖带也没有,……所以,我不去描写风月,对话也决不说到一大篇”(《我怎么做起小说来》《南腔北调集》)。鲁迅的小说相对来说篇幅短小,时间跨度却很大,情节之间往往出现跳跃,把无关的宏旨的情节统统推到幕后,突现能表现作者的旨意的情节,使事件推进的过程和线索十分清晰。在鲁迅的小说中,情节不是目的,是塑造人物形象的手段,是展示人物灵魂和精神状态的一个平台。《祝福》中鲁迅没有写祥林嫂悲苦的一生,虽然这也足以引起人们的同情,但这不是作者的本意,甚至于可能会引起副作用。比如:祥林嫂两次亡夫只是借别人的口一笔带过,略作交待,这就是说,祥林嫂虽然内心凄苦,却还有力量支撑着生活下去。即使是失子的痛楚使她已陷入精神崩溃的边缘,也并不是作者着力的。如果这样写可能会产生祥林嫂是命运的捉弄导致悲惨不幸的偶然性的结论。作者着力写的是祥林嫂的勤劳善良的美德和对生活微薄的希望,她一次又一次地挣扎,最终绝望死去,有力地控诉封建制度和礼教。在《故乡》中,作者把三十年浓缩到两个生活片断中,并在有意无意的对比中揭示出中国农村迅速的破产,农民受到经济和精神的更深重的压迫的悲苦命运。这种生活横断面的剪辑,用简短的情节蕴藏了深广的社会内容,在读者面前清晰地展现出旧中国一个农民的一生缩影。
  鲁迅的小说情节极少有直接的尖锐的矛盾冲突。平凡的小人物的生活也不过是生活琐事,即使是在动荡的社会变革中,也常常为生活奔波。《一件小事》、《故乡》固然是这样的,像《阿Q正传》也仅是阿Q的“革命”与赵老太爷有一些矛盾冲突,而作者主要在写阿Q对革命的渴望和无知。《祝福》中写出了祥林嫂与封建制度和礼教的矛盾冲突,但这是一种无形的看不见的矛盾冲突;人与人的矛盾冲突隐蔽的更深,人们能看到四叔好心地收留了祥林嫂却看不到四叔用无形的礼教绳索束缚着祥林嫂,并鞭笞着祥林嫂的灵魂,无形的枷锁束缚着祥林嫂的精神;婆婆卖掉祥林嫂是用有形的族权宰割她;善人柳妈的“阴司”论是精神上好心毒害她;这些人出发点不能说是刻意的恶意(即使是她婆婆也认为卖她是合理的),这正是最可怕的,也正是作者要表达——矛盾冲突已根深蒂固于我们的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于合理化了,这不是戏剧式的矛盾冲突,矛盾冲突本身已经与生活水乳交融了,这样更有力地表现主旨。情节已孕含了矛盾冲突,没必要用曲折故事来支撑情节,那样反倒显得雍肿。这是鲁迅借平凡的人物形象,用日常生活中无事的悲剧来表达对改革社会的见解。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