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皇妃庵的香火


□ 孙春平

  北方大山里蜿蜒着一条铁路,铁路线上有个小车站,叫皇妃庵。这个名字挺别致,明显不同于相邻各站的什么营子什么杖子或峰啊岭的之类,让坐在火车上的旅客顿生一种新奇和联想,揣度着这个皇妃庵背后的故事。肯定有故事,一个皇字,一个妃字,再加上一个庵字,还能没故事?
  皇妃庵位于一个不大的山坳,山坳里自古以来就只有一个村落,现在还是一个村落,叫卧虎营子。村后的山坡上,确实有个庵堂,不大,只三间房,据说早先还有院墙,是暗红色的,但漫长岁月的剥蚀,加上当地百姓的拆扒,那院墙早没了踪影。眼下唯一还能让人想起这里的不同凡响之处,便是屋顶上残存的几片琉璃瓦,金黄金黄的,在风和日丽的日子里,那琉璃瓦灿烂出几束耀眼的光芒。
  据说,这卧虎营子古时确有老虎出没,还曾有皇上率着精兵来狩猎过老虎,但具体是哪位皇帝却无证可考了。有说是契丹国的,有说是辽邦的,也有具体说是大清朝的康熙、乾隆爷。说乾隆皇帝的为多,也容易让人相信,正史野史中,那主儿确是风流嘛。话说古时某年的隆冬时节,皇帝爷率亲兵来此地围猎,恰遇漫天大雪,被困在这里寸步难行,有当地官员侍奉着,吃住倒还不虞,但皇帝爷榻边的寂寞实难忍耐,官员便在村中选了一个妙龄女子,供奉给皇帝爷宠幸。雪霁云开,皇帝爷要回宫去,这村姑便成了一道难题。带回宫去,朝野间不定传出些什么样的议论,下三滥呀,而且也有违真龙天子选嫔纳妃的祖制;弃之荒野吧,真要成了贩浆走卒者或农耕贱民的婆娘,也太丢了一国之君的颜面。兹事体大,皇帝爷思忖再三,便传下口谕,在此地建庵堂一座,拨奉禄替我好生供养,待朕从长计议。可皇帝老儿还计议个毬,拨马回宫,又是美女如云,再加朝事繁冗,早把个纯绿色无污染的村姑忘在了脑后。村姑先还独守青灯,后来就接纳了一些逃避世事尘嚣的女人住进庵堂,同诵经卷共守斋戒了。皇妃庵是当地百姓的俗称,就像老百姓当年把移动电话叫大哥大,又叫手机,一下就被普遍接受,至于它的标准称谓,反而被人们忽略了。
  到了二十世纪全国人都挨饿的年月,皇妃庵已是断壁残垣风雨飘摇,只是有些野狗山狐出没了。尼姑们或被遣送,或被家人接走,哪里还容得她们在这里设坛打醮散布封建迷信又白耗比金粒子还珍贵的粮食?春日里的一个傍晚,车站旁养路工区的工人蔡林忠收工回来,无意中看见皇妃庵里飘出淡淡的烟雾,心里先存下一份小小的疑惑,及至回工区吃下自己的那份窝窝头菠菜汤,出来冲洗碗筷时,不由又向皇妃庵方向瞭望,将垂的暮色中,那橘红的烟霞似雾霭在皇妃庵上空缓缓荡漾。蔡林忠心中的疑惑气球一样膨胀,有人?谁呢?当地人对尼姑庵似有一种忌讳,平时里很少有人去那里逗留的。
  蔡林忠不是本地人,准确地说,他也不是养路工区的正式工人。蔡林忠的老家在山东,他来这里也不过数月的时间。老家饿死人了,人们纷纷踏上了祖先闯荡关东的老路。蔡林忠年纪轻,身体好,为人厚道,干活舍得下力气,养路工区便收留了他,一天三顿饭,一个月还给十几元钱零花钱。养路是力气活,铁路上的人也早饿得瘦脖筋挑不起脑袋瓜子了,筛渣夯道那种重体力劳作只好再雇进一些临时工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