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皇妃庵的香火


□ 孙春平

  北方大山里蜿蜒着一条铁路,铁路线上有个小车站,叫皇妃庵。这个名字挺别致,明显不同于相邻各站的什么营子什么杖子或峰啊岭的之类,让坐在火车上的旅客顿生一种新奇和联想,揣度着这个皇妃庵背后的故事。肯定有故事,一个皇字,一个妃字,再加上一个庵字,还能没故事?
  皇妃庵位于一个不大的山坳,山坳里自古以来就只有一个村落,现在还是一个村落,叫卧虎营子。村后的山坡上,确实有个庵堂,不大,只三间房,据说早先还有院墙,是暗红色的,但漫长岁月的剥蚀,加上当地百姓的拆扒,那院墙早没了踪影。眼下唯一还能让人想起这里的不同凡响之处,便是屋顶上残存的几片琉璃瓦,金黄金黄的,在风和日丽的日子里,那琉璃瓦灿烂出几束耀眼的光芒。
  据说,这卧虎营子古时确有老虎出没,还曾有皇上率着精兵来狩猎过老虎,但具体是哪位皇帝却无证可考了。有说是契丹国的,有说是辽邦的,也有具体说是大清朝的康熙、乾隆爷。说乾隆皇帝的为多,也容易让人相信,正史野史中,那主儿确是风流嘛。话说古时某年的隆冬时节,皇帝爷率亲兵来此地围猎,恰遇漫天大雪,被困在这里寸步难行,有当地官员侍奉着,吃住倒还不虞,但皇帝爷榻边的寂寞实难忍耐,官员便在村中选了一个妙龄女子,供奉给皇帝爷宠幸。雪霁云开,皇帝爷要回宫去,这村姑便成了一道难题。带回宫去,朝野间不定传出些什么样的议论,下三滥呀,而且也有违真龙天子选嫔纳妃的祖制;弃之荒野吧,真要成了贩浆走卒者或农耕贱民的婆娘,也太丢了一国之君的颜面。兹事体大,皇帝爷思忖再三,便传下口谕,在此地建庵堂一座,拨奉禄替我好生供养,待朕从长计议。可皇帝老儿还计议个毬,拨马回宫,又是美女如云,再加朝事繁冗,早把个纯绿色无污染的村姑忘在了脑后。村姑先还独守青灯,后来就接纳了一些逃避世事尘嚣的女人住进庵堂,同诵经卷共守斋戒了。皇妃庵是当地百姓的俗称,就像老百姓当年把移动电话叫大哥大,又叫手机,一下就被普遍接受,至于它的标准称谓,反而被人们忽略了。
  到了二十世纪全国人都挨饿的年月,皇妃庵已是断壁残垣风雨飘摇,只是有些野狗山狐出没了。尼姑们或被遣送,或被家人接走,哪里还容得她们在这里设坛打醮散布封建迷信又白耗比金粒子还珍贵的粮食?春日里的一个傍晚,车站旁养路工区的工人蔡林忠收工回来,无意中看见皇妃庵里飘出淡淡的烟雾,心里先存下一份小小的疑惑,及至回工区吃下自己的那份窝窝头菠菜汤,出来冲洗碗筷时,不由又向皇妃庵方向瞭望,将垂的暮色中,那橘红的烟霞似雾霭在皇妃庵上空缓缓荡漾。蔡林忠心中的疑惑气球一样膨胀,有人?谁呢?当地人对尼姑庵似有一种忌讳,平时里很少有人去那里逗留的。
  蔡林忠不是本地人,准确地说,他也不是养路工区的正式工人。蔡林忠的老家在山东,他来这里也不过数月的时间。老家饿死人了,人们纷纷踏上了祖先闯荡关东的老路。蔡林忠年纪轻,身体好,为人厚道,干活舍得下力气,养路工区便收留了他,一天三顿饭,一个月还给十几元钱零花钱。养路是力气活,铁路上的人也早饿得瘦脖筋挑不起脑袋瓜子了,筛渣夯道那种重体力劳作只好再雇进一些临时工来。
  反正也没家,反正一人吃饱全家都不饿,蔡林忠信步走向皇妃庵,就见了一个人,是个女人,看样子很年轻,也就二十出头吧,蓬头垢面,蜷在庵堂一角的柴草中,旁边拢起了一堆柴火。见有人来,那女人挣扎着似要坐起,但又软下去,虚弱得连眼皮都不愿挑一挑了。蔡林忠发现,不光病弱,女人的一条腿还受了伤,用烂布条胡乱地捆扎着,鲜红的血迹洇出很大的一片。蔡林忠想起了在山里施工时,见过的滚坡坠崖的小麂卧在草丛中的样子,就是这样微微喘息、不声不响、卧以待毙的。
  蔡林忠蹲下去,将火堆往一块儿拢了拢,又折了几根干枝丢进去,火烧起来,烟不那么浓了。他问:“你的家在哪儿?”
  女人摇头,眼窝滚出了泪水。
  “不是本地人吧?”
  女人仍是摇头。
  蔡林忠又问了几个问题,比如,你怎么躺在了这里?你打算在这里过夜吗?你吃饭了吗?你姓什么?女人什么都不答,都只是摇头。蔡林忠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你不会是个哑巴吧?”
  “河南。”女人总算轻轻地吐出了两个字。
  蔡林忠听清了,也明白了,同是天涯沦落人,为逃避饥饿,背井离乡,像一只没了眼睛的野猫或野狗,盲目地向着远方流窜。盲流,太准确,也太生动了。我们都是盲流,盲流见盲流,只是两泪流。
  女人咳起来,很激烈,一声又一声,憋得脸紫涨涨的让人揪心。蔡林忠伸出手去,想帮她捶捶背,但他立刻感觉到了女人嘴里喘吐出的灼人气浪。蔡林忠怔了怔,跳起身,跑出去。他先回工区取了自己的脸盆和毛巾,还有饭盒。几个跟他相同身份的工友正在抓扑克,问他忙什么,他慌慌地答,有事。工友们笑,还不知道你有事,什么事,火燎腚啦?他再答,正经事。工友们忙着抓娘娘,倒也没再追问。蔡林忠又跑到村里问了几户人家,总算买到一点儿小米和几块地瓜,都是市场上让人咂舌的高价。他还在村街上的小卖部买了退烧治感冒的药和碘酒红药水,乡间的小卖部里主要经销日杂用品,也备了一点儿这样的药以供急需。他再返回皇妃庵,就忙着在火堆上架起饭盒,在里面熬了小米粥,又把地瓜埋进炭火里。趁着做饭的时候,蔡林忠又舀来山泉,将毛巾打湿,给女人擦净脸上和腿上的泥污,还打开女人腿上的布条,淋洒上药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