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孔繁森在拉萨(报告文学)


□ 杨从彪

  中国作协会员,西藏作协理事,拉萨作协副主席,原《拉萨河》主编,拉萨市文联党组成员兼秘书长,中国散文诗学会理事,中国通俗文学研究会会员。在《诗刊》《人民日报》美国《侨报》台湾《中央日报》香港《大公报》等百余家国内外报刊发表文学作品200多万字。出版诗集7部,编辑一编著一出版14部文学作品集。诗歌和散文等编入《现代朦胧诗》等多种选本。

  每一个党员干部,都应当与人民同甘苦、共命运。这样,我们党才有威信,国家才有希望。

  ——孔繁森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孔繁森的事迹像和煦的春风吹度大江南北、长城内外。这位领导干部的楷模、焦裕禄式的好干部、雷锋式的好党员,通过媒体,以最快的速度走进千家万户,走进亿万人民的心。

  孔繁森1944年生于山东,1979年4月援藏到海拔4700多米的西藏岗巴县任县委副书记。1988年已任山东聊城行署副专员的孔繁森二离桑梓,再赴西藏,任拉萨市副市长。1992年12月虽二次援藏期满,但因工作需要到阿里任地委书记,1994年11月29日在去新疆塔城考察边贸途中,因车祸殉职,年仅50岁。

  时光荏苒,孔繁森离开我们已是17个年头了,孔繁森的名字无时无刻不在我的耳边回响,孔繁森的音容笑貌无时无刻不在我的脑海中闪现,我们这些生活在西藏,工作在孔繁森身边的人,无法忘怀孔繁森在拉萨工作的1460个日日夜夜……

  他是教育工作者的师长

  在拉萨,孔繁森是主管教育卫生工作的副市长。他经常到拉萨市教体委去,大多数时候是步行,不坐车。他说坐车麻烦驾驶员,不方便。他常和教体委主任张荣扬一起下乡,走了拉萨市八县区一大半农牧区中小学。在教育工作上,他承认自己不如张荣扬内行,但他虚心向内行学习。在农牧区学校,他不怎么发言,总是在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后,再提出自己的建议,与下级商量着办,没有一点官架子。

  每年大中专招生,孔繁森都要到考场巡视。1991年7月7日,高考第一天,正好是星期天。因汽车临时外出,孔繁森一心挂念着考场,就坐一辆人力三轮车赶到三四公里外的考场巡视……又一个星期天,孔繁森骑自行车到22公里以外的达孜县去看教育情况。在这海拔将近3700米的拉萨地区,人走快一点都出不赢气,胸闷头晕,孔繁森已年近五十,骑自行车跑22公里,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他顶着高原特有的烈日,迎着高原严酷的劲风,克服重重困难,来到达孜。县委书记阿旺加措见到他和他的自行车,不禁肃然起敬。孔副市长看了达孜县城附近的学校.提出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临走时,他还特地叮嘱阿旺加措: “阿书记,德庆区敬老院有个叫央宗的老人,已经病得不行了,你千万抽时间去看望看望她。”此前,他已经去过敬老院了,并且为老人们送去了苹果、梨子、香蕉等水果。

  孔繁森离开达孜时,阿旺加措要派车送他回拉萨,他谢绝了县委书记一片好心。他说: “驾驶员很辛苦,今天是星期天,让他们好好休息,别打扰他们了。”说完,骑上自行车朝拉萨方向而去。

  有位教师想调动工作,找到他,他答应了,亲自跑教体委,跑人事局,跑接收单位;有位教育界的一般干部,为了给儿子落实工作,找到他,他也千方百计帮忙。他把教育界普通干部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来办,他和教师一起在寒舍里吃土豆,唠家常;他和校长一起在高原“两条光棍一瓶酒”地度过年关;他的生活极其简单,却把200元人民币送给有困难的普通教师……

  拉萨市教体委一位同志因车祸造成肝破裂,被送进西藏军区总医院。他得知此事,立即放下手中的活儿,来到医院,亲自去找已经下班回家的医生老乡,把这位外科主任找回医院主持抢救工作。从晚上6时一直忙到次日凌晨,直到伤员脱离危险,他才离开医院。这位干部一提起这段往事,就心潮澎湃,感恩不尽,说:“要不是孔副市长,我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孔繁森病了,发高烧,躺在床上,不吃饭,也不吃药,脸烧得通红,头上敷着湿毛巾。老乡小赵发现了,强迫他吃了药,又上街买了几条鱼熬汤送去。他喝了点鱼汤,就摇摇晃晃地去上班。小赵劝他上医院,他怎么也不肯去。他主管拉萨市的卫生工作,医院的人他都熟悉,但他就是不去。一下班,他就告诉警卫员: “明天,我要下乡,去当雄,那里有一所民办小学的教室已成危房,我要去看看。”警卫员皱着眉头说: “你的病……”孔繁森说: “病,病有什么了不起?你弱它就强,你强它就弱。”第二天一早,他就拖着病体,去了海拔4000多米的藏北草原,把小学危房的维修落实以后,才放心地返回拉萨。

  国内有20多个省市中学为西藏藏族学生办了“西藏班”,藏族学生可以在内地从初中一直读到高中、中专、大学。内地西藏班每年在西藏招收上千名藏族优秀学生,一些藏族同志千方百计把子女送到内地学习。初秋的一天,一位藏族同志给孔繁森送来许多西藏珍贵的土特产,希望他帮忙把孩子送到内地读书。孔繁森把东西还给了他,并对他说: “你的心情我理解,如果你的孩子上了分数线,身体又合格,自然会录取到内地中学。如果上不了分数线,我去教体委走后门也是走不通的。”一席话说得那位家长无话可说,提着东西回去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5期  
更多关于“孔繁森在拉萨(报告文学)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