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白二大妈(短篇小说)


□ 华珂如



与奶奶家只一堵石墙相隔的便是二大妈家。我们都叫她“明白二大妈”,我只知道她嫁的男人排行老二,前面的“明白”两个字,也只记得奶奶的话,“就数她明白!”“去问问你明白二大妈!”语气多半是信任的,即使略微的玩笑的嘲讽中,也有些些怜爱。据说,明白二大妈对祖上传下来的风俗习惯,包括红白喜事,大凡节日,她都能明白地实施各种礼节。乡亲们谁有不明白的事就来问她,她是个热心肠,又爱管些闲事。
印象中,那是一个典型的乡下女人,走起路来是生了风的,张嘴说话也是炒豆子似的。随意剪短的头发,不多,许多的时候,都紧紧地贴在那个不大的脑袋上,这般,多半是不曾洗过的。下面的脸也还算周正、紧凑,只是,黑黄和皱纹被她一直忽略着。那件只要穿在身上就会挽起袖子、蓝红相间、褪了色的对襟衣衫,倒也爽落,和她的人一样,和她的家便不尽相似了。
差不多每天她都要嗖嗖嗖地来回奶奶家几趟,也不坐,只站在院子里,或屋门口,或房门口,间或倚在门框上,就着奶奶家眼前的状况,或从外面听来的什么事,咸咸淡淡地说上点什么。不知什么时候,也不打招呼,转身就走,像一阵风。奶奶正低着头摆弄着手中的活计,也不知道,还在顺着二大妈的话继续说着她的一些想法,半天不见应答,才抬头到处去找,末了,奶奶无奈地笑了,嘴里嘟哝着:这个东西!
站在两家猪圈的平房上,或趴在那堵不高的石头墙上,对院就在眼下,尤其是二大妈家的地势略高一些。奶奶家来了亲戚,二大妈在自家光听声音就能知道的。然后,不多久,她就出现在奶奶家。奶奶和爷爷的亲戚,她大都认得的,也不认生,说些常话,打听些外面的消息。奶奶忙不过来时,她就帮着奶奶做客饭或其他的什么活。有时候也留下来一起吃饭。奶奶常说远亲不如近邻。
大多数的时候,赶上吃饭时间,二大妈便将灶上烧好的饭放在锅里,或干脆就没做饭,夏天常吃凉的,她家的饭菜又简单,她干活又麻利。做饭前、吃饭前跑来奶奶家聊上两句是常事,何况奶奶家来了她熟识的人。她站在房间门口,看着人家客人吃饭,说些和饭菜有关或无关的话,问她已熟络的爷爷奶奶的亲戚,为什么不肯吃白面馒头,难道没吃过地瓜不成。人家还是显得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伸手去拿白面馒头吃,毕竟,在那时,白面馒头还不是乡下人的家常饭。这样的时刻,都是主人硬塞到手里的。请二大妈坐下来吃饭,她又不肯嘴里说着:“俺家里的饭就快好了,俺回家吃。”话音还没着地,人已到了院子里。
奶奶和明白二大妈嫁的男人都是一个姓氏,稍微追本溯源,也还是同一个祖宗呢!奶奶嫁的爷爷排行老三。明白二大妈管奶奶叫三娘。爷爷的大哥和大嫂膝下无子,父亲年幼时便被过继给了大爷爷,大爷爷在城市里做过瓦工。我也很依赖大爷爷。而我从爷爷奶奶那儿体会到的是那种奇妙的血缘。
奶奶和明白二大妈的婆婆还有玲儿奶奶要好。二大妈的婆婆,白净,不高,富态,脚是缠着的,走起路来很可爱。缠足,是她们那代人美丽的标志,她们也为此付出了沉痛的代价。奶奶的脚缠了一半就赶上新社会,脚也便被解放了。二大妈常同这些老太太玩笑着,包括她的婆婆,有时便不分老少,拣些占老太太们便宜的话来说,老太太们也不与她计较,用对小孩子的口气,数落两句,算是表示了不满,从长辈的宽容和小辈的俏皮来看,她们是和谐的。我对二大妈的公公没有印象,他好像是病死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