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现象学与纯粹哲学


□ 陈家琪

  这里所说的“现象学”,依然指的是胡塞尔的现象学;所谓的“现象学运动”,是对胡塞尔所奠定的现象学基本原则的继承与发展。但正如赫伯特·斯皮格伯格在《现象学运动·导言》中所说,这里的“运动”,“就像一条河流,包含有若干平行的支流,这些支流有关系,但决不是同质的,并且可以以不同的速度运动;它们有共同的出发点,但并不需要有确定的可预先指出的共同目标,一个运动的各个成分向不同的方向发展,这与运动的性质是完全一致的”。
  在这种情况下,什么才叫回到胡塞尔的“源头”,或者说,如何理解这一回到“源头”的趋向?这既与胡塞尔的学说有关,也与我们身处的时代所提出的问题有关。而这两点又是矛盾的:胡塞尔的现象学之所以被称为“纯粹现象学”,在于它要求着一种对“纯粹意识”的本质结构的“纯粹研究”;所谓“纯粹研究”,就是指除了纯粹意识自身的实在性之外,对于任何看起来确属“实在”的东西都一概置之不理(存而不论),其中首要的或最为重要的就是所谓的“时代”或“时代所提出的问题”。因为在胡塞尔看来,所谓“时代”,指的就是时代在我们意识中的显现方式,这是一个独立的或可理解为“纯粹”的问题(因为只有纯粹意识才是真正的实在);除此之外,有关时代的实存或时代的特征等问题,在胡塞尔看来,离开了它们在纯粹意识中的显现方式,都是没有意义的“伪问题”(斯皮格伯格后来改为与现象学“无亲缘关系的”问题)。但当胡塞尔后期写作《欧洲科学危机和先验现象学》时,他已经不得不面对自己时代的问题了,尽管这种“面对”依旧是为了说明纯粹意识的绝对必要(胡塞尔在该书最后一节的原话是:“先验哲学越彻底,它就越纯真,就越多地完成它作为哲学的使命;并且只有当哲学家最终清楚地理解自己是作为最初源泉起作用的主体时,先验哲学才最终回到它的实际的和真正的存在”)。但时代的危机也毕竟成为了一个话题,而且他还要说明这种危机源于“科学丧失了生活的意义”,源于作为生活意义基础的日常经验的偶然性被排除在了所谓的“科学”之外——我们只记住了所谓客观科学的真理的“外衣”,却忘记了“这件衣服”是为我们在具体的生活中所遇到的作为实际的东西而“量体裁剪”成的。胡塞尔问道:当理性一再成为胡闹,欣慰已在变成烦恼时,我们还能对此平心静气吗?我们还能在一个其历史无非为虚幻的繁荣和苦涩的失望的不尽锁链的世界中生活吗?这已经不大像是在进行着一种“非历史”或“超历史”的“纯粹意识哲学”研究的胡塞尔了。
  哈贝马斯在《现代性的哲学话语》中说:“一旦时代精神获得对哲学的支配地位,一旦现代的时间意识打破了哲学的思想意识,那么,上述这些立场也就都揭示出了传统的断裂(卡尔·洛维特),因为这种断裂已经发生了。”所以胡塞尔是在意识到“断裂已经发生”的情况下提出“纯粹哲学”这一问题的。当他到晚年,意识到仅仅表述自己的哲学理念还远远不够时,才正面回应“时代”所提出的问题。在他看来,这一问题也就是到我们的时代依旧受着“近代物理主义的理性主义的支配”的问题。胡塞尔认为,这里面的一个重要问题就在于人们用感觉材料取代了眼前的事物;而仅仅与感觉材料相关的感性是不能说明经验对象的,因为所谓的“经验对象”,其实离不了这些经验对象所指示的一种隐藏着的精神的创造活动。我们只满足于感觉材料,既忘记了事物,更忘记了事物所指示给我们的精神的创造性活动,当然也就免不了一种“总崩溃”的最后结局,因为我们已经不知道在澄清近代精神的起源中,澄清我们自身的原初的动机和思想运动了。胡塞尔在《欧洲科学危机和先验现象学》中反复强调“原初的动机”(比如伽利略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以一个数学公式化了的世界取代我们这个通过知觉实际地被给予、被经验到的日常世界)和“思想运动”(这也就是胡塞尔在这本书中重述哲学史发展历程的原因),就因为我们只继承了自然科学的方法,却对我们是如何获得这一方法缺少“活生生的体验了”。当理念化了的自然在不知不觉中取代了前科学的直观的自然后,哲学家们也就忘记了自己所要寻求的最后的东西,这一点其实与“对意志的由来和作为人的精神的先祖的意志的反思”(第15节)有关。而和意志有关的,则涉及历史的目的论问题。所有这些,如果不能成为实证主义的话题,那就一定“有屈从于怀疑论、非理性主义和神秘主义的危险”。胡塞尔说,这就是我们时代的特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学术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学术月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