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霍乱人事


□ 王 甜
霍乱人事
王 甜


  一
  
  在寝室里,赵萌最看不起的人就是牛心容。
  她看不起牛心容的时候,眼睛并不去看牛心容,总是死死板板地盯着前面不远处,下巴略略抬一抬,忍不住把一种轻蔑的冷笑挂到脸上。这种意思是:我看不起你啦牛心容,你不配进入我的眼球!猛一看上去,她好像在和空气里一个子虚乌有的人较劲。
  也许赵萌的本意是希望自己的表达方式更具有威慑力的,可是她错了,人家牛心容的心态好着呢。牛心容不和她争不和她吵,微微浮胖的脸上微微笑着,有时候还笑出声来,只当是听了一个笑话。当然,谁都看得出来,那笑也是假笑,无非是表面上做个不屑与对手计较的姿态来,暗地里力争上游。
  旁观的人都在为赵萌摇头叹息。赵萌你何苦呢?她牛心容算老几?
  那次隔壁寝室的孔玉铃被大家拖过来玩,据说她奶奶是给人看相的,她便也有了一二分家传的灵气。孔玉铃倒不甚推辞,她坐在屠水英的下铺床上,一本正经地端详这个,琢磨那个,然后很专业也很权威地指着赵萌说:“你很有福相。”大家羡慕得很,赵萌刚要问究竟,牛心容却插嘴了——她是任何时候都不肯被冷落的。牛心容照例坐在她的上铺床上,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神态俯视着众人,笑着问:“哎孔玉铃,你说我是什么相啊?”屋里突然沉寂下来,大家把脸转向孔玉铃,充满警惕地盯着她。孔玉铃也是个厉害角色,她扬起脸就冲牛心容轻轻一瞟,表示鉴定过了,便神态自若地说:“你么,是地地道道的‘浮’——相。”很显然,这个“浮”和那个“福”不一样,完全不一样,而且“浮”字的音咬得特别重,咬出一种别样的挖苦意味了。旁边的女孩都把嘴巴微微抿了抿——是听出那层意思了。只有牛心容,蠢到家了,她乐得一张胖脸都笑开了花。赵萌心里想,真是太不要脸了。
  她的不要脸是有目共睹。单说走路吧,在别处走,也没见她有什么不对,可是每每走过男生宿舍楼的时候,牛心容就来精神了,青春焕发了,走路的姿态也不一样了,轻轻颠一颠,晃一晃的,又轻盈又曼娜,晴空丽日,花好月圆,所有风情都让她占尽了,摇荡着腰肢,那么风调雨顺的。一些无聊的男生常爱站在窗前看热闹,一瞧见这个风情万种的,好几个窗户都开始吹口哨。别人吹口哨,是调戏,是侮辱,你走过去就算了,偏偏牛心容不。牛心容转过脸,抬起头来,冲那些窗户露出五颗牙齿明媚地笑一笑,很有些感谢各位捧场的意思。男生们更激动了,像迎接摇滚歌星一样鼓掌欢呼,心肝宝贝的都叫出来了。有个厕所里的男生一边撒尿一边冲窗外探头,情景交融之下放声高歌:“洪湖水——浪呀嘛浪打浪——”一片哄笑声中,牛心容算是出名了。那时外系的男生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他们给她取了个外号,就叫“洪湖水”。谁让她那么“浪打浪”呢!
  对,她浮,她浪,可是她不在乎;不仅不在乎,还感觉很好,绝对不是破罐子破摔的作派。这就很难得。牛心容从小就有些花花朵朵的,除了一两个同样花花朵朵的小姐妹,别的女孩都带着鄙视与敌对的目光远远躲着她,不跟她玩——就是那一两个同样花花朵朵的小姐妹,也常常明争暗斗的。她很孤独。在同性的世界里得不到快乐的女孩大多会开辟另一个世界,于是她初中二年级就开始谈恋爱了。她恋爱的次数连她自己也数不清,有多少男生悄悄地来到她身边,又悄悄地走了,算作她成长课本里字迹模糊的一页。但她总记得谁为她打过架,谁为她甩掉了以前的女朋友,谁又在被甩后用了种种方法企图挽回……她二十年来最可骄傲的回忆就是与各种男生的是是非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