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到那遥远的地方


□ 叶延滨



这就是金银滩。青海省东北角的著名草场。位于青海湖之北,也是海北州政府所在地西海镇的四周。
金银滩在当地是著名的草场,海拔较高,此处难得见到树木,海北州政府所在的西海镇里,长着一些白杨,显然是人力所为。高原的这片草场,一片碧绿,从平坦的草地,到四周缓和的山丘,都是绿色的世界。山高了云就低,绿色的高原牧场与蔚蓝色的天空在远处相接,从天堂走下来的云朵,漫成山坡上的羊群;羊群走得远了,飘飞起来,就成了头上的白云。
金银滩也许不是青海最好的草场,但却是青海最有名的草场,因为西部歌王王洛宾的一曲“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好姑娘……”让金银滩从此天下扬名。当年我听到这支歌的时候,我不知道这首歌是王洛宾写的,因为好听,也就天下处处有遥远的地方,还有让人怀念的好姑娘。后来知道了王洛宾,于是也知道了金银滩。遥远的地方有了具体的指向金银滩,好姑娘也就和草场一样有了名字叫卓玛。真的叫卓玛么?据说是王洛宾说出来的名字,还说了就在这金银滩上,当时还在这草场上放映过电影,王洛宾和卓玛俩人骑在一匹马上,在白布银幕的背后看电影。这是很浪漫的画面,草原,电影幕布,骏马与美人。
遥远是一种美,遥远的美像歌声,你可以听到,但却永远在歌的外面。有人能走进歌声吗?不能,哪怕歌声把你包围,你还是在歌声之外;哪怕歌声是从你的喉咙唱出来的,你生产了歌声却仍在歌声之外的世界。当然,“遥远的地方”在今天不再遥远。从北京乘飞机再坐上汽车,大概三个小时,就从首都机场直抵金银滩。三个小时,我们走进了遥远却依然在歌声之外,在草滩上,一遍又一遍地听人唱起“在那遥远的地方”,我的思绪依然飘飞,飞向另一个有着帐房的草地,帐房外站着的是一位好姑娘。
遥远的是一种时间,一支唱了半个多世纪的歌,给了我们遥远的向往。草地是这个向往的底色,绿色的浅浅的柔软的。同行的小说家蒋子龙先生说,青海的山因为这些草显得柔和而润泽。草原也是一种遥远的美,越远越有情调,因为单纯而成为浪漫的基色。金银滩是不错的草场,但身处其中,小草却刚能掩住地皮,草茎也只有脚脖子高,星星点点的野花在七月也在草丛中开放,但需要仔细察看,才能从草棵中分辨出它们。没有“风吹草低现牛羊”,也许这样的草原只生长在古代的诗篇里,拍了《十里埋伏》的张艺谋为了电影中的杜撰的侠士与美人的爱情戏,不惜千金买笑到乌克兰去种了一片“花的原野”。
我们越过了时间的遥远,也越过了浪漫的追求来到了金银滩。我们越过了歌声的遥远,也越过了想像的朦胧来到了金银滩。我们在一座如同克隆“中央电视台心连心艺术团舞台”的前面,参加海北州首届“羔羊节”。这是草原最盛大的节日,花与歌,旗与舞,都让我们感受到人们努力让草原变得更富有“时代精神”。
但当我离开草原再次回想那遥远而短暂的美好时光,我更加惊叹那首歌,那首《在那遥远的地方》,创造了一个更迷醉,更朦胧,也更美的金银滩……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金银滩对于中国人民的重要性,绝对不只是一首列入经典的《在那遥远的地方》。金银滩给这个世界震撼的不是美女与羔羊,而是第一颗原子弹——遥远的草原不但是百灵鸟的产巢,也曾是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产床!
半个世纪前,刚刚诞生的新中国处在强大敌人的威胁之中,中国人需要让自己扬眉吐气挺直腰板说话的“争气弹”。于是,在这个远离现代文明的草原上,出现了一个“国营二二一工厂”。
这个工厂在上世纪末,中国宣布停止核武器试验后,退役停产交给了地方。交给地方后的“原子城”成了青海省海北州的州政府所在地——西海镇。
我走进西海镇,我不习惯它的地名“西海镇”,我也不觉得他是一个州府所在地。整个小城完全是一座国营工厂的布局,除了各个政府机构的牌子挂在一幢幢建筑物上,这里几乎看不到“原住民”,可以说这是一座没有原住居民的政府城。
小城干净,就像一座中型城市的某个机关大院,马路不宽但很整洁,树木不多但生长规矩。小城有三个可看之处:一座原了城纪念馆,一座博物馆展出王洛宾生平,还有一座原子城的纪念碑。
我突然想起雷抒雁的那首诗《小草在歌唱》。这片草地最早的牧歌我没有听到,我听到的是王洛宾的 那首悠扬缠绵的情歌。我以为那就是草原的歌声。没有想到它还有另一种声音,我经历过那个时代,当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轰然炸响的时候,让多少中国人流下了激动的泪水。我走在“原子城纪念馆”里,解说员一遍遍地提醒:“不能拍照”。其实,这没有先进技术值得保密,如果说有,那就是“中国人竟然用如此简陋的设备造出了原子弹挤进了核大国的俱乐部”!在这里造出的核爆炸装置运到了罗布泊试验场进行爆炸。前几年我有幸到了罗布泊的原子试验场。那是寸草不生的戈壁滩,当年爆炸后砂石的结晶体还遍地都是。试验场也是在极其困难的“三年自然灾害”的饥饿年代上马开工。我记得讲解员告诉我,当年在冰天雪地爆炸试验场,在放置原子装置的铁架干上一整天,所得的奖励只是比别人多两个馒头!啊,从金银滩草原上出生的“原子弹”,在大戈壁滩上的歌唱竟是举世震惊的轰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