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没有彼岸的河(散文)


□ 陈霁

  文 陈霁

  我了解河流

  我了解像世界一样古老的河流

  比人类血管中流动的血液更古老的河流

  我的灵魂变得河流一样深邃

  ——兰斯顿·休斯

  1

  黑龙江。这是流淌在中国东北之最东北的一条世界级大河,在中国的河流家族中排行老三。一个省因为它才有了自己的名字。我甚至觉得,黑龙江省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一条江。但是,虽然同样是母亲河,也同样像地球一样古老,当黄河、长江早已高居于神坛之上,习惯于接受颂辞的时候,黑龙江却像一个小媳妇,怯怯地躲在东北一隅。更悲惨的是,150年前一纸条约将它的另一半,连同相当于现在东北三省面积的土地,永远地切割了。那些土地,像是被掳掠拐卖的孩子,被迫改名换姓,与故乡渐行渐远,走在永远的不归路上。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对它的亏欠,融化在我的血液中,永远地覆盖着我心中那一条黑龙江。

  2

  但是它一直在自己的意识里流淌,从远古洪荒直到现在。它绵密的支流像人体经脉一样,在黑土地上婉转优雅地绵延。密布的水网,让那一方土地成为中国肌体上最血脉充盈的一部分。它让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整个流域面积成为一个大摇篮。中华民族大家庭中,那些古老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北方少数民族,比如东胡、肃慎、挹娄、室韦、女真等等,都在那个摇篮里摇啊摇,摇成了现在的满、达斡尔、鄂伦春、鄂温克、蒙古等民族。他们背着猎枪、赶着驯鹿、划着桦树皮小舟的身影,一直在山林、草地和广大水域间跃动,活力澎湃。炊烟缭绕,烤肉飘香,歌谣起起落落,各种生活图景叠压交错。历史、文化、社会生态,像这些水网一样充满细节,引人入胜。黑龙江,连名字也像是龙的传人,具有纯正的中国血统。

  3

  我把初次觐见黑龙江的地点确定在漠河一一不是那个多年前一把著名的大火烧了个精光的县城,而是地处北纬53度半的黑龙江边的漠河县漠河乡漠河村,那个被称为中国北极的地方。一路上汽车都在黑土地上狂奔。大豆、玉米和向日葵,金瓜、大葱和西红柿,被划成深沟高垄,没有起点没有终点,像无数条源远流长的河流在辽阔无垠的蓝天底下流淌,最令人信服地诠释着什么叫地大物博。停下来吃饭,餐桌上总有一份叫“大丰收”的菜最受欢迎。金瓜、土豆、玉米、花生和豆角,热气腾腾,鲜活水灵地盛在硕大的盘子里,形象地展示着一方水土的丰饶。从第二天开始’,我们在森林里狂奔。山峦起伏,森林无边。但是地上的一切都在显示水土的滋润。停车小憩,林间流泉叮咚,处处湖荡——不,用当地人的说法是“水泡子”,像一只只水汪汪的多情之眼。静耳聆听,泥土里、草茎乃至参天大树的枝柯叶脉间仿佛都有水在潺潺流动。水分丰沛,想像就格外汹涌,终极的指向都是黑龙江。无边无涯的黑土地,五彩斑斓的大森林,不过是黑龙江恢弘的序幕。

  4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