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凌家姐妹


□ 李敬宇

  大憨从法院回来时情绪低落,像是被人打了脸。大憨的老婆不守妇道,背地里偷人;本来大憨应该是挺直腰杆理直气壮的,可他阴柔惯了,反倒像是被老婆抓了小辫子,硬是不敢跟老婆顶真。这一来,老婆更加阳刚了,索性把生米煮成熟饭,到法院去提离婚。小桥怕哥哥吃亏,推着单车,跟着大憨去了法院。等回来时,在大马路上,大憨老婆已经毫无选择地陪着姑子吵起架来了。小桥特会骂人,骂到兴致处,竟然趁嫂子不备,把单车朝路边的树上一歪,冲上去扇了她两个耳光。那耳光打得脆响,满大街的人都听到了。
  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大憨不高兴的,正是这个。按大憨的意思,他跌一跌软,当着法官的面向老婆作个检讨,婚也可以不离的。可小桥,在法院的时候已经把水搅浑了;这两个耳光,更是使大憨前功尽弃,一潭已经浑了的水,更浑了!
  大憨跟在小桥屁股后面,瘟鸡似的回家,到家一看,小妹妹秀雯也回来了。秀雯在武汉上大学,今年大三结束,回来过暑假。可是,在她到家之前,一封爱意缱绻的挂号信已捷足先登,先她一步进了凌家。小桥不问青红皂白,把信拆开,一看内容,笑了,说真没想到呢,秀雯人小鬼大,都谈恋爱了,比我还快!
  见了秀雯,小桥说:“秀雯你真沉得住气!人家都要亲自来我们北门镇,来登门拜访了,你还滴水不漏,瞒我们!”
  “谁要来?”秀雯诧异地问。
  “还谁呢?——姓方的,方远!你不认识呀?”
  “他……来信?”秀雯一时愣怔,好半天才跟上一句,“这死东西,讨厌!”
  小桥以为她是娇嗔,就从衣服口袋里麻利地掏出信,递给她。信是被拆开的,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秀雯迅速看一遍,三页纸的信,看了不到半分钟,就胡乱地一叠,塞进自己的衣服口袋。
  “离掉了,哥?”秀雯转移了话题。
  大憨仍旧陷在刚才的心境中,像老马陷入泥淖一样难以自拔,懊恼地说:“本来还可以不离的,就怪小桥,平白无故地打她两个嘴巴子!你说谁能受得了这个气?!”
  “哥你的毛病就是太软,马善被人骑,这个道理你不懂呀?”秀雯说。
  “我也是这个意思!”小桥立刻唱和,“她有什么好?!你看她那个死相,雷公嘴,翘多长的,跟狗差不多,贴我一座长江大桥我都不要!”
  讲完了这话,小桥即刻就对大憨的婚姻不感兴趣了,转而问秀雯:“人家要来,车次都告诉你了,我们家这么难找,你不去火车站接一接呀?”
  “我接他?”秀雯顿时涨红了脸,“他缠着我,要跟我谈对象,我甩都甩不掉!”
  “噢,……还有这么回事。”小桥说。这回轮到小桥诧异了。
  小桥当然不肯放过任何有故事的东西,立马刨根究底,追问。秀雯告诉姐姐,这个方远是她的校友,比她高一届,今年毕业,从去年起,他就缠着她,要和她谈恋爱,她不理他,他就一封接一封地写信,相当肉麻,还文绉绉的。这封信更是离奇,直接提出要到北门镇来,来过最后一个暑假。
  “你这人也是的!来就来呗,你怕什么?是他来找你,又不是你找他!”小桥说。
  “就是因为他来找我,我才烦呢!”秀雯气得都要讲不出话了,“他这人……太缠人了,歪死缠!……没见过这样的人!”
  “这有什么好烦的?人家上门求爱,你应该求之不得!”小桥笑起来,“你把他交给我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他!”
  “那我……去哪儿?”秀雯没了主意。
  “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他来的时候,你走你的。”小桥说。
  秀雯没有任何主张。两天以后,秀雯去了她大姑家。
  
  这个故事由我来叙述,显然不太合适。我就是这个故事里的当事者。我有残疾,拄一支拐杖,行动起来不是很方便;即使方便,我也不可能深入观察到离我八里路以外的凌家的生活。为了解决叙述角度等诸多难题,我只能换一种方式,将思路游离自己,跳到某一个高度上去,就像鸽子飞在天上,带着哨声俯看我们人类一样。
  在秀雯冒着雨骑单车朝这里赶来,刚刚踏进她大姑家的那一刻,我还没有想到要把我们的故事写出来,写成小说。秀雯的大姑和大姑父是我的房东。二层楼的私宅,我住楼上,他们住楼下。秀雯来到以后,先去大姑那里,放下买来的奶粉和桂圆,和两位老人叙旧。聊不上十分钟,秀雯就说,赵大哥在楼上吧,我上去看看。就径自上了楼。
  因为是雨天,房间里很暗。秀雯进门的时候,我正趴在写字台上,就着台灯写一篇随笔。我过于专注,加上外面的雨声,所以对她的到来毫无觉察。等到两只耳朵忽然被什么东西提了起来,才猛地一惊,吓得我差点叫出声来。
  “玩笑能这么开呀?吓死人了!”还不知道来人是谁,我就先把气话讲出来。
  待她把两手收回了,我扭头一看,是秀雯,不禁又是一惊:“是你呀!”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