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访摄影师许琦


□ 许 琦 石 川

受访:许琦
访问:石川
时间:2003年12月3日
地点:上海市永福路许琦寓所
石:许老,据我所知,您原先是学美术的,后来怎么会进电影公司做摄影师了呢?
许:我1917年出生于江苏省江阴县,童年在上海度过。那时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小学毕业后,读初中就很吃力了。这时候,恰逢我大哥结婚,新进门的大嫂家经济条件比较好。所以她一过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上海君毅中学给我报了名,这样我就能够继续读初中了。两年后,我们全家跟随大哥大嫂一起迁居到南京。我转入南京的三民中学继续读书。这时候,我家住在南京新街口,上学要经过汉中路。这里有一所南京美术专科学校。我每天从这里路过,渐渐对这所学校产生了好奇。心想说不定我将来也可以到这里读书呢。果然,初中毕业后,我没有继续升高中,而是愿意到这所离家不远的美专去学习。大嫂没有表示异议,她为我支付了学费,使我能够在1931年,也就是我14岁的时候,考入了南京美术专科学校的专修科。读了两年,经考试合格后,才升入国画系读本科,一直到1937年抗战爆发。
在这个学校里,我遇见了几位比较有名的老师。一位是当时很有名的画家高稀舜,也是国画大师齐白石的至交好友。齐白石对他的画作评价很高。这位先生负责学校的日常教务。由于学生不多,所以高先生对每位同学的情况都了如指掌。他比较喜欢我,使我从他那里受益匪浅。另一位是中央大学美术系的教授陈之佛,在我们美专兼职,教授美术史和美术理论,也是当时有名的教授之一。我在这些老师的指导下,静静心心地读了6年大学,学到许多有用的知识。
但是好景不长,1937年抗战爆发。我们全家不得不逃难到武汉,又取道广州,去了香港。后来,迫于生计,只能在1938年回到了当时已沦为“孤岛”的上海。这时我已经21岁了,为了减轻兄嫂养家?口的经济负担,必须自己出去谋份差事。刚好我二哥许明在一家影片公司做事,他介绍我到这家公司做照相的洗印学徒。为什么让我去做这个呢?因为我大嫂原来在南京的时候,开了一个照相馆,请了几位师父给顾客洗印照片。我平时没事的时候常在那里给他们打下手,时间长了也学会了一些洗印照片的操作技术。二哥知道我能做这个工作,很是高兴,想让我继续拜师学习技术。这样我就有了自己的第一份职业
后来这家公司并入了新华影片公司,老板就是赫赫有名的张善琨。这家公司在上海也算是比较有规模的,经济条件还不错。厂长叫陆元亮,是我二哥的好朋友。这个人擅长经营,很重视影片的发行宣传,在每个放映新华公司影片的电影院门口都要张贴明星照片,或者影片海报、剧照什么的,作为招揽观众的手段。所以在公司里专门搞了一个洗印照片的部门。我一方面在公司里做洗印照片的工作,一方面公司还要我给一位叫薛伯青的摄影师做助理。薛伯青师傅也是那个时代比较有名的摄影师之一,“孤岛”时期,新华公司的很多片子都是他拍的。
石: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拍片的,独自掌机拍摄的第一部作品是什么?
许:当时,大导演费穆自己也有一家影片公司,叫民华影片公司。他们很有意思,一年大概只拍一到两部戏,但往往质量很高。这家公司的摄影师就是大名鼎鼎的周达明。但不知什么原因,有一段时间周达明忽然跳槽到我们新华影片公司,这样,费穆导演就没有摄影师了。他很着急,找到我二哥许明,请二哥帮忙给他介绍一名摄影师。许明就问他,你要什么样的人。费穆那时大概正急得火烧眉毛,就说什么都可以,助理也可以。二哥一听很高兴,当即对费穆导演说,我把我弟弟介绍给你行吗。费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答应了。这样,大约在1941年,我就到了民华影片公司跟着费穆导演拍片了。
也恰在这时,费穆正在准备拍一部戏,叫做《国色天香》。我去以后就直接被他叫去掌机拍摄,这是我作为摄影师拍摄的第一部作品。费穆导演对摄影是很内行的。拍《国色天香》的时候,在场景中,总是我先摆好一个机位,取好景,把焦距调好,请他到取景框上看效果,如果没问题,就开始拍;如果他有意见,就按照他的要求做出调整,再开始拍摄。就这样稀里糊涂拍完了我的处女作。结果,影片试映后,费穆导演对制片主任说了这样一句话:“你去告诉许琦,叫他不要难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实际上就是要告诉我,这部戏的摄影很差,叫我不要难过。费穆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心人,他怕我看到自己拍出来的片子那么糟糕会有不好的想法,特为让制片主任来安慰我。他当然对这部影片也极不满意,以至于后来印演职员表时,导演这一栏没有出现费穆的名字,而是属名毛羽。这不是费穆的假名,而是一位副导演的名字。我自己也的确感到非常沮丧,觉得在民华公司再也待不下去了,不久以后就离开了。
石:您是怎么进入文华公司做摄影师的?
许:1946年抗战结束以后,原国民党中央宣传部所属的中央电影摄影场接收了许多敌伪的电影产业,在上海办了一厂、二厂。其中有一家(具体不记得是哪一家了)就在现在闸北的天通庵路。他们洗印胶片都是找我二哥许明,所以我也跟他们有一些往来。有一次,他们委托我送一些胶片到南京去。到了以后,遇到一个中央电影场的唐编辑。他告诉我,“中影”要招聘一名驻南京的新闻摄影师,他知道我以前作过摄影,就问我愿不愿意干。我想做新闻摄影师也不错,至少生活有保障,于是我答应下来,留在南京干起了新闻摄影。这段时间我拍了不少新闻片。抗战胜利后,蒋介石从四川回到南京,他拜谒中山陵的新闻片就是我拍的。没想到,蒋介石本人也看到了这些片子。大概他比较满意,就对下面人说,这个摄影师不错,你们把他叫来做我的随从摄影。这事让我思来想去,犹豫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下决心没有去。为什么要放弃这样的机会呢?这就要从文华影业公司谈起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