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黎锦晖的流行歌曲创作


□ 冯春玲

  黎锦晖是20世纪20—30年代我国具有重要影响的音乐家,他不仅是中国儿童歌舞剧的创始人、著名的儿童音乐教育家,还是中国流行歌曲的奠基人与开拓者。他于1927年创作了中国第一首现代意义的流行歌曲《毛毛雨》,把流行歌曲这一音乐体裁引入了中国乐坛;此后至30年代中期,他创作的中国最早的一大批流行歌曲,更是统领了中国流行歌坛的一个时代。
  正是因为流行歌曲的创作,使得黎锦晖成为中国近现代音乐史上一位争议极大的人物,一直到今天,对他本人及其音乐作品的评价仍是毁誉参半。“誉”,大多是对他20年代创作的儿童歌舞表演曲和儿童歌舞剧的肯定与褒扬;“毁”,主要是对他的流行歌曲的否定与贬抑,后者甚至影响了他在中国近现代音乐史上应有的地位及其音乐成就的全面评价。对于他的儿童歌舞音乐的创作已经有大量的研究成果可供学习、参考,作为对儿童歌舞音乐创作做出开拓性重要贡献的作曲家,黎锦晖业已被写进教科书,成为音乐史教科书中一位不可或缺的人物。但是,对他的流行歌曲创作及其作品的研究,长期以来却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伴随黎锦晖流行歌曲创作的开始一直到半个多世纪后的20世纪80年代,我们所能看到的涉及这一专题的研究,多是批判性的文字,从批评的观点到批评的文风,基本延续了20世纪30年代以来视其作品为“靡靡之音”的传统观点。他因此而背负的“黄色音乐鼻祖”的恶谥,也依然故往。总的来看,不管是历史的原因也好,人为的因素也好,对黎锦晖及其音乐创作尤其是流行歌曲创作的评价是有失公允的。
  近十余年来,对于黎锦晖的全面评价逐渐引起学界的重视。从孙继南先生的《黎锦晖评传》一书的出版到一些涉及20世纪30—40年代流行歌曲历史研究文论的发表,我们看到了重新认识与评价黎锦晖流行歌曲创作的史学要求,对其流行歌曲创作的评价,再也不能武断地以“黄色音乐”简而论之,建立在严肃、深入、尽可能全面的学术研究基础之上的重新审视与评价,成为一个迫切而不失学术意义的课题。本文即是对黎锦晖流行歌曲所做的一次初步的探讨性的考察与研究。但是,由于黎锦晖流行歌曲作品数量众多(目前仍有大量作品一时难以收集到位)、质量良莠不齐,短期内实难逐一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与研究。因而,本文仅对目前所见的部分黎锦晖的流行歌曲作品,进行尽可能全面的观照与分类研究,并试图得出对其流行歌曲创作的新的认识与评价。
  
  一、以爱情为主题的歌曲
  
  中国现代意义的情歌是以黎锦晖的《毛毛雨》为发端的,它越过了“只可写情诗,不可歌唱”的藩篱,大胆地品尝了这一“禁果”。他“不仅写了,而且要唱,不仅唱了,而且流传甚广”。中国古代诗词中有大量以爱情为主题的优秀作品,爱情歌曲是黎锦晖创作流行歌曲的切人口。对于爱情歌曲的编创,他在回忆录中有所说明:
  写到后来,像挤牙膏一样挤出来,不论古今中外各家诗词、西洋诗歌、民间小调、土风舞以及南洋一带唱的西洋小曲、爱情歌等,一股脑儿搬来作为我的创作素材,但决不照抄。有的改头换面,有的脱胎换骨,或取其一点加以夸张、扩充。至于编曲写词,既称爱情歌,就以抒发感情为主,还须符合中国情调,并选用浅近而美丽的歌句,曲词结合紧密,唱出来,使人人能懂,人人爱听。
  因而,黎锦晖说他的流行歌曲的创作是“取其精华,去其渣滓,用现代世界共同嗜爱的作曲方法,使之内容充实,感情丰富”。然而事情远非如此简单,当那些“浅近而美丽的歌句”被配上现代的音乐,转化为歌曲的音乐形象时,其中很大一部分却带有明显的格调低下的特征,歌词被人斥为“淫词”,音乐也被讥为“邪调”。于是,黎锦晖的歌曲作品也就出现了内容的文、野,形式的精、粗,质量的优、劣,格调的高、下等方面的悬殊,歌曲本身呈现出不同的档次。
  
  1,内容健康、格调较高的情歌
  黎锦晖是抱着探索爱情歌曲大众化的愿望由儿童歌舞音乐转向流行歌曲创作的,因此他早期的创作态度比较严肃认真。这类作品相比中后期的作品而言数量并不多,但质量上却有一定的优势,所以能被广泛地传唱。作品有《毛毛雨》、《桃花江》、《特别快车》、《我侬词》、《蔷薇处处开》、《初恋》、《知音之爱》、《鸿雁寄相思》、《爱情如玫瑰》及《新毛毛雨》等。其中《毛毛雨》和《桃花江》被称作“黄色音乐顶峰”的代表作。《中国音乐词典》中“黄色音乐”词条也把这两首歌作为特例举出。但今天当我们认真对这些作品的歌词与音乐进行审视与分析时,可以发现它们并非什么“黄色”下流之作,相反,笔者认为它们的内容、格调都是比较健康的。
  黎锦晖的第一首流行歌曲《毛毛雨》创作于1927年,这是一首带有民谣风的新型爱情小调,歌曲是以一个曲调反复演唱四段歌词的具有分节歌形式的一段体,细致地表达了一位少女在毛毛细雨中等待情郎的心绪。
  这首单乐段的歌曲,可以分为各自包含两个乐句的上下两片,具有典型的二分性呼应关系的特点,构成了对称的非方整性结构:ab12(6+6)+a1b112(6+6)。全曲的四个乐句,从材料关系上看,前两句与后两句之间构成了上下两片呈变化重复关系的平行结构(ab—a1b1)。其中,上片的第一个乐句a中的第二个乐节,重复了第一个乐节的前半部分,构成了平行关系,遵从了“同则分”的原则。第二乐句b与第一乐句a曲调上开始形成对比,遵从了“异则合”的原则,构成了具有独立性的上片。旋律基本上是级进,音域不宽,只有两处d1到d2的八度进行。节奏疏密相间,曲调清新、流畅,属于加变宫的民族六声宫调式。整首歌曲发展始终围绕着一个徵音运动,第一、三乐句落于微音上,第二、四乐句结束在主音上,类似西洋调式中和声的属主呼应关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