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马遗风


□ 龚 浩 谢 伟

  | 内容摘要 | 在四川西北部的汉、藏、羌交界处生活着一万多“白马藏族”人。本文立足于视觉形态对白马藏族人奇异的宗教信仰、多姿多彩的民族服饰及卓异的建筑风格等方面表现出来的民间美术形态及美学特征加以概述,期望以此加大白马民间艺术原始生态的保护工作,彰显白马文化的魅力。
  [关键词]白马藏族/民间美术/美术形态/美学特征
  在四川、甘肃两省交界的摩天岭山脉两侧,居住着一万多“白马藏人”,他们主要分布在四川平武县白马、木座、木皮、黄洋关乡,南坪县草地、勿角、马家乡以及甘肃文县的铁楼乡、石鸡坝乡,舟曲县的博峪乡等地。白马藏人生活在被历史学家称为“民族走廊”的汉、藏、羌交界处。举世闻名的大熊猫产地白马河、王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就在其境内。费孝通先生在《关于我国民族的识别问题》中也曾提到的“平武藏人”即白马人[1]
  20世纪50年代,川北行署平武县民族工作队将该地区聚居的民族定为藏族。但是长久以来,白马人对此并不认同,他们在语言、服饰、建筑、宗教信仰、婚丧礼仪等方面有自己的特点,与藏族、羌族均有明显区别。语言学家研究表明,白马语言有自己的基本词汇和语法体系,是一种独立语言[2]。根据历史文献记载,今天白马人居住和活动的地区,历史上就是古代氐人的居住和活动区域,《魏书》氐条云:“氐者,西夷之别种,号曰白马”[3]。当今,大部分学者认为“白马人”是单一民族,是氐族的后裔。几个月来,我们深入山寨,与白马人促膝交谈,对白马文化进行实地考察,行程逾两千公里。白马人给我们留下了能歌善舞、淳厚朴实的美好印象。白马文化在语言、建筑、服饰、礼仪、民间音乐、宗教信仰等方面都保持着相对的独立性、完整性。
  白马遗风图片1
  世纪交替,民族和民俗学研究迭兴,白马藏人的族属和文化如语言、民俗、音乐等研究颇丰,本文仅试图从视觉形态角度,对白马藏人在宗教信仰、服饰特征、建筑风格等方面表现出来的民间美术形态及美学特征作一些分析。
  
  一、 奇异的宗教信仰
  
  白马人自称为“贝”(即“番人”,在本民族中,也有人认为“贝”是指整个少数民族),与藏族人自称“博”是有区别的[4]。白马人崇拜自然,家家户户都绘有(或雕刻)大量牛、羊、花卉、禽兽的图样,如在火房(堂屋)上方每家每年都要奉上白色的剪纸纹样,白马人自称为“瑶呀”,主要内容为牛、羊、鸡及花卉等动植物图案,以示自然膜拜,祝福来年吉祥、平安。在白马人的建筑物上,也描绘有大量动植物的图样,古拙朴实、独具特色。
  白马人别具情趣的歌曲和风格独特的服饰、图腾纹样等艺术形式是我国民族、民间艺苑中一株鲜为人知的奇葩。每逢节日、婚丧嫁娶,白马人都有各种祭祀活动和歌舞表演,特别是每年农历正月初一、初五、初六、十五、二月初一、三月清明、五月端午、八月中秋等节日,每个寨子都是十里空巷,人们踏节歌舞,尽情释放心中欢悦,伴以驱邪祛鬼的仪式,祈求上苍赐福,风调雨顺,人民安居乐业。声势最大的宗教活动要数正月初五的“圆圆舞”,晚上的“池哥昼”(又称“跳曹盖”),意在驱邪逐鬼、扫除秽气,祷祝吉祥如意、村寨安宁。演出队伍初六一早走村串户,一路表演,人头攒动,逶迤数里,鸣炮开道,大锣大鼓伴奏,山鸣谷应,闻者动容。其间男人反穿长毛兽皮或五彩花袍,足登长筒毡靴,身后系一根长长的牛尾巴,肩挂一串铜铃,每人头戴青面獠牙的各种动物或凶神恶煞的木雕彩绘面具,由四兄弟组成一队,舞姿古朴、粗犷,纵情开怀,酣畅淋漓,观者无不称赞。
  文县和平武在曹盖面具的图样上有一定区别,文县、舟曲县面具要朴实、粗放一些,平武的面具吸收了羌族的一些风格,显得大气完整,但无论怎样,它们都是继承自先祖的信仰和崇拜的一种传统民间祭祀活动,至今仍有旺盛的生命力。
  白马藏族不信佛教而信奉自然神,凡白马藏人聚居的地方都有一座名曰“白马老爷”的神山,当地语言称“叶西纳蒙”,它是白马藏人最崇拜的神。每逢农历二月初一,白马山寨所有人都要盛装来到“白马老爷”山,在祭师的主持下进行民间祭祀活动,拜山神、敬祖先、跳曹盖和民族歌庄舞,锣鼓喧天,歌声嘹亮,非常热闹。离开时,每人都要将柏杨树枝插在身上以驱邪祛病、护佑康泰。
  白马遗风图片2
  
  二、 多姿多彩的民族服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