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建筑设计的心理迷局


□ 陈 军

  内容摘要:倘说逾半世纪前,以城建为名拆毁残存的古典建筑,如今是否还在以另种方式延续着这种悲剧,本文通过对当代极端建筑行为的心理反思,追问脱离本土文脉的建筑设计究竟要走向何方?
  关键词: 文脉、矛盾心理、西化、核心专长
  
  
  包括北京老胡同在内的许多古典建筑,在随着铲车的轰鸣日渐绝迹之时,英国《卫报》2008年6月5日刊出标题:“查尔斯敦促中国拯救明代建筑”,为确保传统不致丢失,查尔斯希望能用自己基金会的资金,挽救即将被“迪斯尼”化的大栅栏胡同区。梁思成的呼号余音未绝,而这次却是位王储。当年伴随英国巨炮的轰响倒塌的,已不仅仅是城垣高墙,尚杰说:“一别百年来,西方人的智慧(包括观念、话语、重逻辑的语法文字等)已经使文明患上了‘失语症’,中国质朴而机智的智慧传统随着汉语的西方化倾向而渐渐消失……”。[1]学者们在焦虑汉语的濒危,殊不知在建筑层面的“失语”,却更让人触目惊心!
  曾参加国家大剧院竞标的意大利设计师Vittorio Giegotti的话,似一语道破玄机:“中国现在是一个急于摆脱过去,不愿意提起过去的时代。他们急于要让世界和国人看到经济高速发展的结果。他们需要最新的东西——所以他们会接受一个蛋。”[2]国内不少学者认为,被称为“外星怪物”的法国人安德鲁设计的国家大剧院,只是另种样式的“华表”而已。利奥塔在《后现代性与公正游戏》中说:“……唯一的危险是意志把它们(语言)交给国家,而国家只关心自身的生存,也即创造信仰的需要。”[3]倘说“文革”以“破四旧”为名让众多文物消失,刻意割断与过去有关的联系,以“破”为“立”;如今在建筑设计上横空出世、屏蔽文脉的行为,不可说是以“立”为“破”吗?其实,不管如何强调个性,很大程度仍逃脱不了按照别人的期望来塑造自己,自觉不自觉地戴上舆论分派的——在荣格心理学里叫做“人格面具”的东西,而作为时代性格标志的建筑,无疑具有相同的情境:在设计上一味追求“新”、“奇”、“特”,恐怕正是为了匹配有着惨痛过去而又重新崛起的大国形象。国外建筑师得此良机,设计出在其他国家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东西,使自我以及客户的欲望暂时得到满足,却促成了对整个城市形态环境、文脉延续不负责任的建筑,国内设计师整体被边缘化了,一时陷入到尴尬与困惑之地。
  此外,曾因种种原因数度叫停,重新调整方案的“鸟巢”设计者是瑞士的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公司;“CCTV新总部大楼”的设计者是荷兰人库哈斯;“水立方”是澳大利亚PTW和ARUP公司联合体设计;“首都机场新航站楼”的设计由荷兰的NACO-FOSTER-ARUP联合承揽;连上海的“金茂大厦”也是由美国芝加哥SOM设计事务所设计,这些“国标性”项目主角为清一色的洋设计师。那种忽左忽右的、好大喜功的、一阵风似的“中国方式”,以及积淀已久的深刻的感官要求和心理企望,无不被大师们发挥得淋漓尽致。于是,赫尔佐格的浙江金华新区、北京的TPT大厦设计已经启动;国家大剧院设计者保罗·安德鲁,由于法国巴黎戴高乐机场2E候机厅发生了坍塌事故,作为设计者正陷入麻烦之中,但丝毫没有影响他在中国应接不暇的其它项目,如广州新体育馆、三亚机场、上海浦东新机场、东方艺术中心等。另外,扎哈·哈迪德的比“鸟巢”还难造的广州歌剧院、黑川纪章的郑州郑东新区、库哈斯的深圳证券交易所大楼、贝聿铭的成都天府广场等,也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更甚者,无论由国内艺术家设计的“贺兰山房”建筑群,还是建筑师完成的“长城公社”建筑群,在赫尔佐格眼里已经是小打小闹了,他打算在世界范围内挑选100名建筑师在内蒙古鄂尔多斯100天内设计建造100套住宅,即所谓的“ORDOS100计划”,目的是推动建筑的“多样性”,顺带让清一色的年轻的外国设计师在“短时间内得到锻炼”,鄂尔多斯地方大员也乐得合不拢嘴,双方都相见恨晚,而类似的情节在国内大有燎原之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