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结构相同的单元房


□ 马 叙


一个人

他的名字叫李浩,住在朝阳小区7幢601室。对面的602室,无人,长期闲置。6层是顶层,再往上是屋顶平台,通往平台的小门被锁死。李浩入住601已一年多了,他早巳熟识了这房子的每一个细节。601与602显然结构相同,是互为镜像的关系,正如一个人站在镜子里面,你举起左手,镜中人也举起左手(不!是右手㈠。601有卫生间,602也有一样的卫生间,但一个在客厅的右边,一个却在客厅的左边,包括排污管道的弯曲,601的拐向右边,602拐向左边。李浩近些日子,几乎天天在想着一件事,601是602的一面镜子,包括防盗门,包括内在微小的结构(防盗门锁、门锁的簧舌、螺丝、钥匙插孔),它们都相对地互相存在着。
李浩站在自己的阳台上背东面西,他看到对面的阳台上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只有无数的釉砖反射着凌乱的光。李浩想,如果对面阳台上(602的阳台)也站着一个人,那个人会是谁呢?如果按照点式商品房的对称原则,那么,那个站着的人应该是另一个李浩,那是—个左撇子李浩。但问题是,这是一个荒诞的假设。如果对面阳台上也有一个人,那么,他将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李浩的心里这时明显地显得不耐烦。这时,李浩看到了楼下地面几个孩子踢球,在拦击中把球踢到了有铁栅栏的花园中,所有的孩子几乎都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李浩看到这里笑了起来,全身一阵地放松,就在这时,小腹里的那股气迅速地聚集到肛门,又迅速地一冲而出!“嗬一!”李浩收住笑的同时,轻轻地叫了一声。
李浩为体内的一股气而叫!
两个从相反方向出来的声音所带给李浩的晃动,很快就消失了。李浩重新回到了平静的状态。这时楼下地面上的原来那些踢足球的孩子已烟消云散。对面阳台仍然是空的,李浩又继续站了一会,然后转身回到室内。李浩原来所站的阳台又再次空了出来,现在,它与602的阳台又互相相对地一模—样地存在着了。
李浩回到室内,坐在客厅地沙发上。李浩把电扇开到中档,固定住摇头,转到自己的方向,然后无聊地坐着看电视。
在此之前,几个同事说要到601玩,都被李浩拒绝了。李浩说有什么好玩呢,我看是没必要的,601仅仅是一个空壳而已。大家见李浩这么个态度,也就再也不提这档子事了。李浩也落得个清静。李浩这样在601一日一日地过。李浩的日程表是上班、吃饭、看电视、睡觉。这之间,会有一种空洞的无聊感偶尔升起。直到出现了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

李浩不知道602何时住进了一个人。李浩午睡后出去上班,拉开601的防盗门时猛地看见602的门正好磕上,“砰—!”的一声。这实在的巨大的声音明确地证明了602已开始有人在居住。李浩在自己的门口站了几分钟。关上门的602已听不到任何响声和异样。但是,602内已经有人,这一点已无法排除。李浩终于拖着步子下楼梯,一步一步地下,快到地面的时候,李浩想,602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下午,在单位里上班的李浩显得疲惫而心神不安。同事(女同事喻红)问李浩,李浩,怎么了?李浩说,没什么。但李浩仍然心神不宁,这个下午李浩在单位几乎没做任何事情,只是坐着,拿笔胡乱地在纸上画凌乱的字,这样地干耗时间。同事看了笑了笑;李浩这时看同事笑,李浩也笑了起来。
李浩的笑纯粹是莫名的笑,同事看到李浩发呆而笑,李浩却不知道同事为何而笑,李浩仅仅是为同事的笑而笑。但李浩的心里仍想着602室。这个人是谁,干什么的,如果像李浩一样上班,那他是在什么单位上班,在单位里具体又是干什么的?对这些,李浩自然是一无所知。李浩目前所知道的,是602不知什么时候住进了一个人,李浩也仅仅知道到这儿为止。下班的时候,李浩最后一个离开单位的办公室。
在路上,有人从后边叫了一声李浩。李浩,李浩。那个人叫道。待那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的时候,李浩终于放慢了车速。李浩一放慢车速,那人就停了下来,这样,李浩也被迫把车刹住骗腿从自行车上下来。那人是李浩的同学。李浩的同学说,你他妈的在市政府上班,学会眼睛向上了。李浩对这个同学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睛睛向上之类的攻击性,句子,李浩也已听得顺耳了,许多熟人亲戚经常这样说李浩。李浩已忘记了这个同学的名字。由于李浩读过许多所中学,还读过大学,同学很多,李踏有的只认识面孔记不起名字,有的面孔跟名字张冠李戴,有的干脆就都忘了。也就是说,李浩想眼皮向下也没法了。李浩说,你说这些干吗呢,谁还不都一样地活着。那同学还说,我喊了你半天你才应,而且每次都是我先叫你的。李浩说,这有什么呢,谁先叫还不都是一样?那同学说,哈,李浩,你这是人话吗,我知道你在市府里时间呆长了,就会变成这副模样,那里面可真是改变人的地方。李浩其实直到现在也不知道这同学叫什么名字,尽管这同学装出一副与李浩熟得不能再熟的样子,但李浩是仍然想不起来他到底叫什么名字。李浩忍耐着性子与他一边推车一边说话。这样走着的时候,李浩还曾一度在自己的记忆深处搜寻着有关这个同学的一点印象,但一切都回忆不起来,除了这张面孔有点熟悉之外,其余的已一无所知了。说了半天,这同学突然打住话头,警觉地说,李浩,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干什么?你一定不知道吧。李浩说,知道了怎样?不知道又怎么样?同学往边上跳了一下,停住,转过身来,正对着李浩,说,李浩,这是你说的吗?你说出这么没水平的一句话?李浩说,是我李浩说的,你知道吗,我还不知道你的尊姓大名呢。同学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他已明确地知道李浩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不觉得又重复了刚才追上李浩时说的那一句话,他说,我知道你在市府里的时间呆长了,学会眼睛向上了,你看,果然没错吧。李浩这时已不再有什么反应,只是”机械地推车往前走。那同学已不再对李浩抱有任何希望和幻想,骑上车子很快地往前蹬,并且很快就与李浩拉开了相当的距离。李浩听到同学扔下的一句话,他妈的李浩,我操你祖宗八代的娘!李浩再抬头看时,那同学已没有了踪影。李浩也机械地骗腿上车,李浩骑车的时候,仍然回味着刚才同学留下的那句话,他妈的李浩,我操你祖宗八代的娘!
分享:
 
摘自:十月 2005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