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剧作家思芜答《电影艺术》问


□ 思 芜


1.您常说自己是个业余编剧,但创作的电影文学剧本已有九部,其中五部都是改编的文学作品,并且连续获得两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的最佳编剧奖。就您个人而言,比较喜欢哪一类文学作品?通常是什么因素引起您把一部文学作品改编成电影剧本的创作冲动?
我喜欢文学性比较强,智慧灵动、文字优美的文学作品。因为是学中文的,我对文学创作一直比较关注,像莫言、史铁生、阎连科、方方、王朔等作家,从他们开始创作到现在,是他们的读者。近年来的麦加、路也、王芫、窦红宇、贾新栩等年轻作家的作品,我也很喜欢。作家对于我来说,有点像球星对于球迷。如果有机会我可以用很长的时间回答这个问题的第一问,但是我知道,应该把重点放在这个问题的第二问。
编剧的“创作冲动”常常是被动的,因为改编的决定很少是编剧做出的。《那山·那人·那狗》是制片方的约稿,我开始觉得没有信心,原著的感受性强,情节性弱,很像80年代中后期的艺术电影。如果说“冲动”,改编方方的《行为艺术》是我的主意。1993年,方方写了两个反映警察生活和工作的中篇《行为艺术》和《埋伏》,语言生动,情节紧凑,人物也有些“另类”,我觉得很适合拍电影,就改编了《行为艺术》,7年后才找到制片方,拍成了《蓝色爱情》。对池莉的《生活秀》和莫言的《白狗秋千架》的改编也是制片方的约稿,我只需要作出是否接受约稿的决定。
我觉得一个编剧接受改编约稿的前提,往往就是他对这部作品的看法,可不可以改,准备改成什么样的电影,应该心中基本有数。而编剧对一部作品的看法会取决于不同的因素,也许是其中的一个或几个人物,也许是整个故事,也许只是作品的题材或者作家本身,任何一个因素都可能成为改编的理由,编剧在改编之前对这个问题想得越清楚越好。就像裁缝应该想好了之后再下剪子一样,这样才不会做出错误的选择,才真正对得起原著。
2.您认为自己原创电影剧本与改编他人的文学作品有何异同,各自的难度是什么?
打个可能不太恰当的比方,如果说原创是用土砌墙,那么,改编就是用砖砌墙。
3.您认为文学作品是否先天就具有适于与不适于改编成电影的分界?如果有,它们的特征是什么?
我觉得没有。
4.您认为在改编中应当如何理解忠实原著?如果需要忠实原著,如何忠实?如果不需要拘泥于原著,为什么?
这个问题分开似乎好谈一点。
形式上肯定不能忠实原著,编剧要做的是要把一篇小说改变为一部电影,而小说和电影是两种不同的形态。我觉得不应该站在小说的立场上,来讨论小说中的哪些东西是应该“忠实”的,哪些是可以不“忠实”的,而是应该站在电影的立场上,看小说中哪些是“可用”的,那些是“不可用”的。比如把《那山·那人·那狗》原著中的几次进山,改为一次送信经历;把《行为艺术》中女主人公的画家身份改为话剧演员;把《白狗秋千架》中的暖扎瞎了一只眼睛改为摔坏了一只脚,所有这些改动都是为电影服务的。并不是说原著这样写不好,而是改了之后更加符合电影形态、电影语言的要求,而原著中也许有些很好的情节、语言、细节由于不适合你所需要的形态也不得不忍痛割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