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除了维权没出路


□ 老胡

  

  女儿一出嫁,我就向她提出了离婚。她看了看我鄙夷地“哼”了一声,扭头走了。我知道她又把我的话当成了空气。这么多年,她从未在乎过我的感受,也从未正视过我的存在。

  记得当年是她追的我,她说我毛笔字写得好,有才气。结婚前,她喜欢看我写字,喜欢把我写的字收集起来,还说墨香熏染的男人沉稳。刚结婚那会儿,我俩工资都不高,父母没多余的钱资助我们,新家是我们燕子衔泥般一样一样置办起来的,我们精打细算节约生活成本,半年后才添置了一台半自动洗衣机。她偶尔会抱怨,但说几句也就过去了。有了女儿,我们经济上更加拮据。恰在这时,隔壁有对年轻人结婚,家具家电一样不缺,她看了人家的新房回来后就跟我发脾气,说我没本事。我没吱声,觉得她唠叨唠叨也就行了,没想到她闹得很凶,晚上不睡觉,坐在那儿哭一阵骂一阵,说自己命苦,找了我这样的男人。我不想和她吵,躲到小房间不理她。第二天我下班回家,发现她把我的被子、枕头、衣服、鞋子,全拿到了小房间。我问她:“你这是干吗?”她冷笑道:“我哪眼看你哪眼烦,以后各睡各的。”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漫长的分居生活。女儿小的时候,有时半夜哭闹,我好心好意过去帮忙,她生气地推开我说:“滚一边去。”女儿读小学的时候,回家嚷着说同学们都有自己的房间。她骂女儿:“你以为你是公主啊,你爸那个窝囊废,咱家这辈子也换不上三个卧室的房子。”我说:“我和女儿换换不就行了。”她冷冷地说:“女儿睡你屋可以,你睡地板。”最终,女儿还是跟她睡一起。

  作为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我有妻子却要忍受煎熬,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我就写毛笔字排解寂寞,她看到了又是一顿骂:“写字能当钱花还是能当饭吃,能写出官职还是能写出商机?人家男人都在赚钱,你就知道缩在家里弄这破玩意儿。”我不想让女儿看到我俩吵架,只好任凭她讽刺挖苦。

  女儿上初中住校后,她对我更没有好脸色,想做饭就做,不想做招呼也不打就不见了人影,我只好自己做饭。她看到我做饭,又会一阵奚落:“有本事的男人都在约饭局,只有你这样的窝囊废,没人请也不知道请别人,像个女人一样窝在厨房里。”她越来越喜欢往外跑,有天晚上竟然喝醉了酒回来,我问她:“你和谁一起喝的?”她咬牙切齿地说:“和男人一起喝的!你能怎么着?”看着她那副嘴脸,我真想狠狠抽她一嘴巴,可我忍住了,回屋开始写毛笔字。她跟进来疯狂地羞辱我:“你个窝囊废,就知道写字,废物一个。”我把手里的毛笔捏断了,有了和她离婚的念头。可想到女儿正值青春期,如果我们离了,最受伤害的会是女儿。我劝慰自己,勾践卧薪尝胆18年,我这点屈辱算什么,再忍忍吧!

  这么多年,我们在一起的次数扳着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大多是我发了大笔奖金交给她之后,她晚上会“临幸”我一次,往往是趾高气扬走进我的小卧室,说:“动作快点。”结束后她起身就走。望着她挺直的背影,我恨不得把自己给阉了。 女儿高考失利,我想让女儿复读一年,她骂我:“书读多了有什么用,读成了你这样的窝囊废!女孩最重要的是趁着年轻貌美找个好男人嫁了,别像我,嫁个你这样的,倒了八辈子霉。”女儿参加了会计培训班,到一个小单位打工去了。我提出离婚,她大哭大闹,骂我:“看自己工资涨了,女儿也赚钱了,家里生活好了,就想把我黄脸婆一脚踹了,你好去找年轻的!”她恶人先告状,在亲戚朋友间散布谣言,说我是陈世美。大家纷纷指责我,说她这么多年撑着一个家不容易,我不能没良心。我真是百口莫辩,也许在旁人看来她能说会道又能干,是个好媳妇,可对我而言,她就个惯使妖法的巫婆,一个接一个的咒语早已把我冰封在十八层地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妇女生活》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妇女生活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