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周宁抒怀


□ 黄亚洲
禾溪金鲤鱼
  
  一条硕大的金鲤鱼走在水里。一条硕大的青鲤鱼走在水里。
  两条沉思默想的大鱼,肩并肩走在水里。
  同一朵水花,被一条金色的尾巴悄悄打过来,又被一条青色的尾巴悄悄打回去。
  古村的中间,流过这条水晶般的禾溪。村民得意地告诉我,这溪里,至少有三百条金鲤鱼;村长严肃地告诉我,这溪里,至少有四百条金鲤鱼。
  而现在,我看见,两条如此漂亮的大鱼,肩并肩,走在水里。
  一段爱情走在水里。一段传说走在水里。一桩很优美的开头、结尾和中间的高潮走在水里。
  一个很动听很隐密的故事,被一条金色的尾巴打过来,又被一条青色的尾巴打回去。
  古村人祖祖辈辈不打鱼不吃鱼,他们只观赏鱼,心疼鱼,他们在洗菜的时候顺便把饭粒投在水里。他们世世代代与金色和青色荡漾在一起。
  鱼是有神灵的,鱼从很远的山里衔来水,鱼把一条水晶般的山溪推进古村里。
  鱼是会说故事的,鱼把世世代代的传说,推来又推去。
  鱼,其实就是村民自己。
  此时,村长的声音突然显出了忧郁,他说起一个年轻士兵的被枪毙。那天,一个清晨,连长忽然发现一位士兵旁边搁着一条金色的死鱼,于是连长立即扣动扳机,毫不犹豫。那是上个世纪40年代的某一天,连长低下头,吹着枪口上的青烟,脸上全是泪滴。
  水晶般的禾溪一直都记得那一场辛酸的葬礼:一条硕大的金色鲤鱼与一个年轻的士兵合葬在一起。清晨的土坑边,围着整整一个连的沉默的官兵,也围着整整一个村落的流泪的姐妹兄弟。
  一首凄婉的歌曲,被一条金色的尾巴轻轻打过来,又被一条青色的尾巴轻轻打回去。
  走过古村的是禾溪。走过溪水的是鲤鱼。陪伴鲤鱼的一直是金色的人心,而孕育人心的,一直是闽东北的青色的天和青色的地。
  
  九龙的呐喊
  
  我看见每一棵赤杉与红松都透出了激动,它们的骨骼在发出声音;我看见柯树的绿叶,都开始伸向阳光并且燃烧;甚至栈道旁一株小小的绿草,都在把草尖伸向天空!──因为九龙在呐喊!
  至于石头,它们直接丢弃了沉默;它们掸开了身上全部的青苔和石衣,挤在第一排倾听;他们甚至走上了讲台,直接参与发言!──因为九龙在呐喊!
  不是一条龙在娓娓叙说,是九条龙在拼尽全力地呐喊!
  我必须指出,它们的呐喊,拥有特别巨大的空间。第一条龙在发出声音的时候,就把自己的音域一下子定在了46.7米的高度;而第三条龙甚至靠着一条石头鳄鱼的帮助,将自己惊天动地的声腔,分成了豪迈的左右两部。
  同样,我也必须指出,它们的呐喊,具有严密的逻辑的力量。它们的诉说,分成了雄辩的九个章节,他们一步接着一步地高声论证自己的愤怒和立场。它们强大的呼喊,激起了全山的应和,我看见所有的苦楝树转忧为喜,马尾松全体挥动荧光棒,风在每一条峡谷收集鼓掌的声音。九条大龙的持续不断的愤懑和呐喊,不能不使我深感震撼。爆发是必然的,天空的浮云和中国的多难的土地积蓄了太多的力量;咆哮是可以理解的,属于龙的壮阔的前程和美丽的梦想不能长久找不到决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