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忆翠微巷


□ 张 燕

忆翠微巷
张 燕

  张燕一九七三年出生,一九九七年伊始从事文学创作,有作品发表于《阳关》等文学期刊和报纸副刊。现就职于甘肃省酒泉日报社。
  
  那条南方小巷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叫翠微,十多年前我在翠微小巷里独自居住了一年,至今它时常带着古旧的颜色,泛出青冷的潮湿,走入我的梦中。
  翠微小巷的房子是那座南方城市最便宜的,它显然落后于城市其它地方的快速发展。第一次走进它时,我迷了路。小巷阴暗、狭窄、房屋高低不一,建筑的年代和风格也不大相同,石板铺就的道路弯弯曲曲,纵横交错,沿着房屋两边的雨漕里积满了水,青灰色的墙壁上不时生出暗绿的苔藓。我在那儿住了下来。
  当我的经济状况越来越差时,我不得不放弃每天傍晚在屋外平台上,听那首流行的粤语歌《飘雪》以放任乡愁的时刻。新看中的房子是搭在院墙外面的,那种只有在北方才有的耀眼的白色墙壁吸引了我,这间属于违章建筑的房屋价格便宜。终有一天,它原来的住户搬走之后,我住了进去,一张床一个壁橱仅此而已,装我和我的书足够了。房东是一位年轻的小伙子。跟他熟识之后,知道他有一番不凡的经历,他从江西农村出来打工,历尽艰辛,最拮据的时候他甚至天天都在饿肚子,他的房东是一个离异妇女,人长得很丑且有两个孩子。她有一大院的房子,里面住满了打工仔,衣食无忧的她看上了他。他拖欠了好几个月的房租了,她问他愿意倒插门结束这种生活吗?他考虑了两天耐不住饥饿跑去找女房东,女房东给他做了一桌子的菜,吃完饭后,他就在女房东家住了下来,数天后,他们成了亲。一夜之间,他成了别人的丈夫,两个孩子的爸,更重要的是他成了十多间房屋的新房东。他长得皮肤白净,两道眉毛浓密,五官也很周正。他的妻子对他百般依顺。他不用每天去城市四处找工作了,他的双手保养得白净细腻,不会再被流水线上的机器打磨得很粗糙。每天只是在每间出租屋中催催房租,数数钞票而已。
  后来,我零零星星听到,他是和同村一块长大的一个姑娘出来打工的,姑娘很爱他,他结婚后,那姑娘不知去向,也许回老家嫁了人,也许去了洗头房。
  在这条小巷中,家家户户都往外租房,居住了很多的打工者。那时,我在单位饭堂的米饭里先是看到了老鼠屎,继而又在酸菜里尝出了煤油味。越来越难以下咽的饭菜让我日益面黄肌瘦,我急于找一处做饭的地方。我看到小巷一处墙上歪歪斜斜写了一句话:“全市最低价。”冲着那一句话,我见到了一个老房东。当看到他出租的房子,我在心中发出了第一声惊呼!我看到的确切说是由楼梯改造成的笼子,每个笼子里有一个比火车座椅短的木板,不知该叫做床还是板凳,人只能蜷缩在上面,更像储藏东西的小壁橱,每间只有一个很小的通风口。我看到住在这笼子里的人把鞋子都是挂在通风口外的墙壁上,从外面望去,每一个小孔外都有一双鞋子。我本打算租下来做饭而已,可交完每月五十元的租金,我就立即后悔,因为我发现那间原本是一处楼梯口,似乎有封堵垃圾道的印记,这一发现让人很恶心。于是我找到房东去退钱。当进到他家时,我心里发出了第二声惊呼。他的家中几乎没有落脚之地。他头发蓬乱带着大框眼镜,桌上地上堆满了各色尺寸的钉子和各种型号的螺丝,还有工具、灯泡、电线……他钻在铁渣堆里手拿电线在修理什么东西,家中只有他和一条狗,这条拖着白色长毛的狗是他家最洁净的颜色。我猜他是向租住户卖这些五金杂货,又怕开店占一间房子少了一份房租收入。也许被我可怜兮兮的表情和说辞打动了,出人意料的是他竟然退了钱。他像小说中的守财奴,像电影里一个中世纪的巫师,在拿到五十元钞票的瞬间,我飞也似的逃离了他的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