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奶白的羊汤


□ 石彦伟

  母亲那时刚返了城。她回到了朝思夜想的城市。

  天光微明的清早,她把辫子的每根发丝梳理顺溜,抹上香喷喷的雪花膏,穿好前夜洗了又洗的白制服,一路哼着“甜蜜的工作甜蜜的工作无限好哕喂”的小调,通身清香地出现在回民饭店的柜台前。

  母亲那时是一名快乐的收款员。

  饭店门口,顾客已排起了长队。母亲麻利地接过一张张被捏出了皱纹和汗湿的零钱,兑换成各色小票,看着他们心满意足地换来金黄蓬松的大果子、豆香阵阵的浆子和起层无数的油盐烧饼。

  一个小伙子像是加了塞儿。他从兜里悄悄抓出一把香烟,从窗口递了进来,羞赧得不抬头。母亲微微一笑,把票给了他。小伙子是坡上老巴夺卷烟厂的,一宿夜班下来,眼圈黑黑的。他每次只买两根大果子,装上了就飞鸭子一样往厂里跑,都不能消停地坐下来。别人一买就是三斤五斤的,盛走满满一盆。他若来了,有时也在后边规矩地排着。收款员愿意卖给他小票,顾客是不挑理的。那时人们的心,淳厚而宽容。

  母亲的回民家庭里,没有吸烟的习惯。那把带着俄罗斯风味的卷烟,被母亲收工以后分给了几个店伙计。从此他们都抢着帮母亲擦地。

  太阳升起来了。花园街坡下,低矮的新发屯沐浴在白亮亮的光泽里。站了一个早晨的母亲,抻了抻腰背,细细地洗濯起双手。她在这个柜台收了七八年的款,辞了工,又做小吃买卖,跟零钱一直打着交道。她总恐吓我说:“世界上最脏的就是钱,摸完了一定得洗手。

  中午饭口到了时,母亲又是一身洁白站在柜台前,身上无一星油斑。饥肠辘辘的顾客汹涌而至,店铺里涌动着酷夏一般的热流。

  水爆肚熘胸口扒肉条烧子盖半斤蒸饺两屉烧卖。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样的老回回莱,承蒙着远近百姓无比的痴迷。老主顾里,汉民多于回民,来得久了,回回事都懂个大概,牛羊肉也都吃得惯了。

  点得最多的,算是羊汤。

  东北饭馆的羊汤,用料没那么精细,都是心肝肚肺一类的余料,不比在家里做,一定用好肉。但就是这一碗杂碎,已然使食客情不能已。汤出锅时,白白的蒸气扑满了灶房,浓香漾到了大堂去。伙计忙活着,将乳白色的汤汁浇进一只只张着大口的青花瓷碗里,托盘一盛,晃晃悠悠就送上了桌。

  我至今无法想象,一碗如牛奶一样白汪汪的羊汤,该是多么诱人!自幼及大,走南闯北,我所见过的羊汤,都是清汤清水,间或也有泛着乳黄色磷脂的,却从未见过牛奶一样白的。曾一再跟母亲确认:“真是牛奶一样白?”母亲一脸平静,说:“那是老辈的手艺。”

  老饭馆,确有深不可测的手艺。在八十年代初的哈尔滨,国营或大集体的清真饭店屈指可数。自太平桥至秋林广阔的一片地界,唯有新发回民饭店这一家。绝活好几手,最有名的当属烧饼,层层带油盐。现在还有人说,真怀念那时于师傅打的油盐烧饼,不用就菜,干吃就能吃好几个。这于师傅,便是我的姥姥。据说姥姥做面案儿,一百斤面必放八斤油,打出的饼子一般大小,比模子打得还圆。有质检人员来突袭,挨个过秤,次次赞不绝口,说这么好的烧饼,哈尔滨没有第二家。人一走,饭店主任就说:“于师傅,这几天少用点儿油吧。”耿直的姥姥不紧不慢地说:“他来我也用这些油,他不来我也用这些油,不就是这么要求的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