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秀才与刽子手》秘史(续)


□ 李胜英

  第七回 越南惹战火
  
  2006年10月份刚演了首轮 这个戏立刻引起了越南第二届实验戏剧节组委会的注意。在他们看了这个戏的录像之后,立即发出邀请,希望该戏参加当年12月在越南河内举行的戏剧节。当然好啊!我们马上应允。为了解决语言问题,我们特地把英文版发给对方,对方也答应翻译成越南文,这样可以保持剧场的语言沟通,不会影响剧场的观赏效果。孰料当我们到达河内,一问投影仪是否准备好时,他们的回答让我们大吃一惊,他们告诉我们,因为经费有限,没有准备投影仪,也就是说现场无法出现翻译的字幕。为了让观众了解剧情只是每一个观众进场时发一张内容介绍的单页。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演呗。于是,演出中出现了十分有趣的现象,台上在演出,台下无数个手机亮起,干什么?不是打电话,是用手机上微弱的灯光对照着那张纸上的内容介绍。结果,我们料不到的是,居然在这样的条件下,观众还会发出一阵阵的笑声——他们看懂了!
  演出结束,越南文化部的官员,中国大使馆的官员、参加戏剧节的其他国家的艺术家在剧场大堂迟迟不肯散去,热烈地议论着、赞美着……两场演出结束后,在第三天上午越南剧协组织了一个研讨会,与会者都是越南文艺界的顶尖理论家评论家以及个别作家,还有一些是艺术院校的学生。我们这方出席的是话剧艺术中心总经理杨绍林,主演郝平,王一楠、田蕤和制作人我以及个别部门的设计者。会上发言十分热烈 在一轮各抒己见的发言之后,越南专家互相之间开始了围绕这个戏的立意和风格理解方面完全对立的辩论,尽管我们听不懂他们说些什么 但从他们那激奋的表情和高八度的调门来看,一定争论得很厉害,一时间,“战火”熊熊,而我们俨然成了隔岸观火者,甚至翻译也加入了他们的争论,根本顾不上为我们讲解了……最后,因午饭时间已过,大会主持人只得宣布散会。又让人想不到的是我们刚到宾馆,一名刚才持一种观点单兵独战的专家就跟随而来,抓住我们继续陈述他的观点,大有我们不肯定他的理解就誓不罢休的架势。这样一直磨了两个小时,我们本想附和他快点了事算了,但翻译告诫我们,不能随便点头,否则他马上会拿着鸡毛当令箭,用你们赞同他的意见去“回击”持另一种观点的专家。所以,最后,我们也只能以一种模棱两可,似是而非的话语结束了这场讨论。
  
  
  第八回 有票进不来
  
  去年是中国话剧百年,为纪念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文化部早在前年就动员了全国话剧界拿出最精彩的剧目报送文化部评选,争取去年4月赴京参加百年话剧纪念演出。《秀才与刽子手》在经过上海文广局专家组的认真评选上报及文化部专家组的认真评选后,最终被确定为正式展演剧目。由于这个剧目在2006年10月份就参加上海的中国国际艺术节进行了首演,同时还在纪念黄佐临诞辰一百周年活动时进行了演出,好口碑频传,特别是北京的专家在参加黄佐临纪念活动时也观看了这个戏的演出 并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所以,我们还没到北京,在当地的业内人士和热心观众中就已舆论飞扬,大家都专门等着看这出戏
  待我们4月10日在中央戏剧学院逸夫剧院演完首场以后,第二天整整一天剧院经理的电话就没停过。到了下午,剧院经理找到了我,说:“这部戏已经造成了很大影响,今天一整天我接到的电话希望来看戏的就不下二百人,尽管我都回绝了但还是担心今晚门口会乱。我们要达成协议,凡是没票者一律不准开后门带进来,否则场子里可装不下。”果然,开演前一个小时 剧院门口就出现了“异常”现象:人开始聚集,三五成群,很快,临近开演前半小时左右,门口已聚集了大约几百人。此时,持票观众从四面八方涌向剧场,但检票口已被无票人群堵死,有票也进不来了。于是,剧场的工作人员只能合力将无票人群往外推,而持票观众也只能奋力从人堆后面拼命往前挤,就这样,每挤进一个观众,进了剧场都要伸展好一会儿被挤疼压酸的腰身手臂,口里还要边喘边嘀咕:“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后来剧场经理告诉我,这样的场面在中戏十几年没有发生过了,难怪观众要诧异于这样壮观且混乱的场面。)眼见这样不行,剧场经理心生一计,赶紧把剧场院子外面的大铁门也关上,派上工作人员只开一条小缝,让持票的观众可以从那条小缝里钻进院子,然后再到检票口从已经拥堵在门口的那堆人中挤进剧场,这样做起码可以做到检票口的压力不再继续增大。但很显然,如此一来,大铁门的压力就增大了,同样的情形只不过被移到了前面。(后来剧场经理告诉我,大铁门有一根铁条都被挤弯了。)
  开演了,无票的观众还不肯散去央求我们能否网开一面让他们进去站着看,他们心切地告诉我们,不是他们想蹭票,实在是无票可买,他们去售票点都问过了,这两场的票早已售磬而剧团这次根据组委会安排只演两场,所以没办法只好到门口来碰运气。我们尽管很同情也很理解他们的心情但我们同剧场已有约在先,谁都不许带人进场,所以也只能爱莫能助。这样,一直等到开演二十分钟,无票人群才陆续散去。我在剧场里观察了一下,除了座位全满以外,后面还是站了不少人,不知他们是通过什么办法“混”进剧场的。半小时后我看演出正常就来到大厅,见一个姑娘正满脸泪水急匆匆地冲进剧场。演出经理冯力荣告诉我:“我们把没票的人都劝回去了,可这个姑娘就是不肯走,一直哭哭啼啼,说她很早就听人说起这个戏,她是多么想看这个戏她又是从多么远的地方赶来的,但没买到票,她不停地边哭边央求检票的行行好。我实在被感动了,出面跟检票的说好话,他见只剩一个人了,也就网开一面同意了,所以那女孩还来不及擦眼泪就冲进去了。”事后我见到硬挤进剧场的著名剧作家李龙云他感叹道:“没想到看一个戏进场要花这么大的力气可见你们这个戏的受欢迎程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2008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