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找人


□ 杨牧林

  那天晚上虎子喝高了,究其原因,是找到了一个挺新鲜的话题。当时他跟大明子喝酒,大明子说,昨天我从清冽江大坝上经过,有个人在大坝上遛了两圈之后突然握住一个老头的手说,我可找到你了。老头挺冷静,说你找错人了吧?那人说,没找错,就是你。说到这,大明子卖关子,不再说了。虎子说,还有这么喝酒的吗?不够哥们儿。大明子说,你猜那个人男的女的?虎子脱口就说女的。你咋那么会猜呢?大明子就给虎子倒了一杯酒,说奖励你的。看着虎子把酒杯朝下控,又说,据说那个女的精神不大正常。明天咱俩去大坝一趟咋样?虎子说能咋样?大明子说,你也跟我卖关子。虎子得意一笑,说几点?大明子说,九点半。于是,俩人喝酒的激情就被明天的约会燃烧起来。

  第二天九点半,大坝冷冷清清,也许是下小雨的原因,没有谁愿意到大坝上看清冽江水东流。虎子迟到五分钟,打把伞独自站着。半小时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大明子没来。虎子给他打电话,关机。心里骂一句这个王八蛋。过一会儿开始有人来了。有人把前胸靠着石砌的围栏,手拄下颏,一动不动看向清冽江。有人站一会儿,拿相机咔嚓几下就走了。还有人四下张望,然后问虎子要碟吗?虎子说啥碟?你想要啥碟?虎子赶紧摇头,我就是随便问问。那个手拄下颏的人正把一条腿朝石栏上跨,虎子想都没想就冲过去一把抓住那人的胳膊,往这边拽。那人不领情,说你找死呀!虎子说是你找死!卖碟人也把手抓在那人胳膊上,二对一,那人只好从石栏上跳下来。那人说,你俩走吧。虎子说我不走。那人说,你凭啥不走?虎子说,我等人。那人来气了,你不走我走。呆呆地望着那人的背影,虎子莫名其妙地尾随其后。昨晚上跟大明子喝酒,说明天到大坝上见世面。难道就是……虎子越发心存疑惑。手机冷丁响了,大明子说:你在哪呢?虎子说,还能在哪。大明子说,一觉睡过头了。对不起啊。虎子没理他,断了电话。那人正拦在虎子前面,问,你跟着我干啥?虎子说,不干啥。那人低头想了一下,抬头说,你该干啥干啥去吧。我不跳江了。虎子眼圈有点红了,表情有些不自然,说行。

  这件事就过去了。跟没发生一样。可是有一天,大明子拿一张报给虎子看,说你看这事是不是你干的?那是一则寻人启事,介绍自己姓名性别年龄工作单位,寻找一位救过他却不留姓名的恩人。虎子说不是我干的。大明子说,再想想。也许是你干的,时间地点都对上号了。那天也下小雨,也在清冽江大坝上。这么一点拨,虎子有点动心了,他问大明子,你啥意思?大明子说,看看去。又说,事成有我一半儿啊。

  真就去了。是看收发的老头把虎子引荐到办公室。办公室很朴素,奢侈的摆设一概没有,一看这里的主人就是个讲求实际的人。虎子一眼认出跟他握手的这个人就是一条腿跨过石栏被他一把拽下来的那个人,他清楚记得那人太阳穴上有块拇指盖大小的黑斑,而这块黑斑依然陪在太阳穴上。但对方并没有认出他。虎子是以见习记者的身份与这人交谈的。他说我所以来这是想了解一下您要找的恩人找到了吗?那人说没找到。虎子又说,没有谁来这冒充恩人吗?这人说,有。但是又都走了。虎子心里开始怦怦跳,希望眼前这个人能认出自己,说那个恩人长啥样啊?这人说,没见过。在我潦倒的日子里,突然有二百万打到我的账户上,有了周转资金,企业渐渐又活了,我也坚强起来了。虎子说,当时咋没贷款呢?贷了,还不上,又找不到担保人。说到这,这人长舒一口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