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段回忆


□ 张 生

上个星期,交大秋水书社的张军锋同学打电话找到我,要我给他们办的一个名为《秋水》的文学刊物写几句话,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因为我深知,这样的刊物对那些热爱文学的学生们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在交大这样一所理工科大学里,一份由学生们自己创办的文学刊物又意味着什么。更何况,我还是交大的一名老师。
十几年前,也就是上个世纪的80年代中期,我还是武汉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的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像那个时代的所有中文系的学生一样,几乎每天,我都梦想着能像拜伦那样,一觉醒来就能靠自己的作品一举成名。不过,我想赖以成名的作品却不是诗歌,我想当的是作家,不是诗人,因为我曾试着写过一些风花雪月的情诗寄给我仰慕的一位女孩,我自以为我的这些呕心沥血之作虽然还不足以让我一夜成名,但征服一个姑娘的芳心应该还是绰绰有余,可没想到,她回赠的几首诗却明显比我技高一筹。和她的作品相比,我写的那些东西最多只是一堆字而已。出于自尊心,我只好忍痛放弃了这一心爱的体裁,选择了小说作为我的文学事业的突破口,当然,也是爱情事业的突破口。这当然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一件事,对我来说,我更喜欢看书,而不是去写书,但谁让那个时代的女孩都崇拜作家和诗人呢?
那时还没有网络,更不要说BBS了,要发表自己的作品,只能也只敢向学校里办的一本文学刊物《摇篮》投稿。正好,我同寝室的同学黄光辉,也就是当年武汉高校著名的校园诗人未雨,就在里面做编辑,通过他的力荐,我的一篇小说顺利地变成了铅字。这是我的处女作。记得把带着油墨清香的杂志从印刷厂拿出来时,已经是秋天了,在有桂子山之称的校园里,桂花似乎到处都在开放。
我立即请黄光辉喝了一顿酒,以表达我的谢意。他以诗人的激情和我一口气从若干瓶啤酒喝到了两瓶葡萄酒,最后以一瓶白酒结束了这顿只有一个油炸花生米作菜的盛宴。我一定是醉了,因为我一挥手就打碎了寝室的一块玻璃。然后我开始不停地夸他的诗写得好。
当然不是喝醉了才说这个话,他有一句诗我直到今天还是非常喜欢:
我是生来就忧郁的人!
其实他并不忧郁,他一直是我们年级最有名的厕所歌星,最爱唱的歌是《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毕业后,这个忧郁的同学的妹妹却没有继续跟他往前走,他自己倒是怀着一腔诗人的浪漫主义理想大胆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位于鄂西的建始县。这个地方靠近三峡,崇山峻岭中有激流奔涌,漫山遍野都是奇花异草。可他都视而不见。作为一个试图带领家乡人脱贫致富的受人爱戴的乡长,他常驾驶着一辆破旧的北京吉普奔驰在S形的山路上,风尘仆仆地去慰问山野村夫、孤儿寡母。只是偶尔,也许是在酒醉之后,他会给我打个电话,说起我们曾在一起度过的那些难忘的日子。
而当年曾和他一样在武汉高校诗坛叱咤过一段时间风云的邱华栋,如今已是京城名记,著名的新生代作家,他常在纸醉金迷的夜晚坐在北京三里屯的某一个酒吧的高台上,看着眼前的红男绿女,写一些奢华的都市小说。就像我从黄光辉的来电里知道了鄂西的美丽风景一样,我也从华栋的小说里,了解了北京的一些新建的金碧辉煌的大饭店,和流光溢彩的购物中心,从而也使我更添了几分对北京的崇敬之情。......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