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章梅腰间的太阳


□ 普 云





离婚女人的清晨往往是空洞而索然的。早上不到五点,章梅就早早地醒了,靠在床头上,脑袋异常清醒。干点什么呢?章梅想给某个人打电话,电话拎了一拎,又放下了,不知道打给谁。那些平时在章梅面前痛骂老公的姐妹们,现在正躺在老公们温暖的胳膊上或腋下,浑身弥漫着做过小爱后的满足。
季节朝深秋里走了,天气有点冷,章梅是怕冷的人,憋了一夜的尿也不想上一趟厕所。昨天晚上,她的姐妹韩巧巧喊她到夜市上喝酒,韩巧巧也是离了婚的,新近找了个情人,在夜市摊上招摇。韩巧巧见到章梅,吃惊地说,章梅,你怎么瘦成这样了!章梅说,我是想人想的,一是想男人,二是想你。韩巧巧压低声音说,哎,想不想找个情人?章梅心里一跳,说,找情人?找谁?韩巧巧说,在我情人的兄弟们中给你挑一个。章梅在韩巧巧肩上擂了一拳,小妮子,我难道就那么欠男人,那么没品味吗?
章梅是注重品味的,虽然她只是个工人,只是江汉油田钻头厂的一名普通女工,是一位二十八岁的离婚女人,是一位四岁男崽的母亲,和大多数工人一样过着没什么品味的生活,但她对目前的生活很不甘心,一直向往着有品味的生活。让章梅苦恼的是,尽管她看不起油田的很多人,但她却和他们一样过着差不多的日子。十七岁高中毕业,待业一年,十九岁招工考进钻头厂。找了一个众人眼中不好不坏的男人,生了一个不聪明也不笨的儿子,拿着和大家差不多的工资,上着和工人们相同的三班。章梅觉得这样的生活真是没有一点意思,照这个惯性下滑,必将和油田其他人一样,平庸而沉闷地度过一生。
章梅是有追求的,她总想把生活折腾出一些花样来,所以章梅就离了婚。
上了趟厕所,身上轻松多了,想接着睡,却怎么都睡不着。章梅的身子陷在宽大的床上宽大的被子里,像一只偷偷打量别人家大米的老鼠。大米是别人的,爱情和幸福婚姻也是别人的。章梅觉得哪个地方有点疼,似乎是脚,头脑,又似乎是床和电视,一切东西都可以疼,又一切都不是,任何地方都不疼。离婚一年了,章梅经常这样莫明其妙。对于离婚,章梅是不后悔的,至少到现在,她还没有后悔过一次。章梅经常问自己,自己真是结过婚的人吗?真是和那个叫张希望的人共同生活过五年吗?太不可思议了。
女人在爱情婚姻上犯了第一个错误,后面会紧跟着犯一连串的错误。章梅在江汉油田算不上漂亮女人,中等略偏上,但是章梅的眼睛特别,眼神会说话。女人只要有一点特色就能走俏,何况章梅的眼睛对男人们来说,具有杀伤力。章梅当初有很多追求者,但张希望长得像中学时期往章梅书包里塞情书的某个男孩,后来那男孩全家迁到辽河油田去了,章梅只存了一份甜蜜慌乱的感觉。拒绝了其他追求者,选择了张希望,章梅马上就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这个张希望天生只是当工人的坯子,没有文化不求上进。好在没有结婚,章梅想一切都还来得及。
当时章梅还是学徒工。某一个下午,章梅和青工们一起学打麻将,张希望比章梅早进钻头厂两年,是钳工,章梅是总装工。章梅打了一张牌,张希望说,臭。章梅眼睛往上翻了一翻,又摸一张牌,打出去,下家吃了。张希望说,臭。章梅心里一股恶意往上涌,使劲往下压压,又摸一张牌打,对家和了。张希望又说,臭。章梅把牌猛一推,麻将哗啦啦掉在地上乱蹦。章梅呼一下站起来,说,臭臭臭,你说谁臭?张希望说,章梅,我没说你臭,我说你手臭。青工们笑。章梅的眼泪在眼眶里转,张希望连忙更正说,我是说牌,牌臭。章梅猛地尖叫一声,屋子里的人吓了一跳,章梅冲出门往外跑了,青工们才回过神。青工们喊张希望,愣着干吗?快去追呀。
章梅没有目的的往前跑,一边跑一边想,受够了,真是受够了,这个男人,有什么用,约一次会,不是亲就是摸,想听他谈谈人生和理想,却半句都没有,有什么意思!今天一定要跟他断了!章梅在奔跑中碰到了比自己晚参加工作一年的师弟。师弟喊,师姐!章梅止住脚。师弟看见了章梅的眼泪,说,师姐,谁欺负你?张希望跑来了。张希望揽章梅的肩,章梅挣脱了。张希望说,章梅,你听我解释。章梅说,我不听。张希望又用手去揽章梅的肩。章梅的师弟指头戳到张希望的鼻尖说,滚远点。张希望懵懵地问,你是谁?话音还没落,师弟的拳头已经飞过来了。
张希望被打翻在地,血溅了满脸。章梅和师弟都吓呆了,两个人慌里慌张把张希望朝医院抬。章梅师弟问,师姐,他是谁?章梅说,是我男朋友。师弟说,师姐,你怎么不早说?章梅一边气咻咻地抬手,一边说,我来得及跟你说吗?你怎么下手那么重?师弟说,哎,我哪想到他那么不经打。抬到医院门口,章梅才发现张希望没有了两颗门牙。章梅让师弟背张希望上楼,折返身去找,在一棵树的下面找到了张希望的两颗门牙。
当天晚上,章梅在张希望的宿舍照顾张希望。章梅的内心充满了内疚。夜一点一点地弥漫下来,缺了两颗门牙的张希望豁声豁气地说,章梅,梅子,章梅子,我爱你。章梅趴在张希望的身上,心里被内疚一扯一扯地动。张希望的手在动,到关键地方,章梅推拒了一下,张希望又开始豁声豁气地表达爱情。章梅怕他开口了,心一软,张希望就成功了。几乎就在被张希望刺破身子那一秒,章梅就后悔了,章梅发现自己犯了第二个错误,这个错误比前面的错误更大更致命,但是由不得自己了。章梅事后望着床单发呆,床单上的血水印子像海岸线,弥弥漫漫。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