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生活


□ 吴 君

李媚的丈夫移情别恋了,所以她也想找个男人玩玩。在火车上,一个男人引起了她的注意,而这个男人也被她吸引住了。两个人开始交往。可后来,这个男人却回到了妻子身边,并劝李媚游戏路上要小心。然而,这时的李媚意识到自己原来也许是一个放荡的女人……

李媚没有想到是在这个时候认识梁显的。引起她注意的是他一口跟她一样地道的家乡话,就是这个操着和她一样的方言的人左手拿着一个新式手机,右手拿着一个更新式手机躺在已经缓缓移动的火车上拼命地呼叫。火车是向长沙开的,而他在电话里却说,他正在潮州谈生意。车开出去很远了,他才停下来。李媚并不正眼去看这个人,她不喜欢这类男人,太张扬了,尤其是相貌,留着小胡子,眼睛也太大了,一点也不含蓄。看人的时候直盯进人的肉里,手也又粗又短。但这个时候他却看见一脸不屑的李媚了。原因是这节车厢附近女人太少了。如果在平时像李媚这种其貌不扬的女人,他是不会去多看一眼的。但此刻他却觉得自己太无聊了。近来他对飞机有恐惧,所以选择火车。火车上没有事可干,吃得又很饱,没有漂亮的空姐给他的眼睛降压。任何时候都要有个女人才行,否则就是残酷。于是他努力多看了几眼二层铺上的女孩子。只见这个女人长了一双细长的眼睛。鼻子和嘴都是小巧的,算不上漂亮但还算顺眼。浅黄色的T恤衫束在苹果牌牛仔裤里。仅看这身装扮也就知道这是深圳的一个公司里的普通文员。
“准备套瓷了。”李媚心里想。
“你有没有看过《孽债》。”他一边脱衣服一边同李媚说话。他脱得只剩下一个红色的内裤了。李媚厌恶地把脸转向墙壁。“哎!你这个人,你到底看过没有啊!就是这本。”他把一本很厚的书压在李媚身上。而他的一双令人生厌的大眼睛盯着李媚,等李媚回答。李媚感到自己今天真是倒了霉。看来非要同这个不喜欢的人说话了。“我没看过,因为我不喜欢这类书。早过时了。”她鼻子哼了一句。“那你喜欢看什么书呢?”他样子有点可怜。“我什么书都不喜欢。”
“噢。”他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
他的样子,李媚又好气又好笑:“英语,我正学ABC。”
“Make your dream come true……”他说了一句英语。
“我听不懂。”李媚发现这个男人的发音比较像外国人。
“你学了多久了?”
“你看我连你讲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你说会学了多久了。”
“噢!”他呼了一口气,好像满足了。然后又继续盯着李媚看。
李媚把身子拧过去,又继续看书。这时又粗又短的手掏出橘子和提子递到李媚的头上:“快吃吧,没有下毒药。”
李媚被他的话逗笑了,接过来说:“谢谢!”
“噢,我忘记了介绍,我叫梁显,栋梁的梁,显耀一时的显。我的下场也是显耀一时。”
李媚看着他指着鼻子介绍自己的样子笑了。她喜欢会自嘲的男人。就像一个人已经把伤疤指给你看了,你就不能再指出他其他的残疾了。在后来的一些无聊的日子里,李媚倒是认真地回味了梁显这个人。
“你是干什么的,小姐?你不用告诉我单位。”
“我是……”李媚还是犹豫了。
“我只问具体干什么的,没有其他想法。”
“我是一个外资厂的打字员。”
“噢!你是用486?还是……”
“我是用一般的电脑,什么型号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小打工。”李媚心里觉得好笑。什么486、586,整个一个老古董。
“不,不要这么讲,谁不是打工呢。”他的样子有点像是一个老大娘。
“那不同,看你的样子就是一个老晒(老板)。”
“别这样说了,我不过是有点钱,但你不久以后是个什么董事长也说不准呢?冒昧地问一声,小姐贵姓?”
“恐怕今生你是看不到我当董事长这一天了。我姓黄。”说完了这句话,李媚有点吓了一跳。怎么脱口就说出自己姓黄,可能是下意识吧。她想了一下。
“你的意思我的命很短?”男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做了一个鬼脸,让李媚想笑了。
本来李媚对梁显是没有用什么计的。她只不过是不愿意同这类男人有着更多的接触。所以玩起这种游戏就显得比较自如和潇洒。她越是这样,梁显看起来也就越发觉得她不可捉摸和神秘。神秘这个字眼太好了。谁都可以创造,只要你不喜欢他。目前不求于他,你就能做。反之你就显得笨拙没有美感。
李媚睡下的时候,还得意了一下,她知道身后的家伙一定正看着自己,头脑里想着她。想到这里,她笑了,这种男人不会让她多花心思的。于是她很快就睡了过去。直到她被一阵“黄小姐,黄小姐”的叫声吵醒后,她才肯定了自己方才真的睡过去了。而眼下醒了,并且是去约会。“你终于醒了,你不能再睡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