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豆汁


□ 杨建业

  喝豆汁作为一种饮食习俗,进入了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是很多人没想到的,同时也使热爱豆汁的人感到万分欣喜。我亲身参与了北京豆汁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工作,对北京豆汁从感性和理性上也都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很小就喝豆汁儿了,但喝过的地方并不多。小时候住在天桥。长大后喝得最多的,就是在磁器口的锦馨豆汁店里的豆汁了。我1993年调到崇文区文化馆,文化馆的白楼在磁器口的西北角,锦馨小店在路口的东南角。那时候,崇外大街还没有扩宽,从文化馆里出来,几步就进到了豆汁店里。
  北京城里的小吃店,面积都不大,锦馨也一样。那时候,进门右手边是卖货的柜台,玻璃格子后面摆着焦圈、烧饼、糖耳朵和驴打滚等小吃。柜台靠北头支着两口大锅。一口锅里是羊杂碎汤,另一口锅里就是豆汁儿了。店的左手捋墙放着四五张方桌。要了豆汁儿,就坐在那里喝。那时候,豆汁还是一毛钱一碗。要咸菜,单加钱。
  喝豆汁儿也讲究缘分。和豆汁儿没缘的人,第一次见到豆汁儿,就被那味儿给弄掰了。好多不喝豆汁儿的人问喝豆汁儿的人,怎么就能喝得惯那股味儿?我也奇怪他们这么问。从喝豆汁儿那天起,我就没觉得豆汁儿有什么让人咽不下去的味儿啊。我是在天桥长大的。我家原来就住在那条斜街的北边。往斜街里面走,有两家小吃店。往北一点,过永安路那条小马路,也有两家小吃店,都卖豆汁儿。3分钱一碗,给一小碟辣咸菜丝。那时候还是小孩子,兜里没几个家长给的零花钱,但只要能有机会进小吃店里,同学们都要5分钱一碗的糖豆浆,我只喝豆汁儿。这时候,同学们就把我轰到另一张桌子上去。我也没怨言,自顾自喝得很香。
  等到我能挣工资的时候,北京的城市发展也快了起来。很多房子都拆了。马路两边的小吃店都没了。我天天上班下班回到家,走的差不多是同一条路。这一路上所有的小吃店我都进去过,但没有一家卖豆汁儿。豆汁儿完全在我的生活之外了。有一阵子,看见街上有挑着挑儿叫卖豆汁儿的,下了几次决心也没敢尝一尝。直到调到文化馆,才又开始喝上豆汁儿了。
  豆汁儿这东西让人上瘾。我的办公室在文化馆的7层,往窗户前一走,就能看到锦馨小吃店门前进进出出的人。一看到那里面,心里就跳跳的,禁不住想要下楼去要上一碗豆汁儿。那酸溜溜的东西一灌进肚子里,就踏实了。锦芳里也卖二锅头,于是有时候来了朋友也把他们请到这里来。在酒足饭饱之后,我给他们一人上一大碗豆汁儿,告诉他们这东西能帮助消化,能减肥。这些从不喝豆汁儿的人也就晕晕乎乎地喝下去了。等酒醒了之后,他们打电话骂我,说你小子给我们灌的什么玩意儿,回家就被老婆骂了。但下次他们再找我,碰到饭口时,都会说:吃什么饭啊,就喝豆汁儿行啦。
  真正的吃客不问出处。但知道一点来龙去脉,也不失为一道下酒菜。
  要说锦馨的豆汁儿来历,那要追溯到早年间北京城里有名的豆汁儿丁身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