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傻 燕



  
  “傻燕,在那里呢,在这里呢,快捡,快捡啊。”弟弟笑着从楼上一边丢花生壳,一边朝我挤眉弄眼。我争不过弟弟,吃不到花生,只能捡花生壳吃。
   “傻燕,没见过比你更笨的!又考了个8分,全班又被你拖后腿了,真倒霉,怎么摊上个二百五,读啥书呀?”班主任很讨厌我。
  “傻燕,死哪里去了,妹妹尿了一裤子,也不去换,猪饿得都要跳栏了,真是该打!”娘经常大声骂我,打我。
  “不听话,就像傻燕一样,歪脖子斜眼睛的,难看死了。”村子里的人都这样吓唬他们的孩子。
  他们都叫我傻燕。是因为娘生大姐时落下病,医生说她以后不能再生了。在农村,只生一个女孩等于没生孩子,娘最大的心愿是生一大群儿子。于是,到处寻医问药,吃了很多偏方草药,结果把我生傻了。她哪是不能生啊,简直是太能生了,生下我之后,就以三年两个的速度一口气又生了一个弟弟三个妹妹,如果不是开始计划生育了,估计还能生一打呢。
  邻居,弟妹,亲戚都说我傻,其实我心里可明白了。我可不会像一根筋的美云,管自己的亲爹叫“柱子”;也不会像狗屎华,歪着脖子瘸着腿,走起路来歪歪扭扭,专在垃圾堆捡东西吃;甚至比话篓子憨杰还灵醒些,不像他,别人问他啥就答啥,傻不啦叽的。我不打人,也不骂人,就是算不清数,记不住字,考试老考零分,不爱说话,很多人都以为我是哑巴呢。
  其实,小时候,我特爱顶嘴吵架,说起话来比剁地瓜藤还麻利,噼噼啪啪,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看大家笑,我也很开心。
  有一天,上学的上学,出工的出工,就我一人在家里剁地瓜藤。相比上学,我还是喜欢坐在天井剁地瓜藤,简单,不费脑筋。我可以一边剁,一边念念叨叨地说自己的话,想自己的事。
  “咚咚咚,咚咚咚”,剁猪草的声音淹没了杂沓的脚步声,是伯父回来了。
  伯父的官有多大,我不清楚,只知道他脚一跺,整个铜村都会抖起来,一回家,定会前呼后拥,浩浩荡荡。只有瘫痪的爷爷不屑一顾,常常望着威风凛凛的伯父背影,幽幽地说:“得意时勿忘形哦!”
  这次伯父来得好安静,似乎故意不想惊动人。他站在我面前许久,突然笑着说:“傻燕,好麻利的手脚!”我被他吓了一大跳,生气了,脆生生地答道:“鬼套态(骂人的话),谁是傻燕,我是你燕姐!”伯父一愣,接着哈哈大笑:“好好好,燕姐,燕姐,我叫你燕姐。”村长友亮伯和下村的学林叔,紧跟在伯父身后,像狗似的围着团团转,跟着伯父哈哈大笑。看到大家都笑,我也觉得好玩,嘿嘿两声,不再理他们,继续剁我的地瓜藤。
  那天傍晚,天还没黑,爹就回家了。他将锄头畚箕重重地放下,就一脚将我踢起。我像一只折翅的燕子,被踢飞到厅堂的另一角。很快,雨点般的竹鞭条纷纷落下,我抱着脑袋蜷缩一团,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就可以躲开这场突如其来的暴打,可是,无处可躲,我被打得哇啦哇啦乱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