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追逐啊,追逐


□ 纪 莹


好累呵。
年少抛人容易去。真的。
少年的故事和那些青春呵,就像带着露水的翅膀,慢慢的,轻轻的,却是坚定的远去了。
——金玲



“金玲,金玲子。”
穿着一身的军装,戴着军帽,车把前挂着个军挎,脚下的北京布鞋上面是一双白得耀眼的袜子。这个在青春的药水里浸泡着的男生叫贾通斌。他的脸上洋溢着无知的无畏的无法无天的勇猛。这是时间的造化。对,就是时间,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它不让人懂得事故的时候,那么就别去弄懂。生活在那个时代的大院里的贾通斌就认真实践着这个原则。他骑在自行车上,一只脚点地。这种造型在那个年代,就跟现在开着大奔在你面前刹了一脚似的。
“干嘛去?”
“不干嘛。”
“嗳,我们院儿小礼堂放电影,想看吗?”
“不想。”
“你这人怎么这样,连名字都不问,就不想去!”
“问不问都一样。”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抬举!”他挺了挺胸,满脸的青春痘也跟着活跃起来,每一个含苞欲放的“豆蔻”里都是将要迸出的怒火。
金玲不说话,她鼓着眼睛毫不示弱地看着他。也许脸上充满了叫做“愤怒”的神情?不知道,反正这种眼光封锁了贾通斌的语言和行动。
“哼!下午放学我在学校门口等你。”他用不再争辩的口吻说完就骑车走了,剩下一地霸道。
“流氓。”金玲在心里恨恨地骂道。
那个时候的“流氓”大概是一个使用率较高的词。很多人和事都适用。而用在贾通斌身上似乎更贴切。在那个年代(请允许我用历史的、发展的方法来讲诉,这样可能会更客观一些)他也许真的是个令人讨厌的流氓。他是这学期开学才转到这所学校,在转学前的那个学校里,他无非就是和同学打了点小架、伤了点小骨头、住了点小院。说起来真不是什么大事,但学校表示他们坚决不能收他成为新学期的学生了。仅他一个就足将校风败坏殆尽。有那么严重吗?所以他现在成了一零八中学初三(四)班的新生。他到这个班,从第一天开始就未想过要收敛,他尽情地展露他的天性,以天才的号召力与班上土著的坏蛋结成了牢固的友谊与同盟,并成为他们的“领袖”。他们在一起就想着法欺负那些好欺负的老师、学生、小孩子。尤其是女生。将足球踢在正走路的女生身上,把嚼过的泡泡糖粘在女生的头发上,抢她们的东西,乱翻她们的书包。有一次,他们从一个女生书包里翻出一根卫生带,老天!居然有这么邋遢的女人,上面的斑斑血迹真令人作呕。可这帮天生的坏坯子们却像找到了一件宝贝那样兴奋!他们举着它像摇着一面旌旗,在讲台上冲过来冲过去,狂欢不止。女生们都臊得不敢抬头,心里又恨又怨她为什么要把这样的东西带到学校,放在书包里!卫生带的女主人终于在满面通红的无地自容中号啕大哭。从此,她退了学。能引起人的注意力的应该是特别的,要么特别好,要么特别坏。贾通斌是后者。而往往坏的东西更扎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