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花山上的洋土匪


□ 李永生

  (一)洋兵遇险幸遇土匪搭救
  
  1942年的一天,涞阳金花山土匪郑堆子救下了一个跳伞逃生的美国飞行员。
  那天,郑堆子带领十几名手下下山,去城里找姑娘们寻乐子。这帮土匪做事不是很恶,不欺负穷人,也不抢女人,实在熬不住了便去城里的青楼找姑娘们寻乐子,土匪们管这叫“泄火”。土匪们个个精神亢奋,一路上说说笑笑。行至半山腰的时候,郑堆子忽然站住了,手搭凉棚直往远处的天空瞧。土匪们也都站住了,随他往天上瞧,便看到了一架飞机。因为离得太高太远,起初看到的只是一个黑疙瘩。有的土匪只当是什么怪鸟,渐近了才看清是飞机。飞机嗡嗡怪叫着醉汉般摇晃着朝他们这个方向飞来,身后还拖着长长的一道黑烟。不久,飞机便庞大起来,轰鸣声也越来越大,惊得满山的鸟儿扑啦啦飞起来,几乎遮住了天上的太阳。这时,土匪们看见有人跳伞了,那飞机却飞越了他们的头顶,向远处的山峰扎去。随即,远处传来巨大的爆炸声,惊得土匪们浑身一颤。
  郑堆子来不及多想,一挥手便领着大伙朝降落伞飘落的地方追去。土匪们大汗淋漓地跑到降落伞跟前时,见伞和人被挂在了一棵大树上。那人正急切地撕扯身上的绳子,见了众匪,喊道:“救我!”郑堆子问:“你是谁?”那人大喊道:“先救我!”郑堆子努努嘴,几个土匪猴子般上了树,用刀割断绳子,连拖带架把那人救了下来。
  那人是个大个子,大鼻子蓝眼睛,穿一身绿军装,腰间还别了手枪,郑堆子先是下了他的枪。那人满脸是汗,摘下了帽子,露出一头金黄的卷发。郑堆子问道:“你是老毛子?外国兵?”那人点点头:“美利坚合众国第十航空队,麦克中士。”郑堆子还想再问点什么,一小匪忽然指着远处喊道:“大哥,有情况。”大伙顺他指的方向望去,见山口处腾起了一片尘烟,隐约还听到汽车摩托车的声音。麦克喊道:“日本。”郑堆子一挥手:“回寨子。”
  土匪们搀扶着大个子麦克急急朝山上赶。到了山顶远眺,果真见一群鬼子兵围住了那棵挂着降落伞的大树。
  
  (二)归队遭拒麦克暂留匪窝
  
  土匪们把麦克架到屋里,他便一屁股坐在了土炕上,喊着要喝水。一匪端来一瓢水,他接过咕嘟嘟一饮而尽。土匪们大都第一次见洋人,好奇地把他围了个圈。一匪偷偷朝他脑后吐了口烟,那头卷毛便袅袅起一股烟雾,众匪窃笑,却被郑堆子白了一眼。郑堆子坐在麦克对面,挖了一锅烟点燃,饱饱地吸了一口。麦克望着那烟袋锅,喉结动了一下。郑堆子把烟锅递过去:“你也吸?”麦克笑笑,接过来,用大拇指摁摁烟丝。土匪们大笑:“老毛子还知道瓷实瓷实。”麦克吸了几口烟,把烟锅又推给了郑堆子,郑堆子便开始盘问他,麦克有问必答,郑堆子了解了事情的大概。
  原来,麦克确实是美国飞行员,是“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的战士。这支队伍隶属于美国第十航空队,由美国飞行教官陈纳德组建和指挥,专门帮助中国人民抗击日寇。1938年,陈纳德在昆明设立航校,以美军标准训练中国空军。1941年,在罗斯福总统的暗中支持下,陈纳德以私人名义招募美军飞行员到中国参战。他们作战勇敢,屡创日军,令敌人闻风丧胆。“航空队”的队徽为插翅老虎,于是他们便有了“飞虎队”的美称。“飞虎队”共约200多名美军士兵,麦克是其中之一。麦克是个中国通,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他祖母是中国人,所以他有四分之一的中国血统。麦克的祖父早年在中国上海开办洋行,麦克两岁的时候随父母来到上海,和祖父祖母一起生活,后在教会办的学校读书。祖母是位大家闺秀,念过私塾,知书达礼,经常向麦克传授中国文化。麦克自小对中国的古代军事感兴趣,十三四岁便半生不熟地念《三国》,磕磕绊绊地读《孙子兵法》,还看《三十六计》。有一次祖父生意出现麻烦,他让祖父用“围魏救赵”的法子解了难题。十七岁那年,麦克回国,到耶鲁大学学习,毕业后应征入伍成了一名航空兵。不久,赶上陈纳德组建“飞虎队”,麦克便报了名。“飞虎队”主要负责为中国士兵空运给养,并保护中国最后一条对外交通补给线——滇缅公路。除此之外,陈纳德还不断派“飞虎队”战士到中国内陆各战区,协助中国空军在华北、华中等地区作战。那天,中美两国空军又在保定上空与日本鬼子殊死搏杀,麦克便参加了战斗。他一连击落两架日本“零式”战机,后被三架敌机咬住,尾部中弹,加之导航系统失灵,迷失方向,最后飞到了涞阳,眼见飞机要爆炸,麦克跳伞逃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