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下洼村的一场决斗


□ 韩永明

  关海鹏回家过年的第二天,就挨家挨户地宣传,要和狗日的张宝贵来一个了断。他走到我们家的时候,这样说:老子就不怕他有好多钱,老子就是这条命不要了,也要解决张宝贵,为风斗岩除去一害。
  因为大人们的津津乐道,我都知道关海鹏为什么会这样憎恨张宝贵。张宝贵是村上第一个办起经销店的人,发富得很,常听大人们说,如果他把飘在山上的钱(村民的赊货款)都收起来的话,可能就有三十万了。当然大人们说得最多的并不是他的财富,而是他搞女人的事,有人说他把村上看得入眼的女人都搞了。
  关海鹏像所有打工的人回来一样,一坐下来,就从衣兜里掏出一包香烟,给父亲递一根。父亲也像对待所有打工者一样,说唉唉你是客呢,该我给你找烟呢,可还是一点也不含糊地伸出手把烟接下了,然后夹起一团通亮的火食把烟点了。关海鹏这时又给母亲递烟,说刘婶您学会了吧,然后很固执地把一支烟塞到母亲手中。
  母亲把关海鹏塞到手里的烟递给父亲,说,海鹏子,你不要听别人说三道四。现在村上的男人都外出打工了,家里面都是些女人,女人就喜欢说淡话。你怎么就能肯定你老婆白梨花让张宝贵上手了?
  关海鹏说,刘婶,不瞒您说,白梨花那个贱人自己都承认了。
  关海鹏说到这里时,把二郎腿放下了,说了昨天他和白梨花一起去窖洋芋的事,说他把白梨花带到野岩屋去窖洋芋,白梨花在前面走,他在后面用挖锄把子打她的腿子,走一步打一把子,一路打到野岩屋,直到白梨花跪下来求饶。
  虽然我们家火垅屋里光线很暗,但我可以感觉出来关海鹏此时的忿怒,我还看到火光把关海鹏四溅的唾沫照得晶莹透亮,有点像在燃放一束束礼花。
   母亲对关海鹏这样很有些不解,说,海鹏子你听我劝一劝,就说白梨花有什么不对,你是她男人,哪有自己的男人到处广播,说自己的老婆偷人养汉的,还吹自己打人,难道这是一件很光彩的事吗?
  关海鹏说,刘婶您错了。老婆不守妇道,教训她,是男人的职责。张宝贵像一头公猪一样,奸淫人妻,是祸国殃民,我这是为民除害,我不管这光彩不光彩。我还给刘婶你说了,我今天专门走村串户,要让村里所有人都晓得。
  母亲这时只好说,你冷静点冷静点。我真怕你们闹出什么事来。
  关海鹏走后,母亲对父亲说,你去张宝贵那儿一趟,给他个信儿,大过年的,让人家躲一下。
   父亲却不愿意:这几天正是他做生意的好时候,他会离开?
   父亲这种心思非常对我的路子。我很有点想看看村上有人打一架。因为现在村上有点太死气沉沉。村上只有我这么一个小孩,我没有伙伴。张宝贵曾经这样说我们村上的情况,我们现在村上能看到一点生气的东西就是小成子,然后就是在路上跑着的狗。
  也确实是这种情况,现在村上很少见到蹦蹦跳跳的人,只有狗一群一群地,充满欢乐似地小跑。
  我不知道父亲不愿意去给张宝贵通风报信究竟是出于什么考虑,但我希望他不要去。虽然张宝贵对我并不坏。每次父亲或者母亲要去买什么东西时,把我带着,张宝贵就会毫不吝啬地把账结清之后,拿几颗糖或者一包快餐面给我。去年过年的时候,还送给我一挂鞭炮,而且还摸一摸我的脸,说下洼村就看这个小把戏的戏了之类的话。但我却并没有喜欢过他。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
  现在,只要张宝贵不逃跑,我就等于可以在家门口看一场精彩的大戏,这可是我求之不得的,所以,在父亲说出张宝贵不会离开的话后,我立即附和了:海鹏子不是说他挨家挨户说了吗?还在乎我们给他报信?
  母亲显然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你一个小娃子晓得什么?大人说话不要插嘴!
  不是那次他被人锁了还有人给他送梯子吗?我抢着说。
  母亲这次没有教训我,她显然对我如此雄辩有点估计不足。她对父亲说,你就不要磨蹭了,办年货的时候,忘了买冥纸,你就去买些冥纸,看看情况再说。
  父亲朝地上吐了一口,声音直直地说,你就喜欢操淡心,牛打死马,马打死牛,管别人这些事做什么!要去你去!
   父亲说出这几句话,我差点拍起了手掌。我看见母亲无奈地转过身去了灶房。
  我立即坐到父亲身边去,抱住了他的大腿,问道:海鹏子和张宝贵真会打起来吗?父亲说,你想他们打?我毫不掩饰地说想,父亲摸了一下我的脑袋。我想父亲大约也希望他们打。我又问张宝贵已经知道了吗,既然海鹏子这么大喊大叫的?父亲说早都晓得了,说不定他早就关门了,跑了。
  这使我心里顿时有了一种失落感。如果张宝贵知道海鹏子要找他算账,他肯定会溜走。论打架,张宝贵绝对不是海鹏子的对手,这我知道。
  我决定去侦察侦察。
  张宝贵的店子距我们家并不远,我几乎是一出门,就听见了张宝贵家里那个家庭影院里传出来的歌声。张宝贵确实太有钱了。他的家庭影院什么时候都开着,几乎半匹山都可以听到里面传出的歌声或者放武打片的声音。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