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遗物,纪念品,或记忆碎片


□ 陈启文

  1

  刘小雅拎着一只空纸袋出门时,一般是黄昏。在每天晚餐过后直至晚自习之前的一段时间,很少有人知道她去哪儿了。这是她一直守口如瓶的秘密。事实上也很少有人注意她,这是一个往人群里一走就会迅速消失的身影。

  她仿佛独自穿行在自三的世界里。这几天天气热得出奇。她在街上走,眼睁睁地就看见有人走着走着突然中暑了,脑袋往前一栽就栽倒在地上了。刘小雅也感到了这奎南方城市无与伦比的酷热,但还从来没有这样栽倒过,哪怕浑身流着汗,她看二去还是一脸的从容和平静,那是一张长满了粉刺的小脸,在闪烁的汗珠中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

  现在,她已走到了一个叫帝豪花园的高档住宅区。看着那道被晚霞照得红彤彤的罗马式拱柱大门,她好像就要走进去了,却出人意料地拐了一个弯,走向了小区围墙外的一个垃圾箱。这个垃圾箱比一间房子还大,看二去也挺漂亮,但里面装满了垃圾。这其实没什么,哪怕再漂亮的小区也会制造出源源不断的垃圾。奇怪的是,这女孩一走到这垃圾箱边上就有些莫名的兴奋了。在动手之前,她先像做贼似的东张西望了一阵,兴许就是这种做贼的感觉让她感到兴奋。很快,她就从一直拎着的纸袋里拿出了一副透明的薄手套戴_二了,连两只脚也用塑料袋套上了。然后,她又从纸袋里拿出了一把乡下人夹柴火用的火钳,这家伙在城里现在很少见了,也不知她是从哪里找来的。她就用这把火钳在垃圾箱里扒拉起来,随着一阵一阵翻腾起来的臭味,她进行得相当熟练而麻利。那把对金属特别敏感的火钳,好像夹住了什么,随即咣当地发出一声空洞的响声,一只易拉罐就被火钳从垃圾箱里夹了出来,一眨眼就飞进了那只纸袋里。这个动作非常快,快得就像那只易拉罐是自己跳进去的。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对于她,这将是一个相当美好的黄昏。然而,这一切都被一个暂时还处在匿名状态的女人看见了。刘小雅后来想,如果她提前看见了这个女人,也许就不声不响溜走了,后来也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但她当时干得太投入了,根本就不知道那一双眼睛已经看了她多久了。她撩起衣袖来揩额头上的汗水时,手下意识地一抖。一个女人,一个像画皮一样漂亮的女人,正瞅着她笑呢,笑出一口灿烂的白牙。

  一种极度的尴尬,让刘小雅那长满了粉刺的小脸登时涨得比晚霞还红。她知道,从这个黄昏开始,她的秘密就要被人戳穿了。但这个女人显然比她想象的要有修养,她并没有当即就戳穿她,也没有走过来,而是隔着十多步远的距离问,哎,小妹,你在找什么呢?

  这至少给了刘小雅一次喘口气的机会,她喘了口气,比刚才沉着了点儿,说,找……找东西,我的东西丢了。这话自然是早就在心里编好了的,她这话也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可说出来还是忍不住脸红。她面皮儿薄。

  好在那女人也没再逼着问,又开始打量她。看上去,她还真不像是一个拾破烂的小姑娘,那只装破烂的纸袋很漂亮,很时髦,是城里人常用来在超市里装东西的,赫然印着一排大写英文字母,MEMENTO,洋味儿十足。看了这纸袋也没人会把她当成一个拾破烂的姑娘,好像她真是在寻找一件失落的东西,甚至是一串项链或珠宝什么的。她也尽量把自己往一个大学女生的样子打扮,不想让谁看出她是个刚刚进城的山里妹子。她甚至还在胸口别上了一枚华南大学的圆形校徽,那可是一座让多少人向往的重点大学,但这个校徽别在她十七岁的瘦小扁平的胸脯上,看上去多少有些别扭,像一枚钉歪了的纽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