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事实”及其解释的历史


□ 程 怡

  摘 要: 被看作是文学史基石的“文学事实”,实际上是在文学史书写过程中形成的。和历史事实不同,其最初文本并不是对曾经发生的事件的记录;这些文本在解释某些现象的同时,也被反复地解释着。两汉以来的经学传统使以往的“文学事实”被大量的伦理主义所遮蔽。按照福柯的观点,历史的言说积累得越是重重叠叠,缺失的东西也就越多。因而,中国文学史的撰写者,必须多角度、多方位地去考察既定的文学事实,对构成“文学事实”的诸多因素进行全面、细致的考察。这正是完成与过去之间对话的方式。
  关键词:文学事实 重写文学史 权力 
  
  讨论诸如“文学史重写”这样的问题,应该首先了解提出“重写”的大背景。自从上 个世纪八十年代末陈平原、钱理群等当代学者提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这一概念之后,关于文学史的“重写”问题,便数度吸引当代文化研究者们关注的目光。钱理群说,那“其实就是带着自己的历史与现实的经验和体验,带着自己的历史与现实的问题,去激发对象,强化对象的某一侧面,形象地说,就是用历史与现实的问题、经验、体验,去‘照亮’对象”。 ①然而对于研究中国古代文学的我们来说,“自己的历史与现实的经验和体验”很难照亮我们遥 远的“对象”。而我们自身——我们的眼光,我们的解释方法,我们在发掘事实的同时遮蔽了 的东西——在某种意义上,是否也应该成为被“照亮”的“对象”本身呢?
  
  一
  
  文学史的书写始于上一个世纪高等教育的需要。一般是把文学史作为大学文史类教科书的一种来编写的。它所承担的任务是让学生了解中国文学从古迄今的发展概况。一代有一代之文学,这个“代”的概念,不是文学的,而是历史的。中国文学史,实际上是以朝代更替来切割文学本身发展的脉络,并通过解释,再把切割下来的“局部”,拼接回那样一个“知 识的整体”。
  福柯说:“任何一个局部‘中心点’任何一个‘变化的模式’,如果 不通过一系列连续的联接最终归入一个整体战略,那么它就不可能发挥作用。相反,任何战略,如果它不以准确的、细致的关系为基础——后者不仅不是它的实施与后果,而是它的支点与锚地——它就无法获得整体效果。”②福柯所说的“整体战略”,在任 何一部文学史中都不可避免地存在。文学史教育正是通过这一连串的切割和拼接的“局部”来完成其整体战略的。这是最一般、最正规的文学史的写法和讲法。我们的文学史家,正是通过《诗经》以来的既定的“文学事实”(姑且将构成文学史的基本事实这样定义),描述中国文学的发展脉络的。我们也许可 以把此类文学史的写法大致称为时间线索上的描述。从来也没有人怀疑过这些“局部”本质上的真实性,因为它们是由“文学事实”构成的。当然,还有一些文学史有点儿类似拼图,把文学作品分体裁进行发生、发展、蜕变过程的描述,比如中国诗史、赋史、中国乐府文学史 、词史、戏曲史、小说史等等。此类描述尽管多了一些平面与空间的层次感,但只要是谈发生 、发展、演变的过程,就不可能没有一个年代学的、线性的“时间主轴”。就我们所能看到的 文学史而言,所有由文献以及对它们的解释构成的文学事实,都在这样一个主轴上占有其确定不移的位置。这仿佛在表明,文学史家们恪守着实证主义的原则:“首先确定事实,然后从 这些事实中得出结论。”③中国古代文学研究领域,对于这样一种 “实学”方法,更是近乎顶礼。让事实来说话,并孜孜圪圪地去发现新的事实,从来都是本专业研究者们的学术追求。面对重写文学史的问题,我们很自然地就会想,已经有那么多种文学史摆在我们的图书馆、书店和个人的书架上了,如果不能提供大量新的文学事实,这样做有意义吗?即使能在前辈精耕细作的领域发现一些新的“文学事实”,就足以重写文学史吗?这样一来,问题很自然地就 回到了“历史是什么”、“事实是什么”、“文学史及其构成事实又是什么”这一讨论层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