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党委书记舒有亮


□ 周 沈

过完年,还没出正月,我就从州里到这个叫做合鼓坪的苗族乡来工作了。
我来合鼓坪,不属于工作调动。我是一个技术干部,从省农大毕业后,就一直在州里的林业局工作,简单地讲就是与果树打交道。从技术员到助工,从助工到工程师,一直干的都是技术活,从来没混过一官半职。
州里要求今年每个州直单位对口支援一个贫困乡,分给我们局的就是合鼓坪。局长说,我们也没钱,自己还不知道去啥子地方化缘,哪有钱救济别人。可州里的任务又不能推,局长于是说,扶贫形式多种多样,给钱是扶贫,技术扶贫也是扶贫嘛。谁去呢,选来选去,技术干部就我们两三个人,而单身汉就我一个。局长就说,小张,这可是个锻炼的好机会,年轻人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你说是不是。我说,局长,你啥子也别讲,没问题,我去。于是我便来了这合鼓坪。
我在这个乡挂的职务是乡长助理,时间是一年。
山里刚下过雨,吉普车在颠簸的泥路上行驶。车子不时被一个个泥坑颠起,扬起的泥浆被抛向两边,也溅在车身和车窗上。没过多久,吉普车便成了一辆泥车。司机小路骂了一句,娘的,昨天白洗车了。我没有吱声,只是点上一支烟抽起来。
虽然已经立春,但山里还是隆冬季节。四下里萧瑟得很,走了许久也没看到一个人影。我们这个地方,是典型的老少边穷地区。说老,这里曾经是贺老总起事的地方,方圆百里都曾经闹过革命,就在眼前的这片山头上,大大小小也打过几十场战斗。说少,这里千百年来就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山下的土家族、山上的苗族在这里繁衍生息了上百辈子。说边,湘鄂川黔四省交界,不要说一脚跨两省,甚至一脚跨三省的地方在我们这里也能找得出来。穷呢,更不消说了,从远古到现在这里就不曾富庶过,石头山石头田,除了石头还是石头。所以,扶贫就成了与我们这个地区联系最多的一个词语,从中央到省里,再到州里,在这里都有定点扶贫的乡镇。
“张工,我跟你说,这车要是这么跑,不出半年就得进大修厂。以后上山你别再找我了,我这车遭不起这罪。”司机小路苦笑着说。
我也笑了笑,抽了一口烟,没有吞下去,又把烟吐了出来,于是车里的空气更加混浊了。
车子一直绕着盘山路往山上走,傍晚的时候才到了合鼓坪。
乡党委和乡政府就在路边上,只有几间石头房子,很旧,在潮湿的空气里显得更加落寞。其中的一间房子门边挂着三块牌子,分别写着合鼓坪乡党委、合鼓坪乡人大主席团和合鼓坪乡人民政府。牌子不知哪一年做的,木板已经开裂,上面的油漆也已斑驳,不过几个红色或黑色的大号宋体字经过雨水的冲刷却显得很是醒目。
“同志,你找谁?”旁边走过来一人,和和气气地问。
“哦,我是州林业局的,找你们乡的舒书记。”我边说着,边打量着这个人。这人四十多岁的年纪,中等身材,黝黑肤色,眼睛边上有几块更深一些的印记。里面穿了一件线衣,外面还罩了一件毛衣,一条黄军裤挽到脚脖上面,一双皮鞋上面沾满了泥巴。这人跟我说话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棵枣树苗。
“我就是舒有亮。你找我有啥子事?”这人说。
“哦,你就是舒书记,我叫张宏,是州林业局来扶贫的,这是我的介绍信。”
“你好,你好,早听说有州里的同志要来了。叫我老舒就行。”乡党委书记老舒伸出手来便要跟我握手,由于刚抓过树苗,手上沾了些泥水,他便不好意思地将手又在裤子上抹了几抹,然后握住我的手,使劲地握了几下。“屋子早给你收拾好了,我们俩在一屋,你住里间,我住外间,条件简陋了点,请你多担待。走,我们进屋去。”
乡里的这几间房子是七十年代盖起来的,为了能多住些人,每间房子都隔成了里外两间,不过这样一来房子便显得更小了。里外间各摆了一张木床和一张两屉桌,除此再无其他的物品。
我就在老舒的里屋住了下来。
接下来便是吃晚饭。乡里的食堂也很简单,里屋支了个灶,外屋放了张桌子,还堆了不少柴火。我进去的时候才发现,掌勺的师傅竟然是老舒。老舒看我进来,嘿嘿一笑:“我们这儿人少,谁在家谁就做饭,今天干部都下村去了,就我们两个。”
晚饭两个菜,一个炒苘蒿,一个辣椒豆豉拌姜末。“张助理,不知道你今天会来,好几天没下山了,也没别的菜,你别介意。”“我就爱吃这个,真的。”我说的是实话,我一向吃素,很少吃荤。
山里的第一夜的确有些难熬。关上灯以后,四周静得有些令人窒息。被子湿漉漉的,脱了衣服进去,冰凉冰凉,几乎没法往里钻。好不容易才把被窝暖热了,借着月光却又发现窗户其实已经变形,也不知有多少条缝在往里灌风。有一扇窗户几乎没有了玻璃,于是把纸箱板剪了挡在上面。这时,从外屋传来一阵阵鼾声,老舒早就睡着了。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也终于睡着了。
分享:
 
更多关于“乡党委书记舒有亮”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