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说二题


□ 杨玉祥

小说二题
杨玉祥

  一个惧怕结婚的男人
  
  保安中年丧妻,留下一个两岁姑娘。
  保安是公安七处的处级预审员。因为连续破了几宗命案,几年来都被评为优秀预审员。
  妻子走后一年多,保安结了婚。女儿姥姥家,也就断了联系。
  那女人是离婚的,身边有一个儿子。有好心人相劝,两窝孩子能合拢在一起吗?牛蹄子,两瓣着!保安说:“咱以诚相待。”
  保安除了留下吸烟的100元外,工资全部上交。再有急事要钱,可就难了。审个底掉不说,老婆如果觉得此钱不应该花,是一分钱不批。
  保安干搓手没办法。
  渐渐发现,她儿子花钱,老婆眼皮都不眨;保安女儿花钱,总是找各种理由婉拒。
  于是乎俩人吵架,谁也不服谁。保安提出离婚,老婆说离好说,钱甭想要回一个子儿。“凭啥?”保安问。老婆着腰站在他面前说:“我陪你睡觉,一天二百元,三年下来,二十一万六千元。你还欠我一万六千元呢!”噎得保安涨红着脸,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啪———”他抬手狠狠地了老婆一耳光。
  她一怒之下找到保安领导,说公安七处养了一个贪官,收犯人家属的钱。一查,的确有一个犯人,是保安小学同学的弟弟,保安在审案过程中,稍稍关照了一下,免予起诉。老同学给保安钱,保安死活不要,俩人当着老婆的面推三挡四,最后还是在出门时,把装钱的信封扔进老同学的车里。老婆认为他收了钱,自己私藏起来。
  保安有千万张嘴也解释不清,最后审查结果下来了,限他三个月自己找工作,离开公安队伍。
  保安揍了老婆一顿。不小心把她鼻梁打折了,按照法规,保安被投进监狱,拘留15天。狱警可不管你是不是警察,进去先让你蹲在墙角,也免不了挨同号的犯人一顿臭揍。等他从监狱出来,一双亮眸黯然了,一头青发一下子全白了。
  他们离婚了。
  他读的是公安大学,除了会干预审,是啥也不会。而且被公安系统清除出去的人,哪个单位也不愿收他。他失业了。
  可是女儿张着嘴要吃的。自己住的房子卖了。自己和女儿的北京户口卖了。
  他掖着几十万元钱来到内蒙集宁———新户口所在地,盘了一个饭馆,当了老板。几年下来,几十万赔光了,还欠下一屁股债。街道看着父女俩可怜,为他找了个物业公司保安的工作,每月几百元钱,住在一个低矮的棚子里度日。
  他曾经和两个女人有过感情的交往,当激情骤至,在床上缠绵之时,他往往变得极为清醒,拿出笔和纸,让女方写下:“我和保安发生关系,是自觉自愿的,没有人强迫我。”并要在落款处签下女方的大名。其中一个女人气得满脸羞红,提上裤子,甩门走了。另一个工工整整给他写完说:“要是不知道你受过伤害,又干过公安,我早就把你踹下床去了。”保安紧绷的脸舒展开来,抱紧了那个女人。可隔了一段时间,那女人反思这件事,认为他有精神病嫌疑,也就离他而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