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说爱情只是神话


□ 赵月斌

2005年冬天,我坐在空荡荡的电影院看《神话》,禁不住嗓子发痒,乐出声来,这种故事套路俺十多年前也曾捯饬过,现一经成龙大哥和韩国美女金喜善大肆操办,竟成“史诗巨作”了。影片中,成龙一忽儿是现在的考古学家,一忽儿是古代的金甲武士,而金喜善则是囚于古墓中长生不老的公主,她与武士前生无缘,却在两千年后见到了已转世为考古学家的情人……

1994年秋天,我刚到一个小镇中学当了语文教师,就幻想成为一名小说家,于是买了一个16开的硬皮笔记本,用了29天时间,一气写了7个短篇,都不太长,总共不到3万字的样子,其中第3篇名为《醒尸》,5000字。在这篇小说里,本作者以第一人称,满怀忧怨,悔恨交加,追忆了“我”跟白雪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的爱情传奇,并且装模作样地总结道:“白雪自杀是谁也意想不到的,公主白雪自杀,不只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她坦然的死如同她当年的沉睡。我已经没有悲伤。……我知道即使能醒来,白雪也不愿意了,虽然世间还有美好的爱情……”是的,《醒尸》和《神话》一样,都讲述了一个死亡与复活的故事:只是金喜善饰演的公主在墓室中长生也在墓室中就死,我的白雪公主走出墓室重新回到人间又重新死去。
那时候,我还热衷于在诗里贩卖爱情,热衷于把它哄抬成生命中最昂贵的消费品,所以也相信爱能回天转地,能使死者复生,还惯于歪着脑袋设想,如果不让人神魂颠倒,痛不欲生,又怎能算得上真正的爱情?所以,那时节一张口就得打喷嚏,一亮相就得打哆嗦,无论如何也要紧咬牙关,冷不冷都得凄美一把。想想吧,那时本作者是不是一个两面三刀的阴谋家:一边在纸上画饼充饥,一边把爱情往绝路上推,该是多么歹毒哪!

1996年冬天,一个晚上,我一把火烧掉了几年前讨回的一大捆初恋情书,也许是想一了百了,以便放下包袱开动机器,加大马力向着美好未来前进?若干年后老婆大人知道了这件事,对俺的这种愤青行径进行了残酷批斗:毁灭罪证咋的?再说,那手稿要是保留下来,即便成不了情书经典,也得是一份珍贵文献吧?所以后悔啊,都怪咱没有树立可持续发展观,不具备与时俱进的战略眼光,成天只知道蜗在一间偏僻的小屋里,闭门苦读,指望着考个功名啥的,离开那个小镇。不过偶尔还是心血来潮,写点随笔、杂感,其中有一篇题为《唯一的高地》,写到了古城墙、公主白雪,以及我自己恍恍惚惚的爱情。
那时候,爱情像一条驿道,俺就是一个傻乎乎的信使,只顾一路打马前行,老是急着早日抵达终点,却忘了看看写信人是谁,收信人是谁,也忘了停下来歇口气,看看路边的风景。直到最后把马累趴下了才明白,这封信本来就是自己写给自己的,所谓终点,根本不是目的地。
1998年夏天,我已离开那个小镇,也结了婚,在一个小城平淡而又郁闷地彷徨着,却不甘心就这样“生活”下去,于是又摆出了小说家的架势,一口气写了六七个中短篇小说,《寻找公主白雪》即其中之一。它是对《醒尸》的重写,用的还是那个故事内核,只是换了一种叙事方式,语言风格也有很大变化,并且,还添加了苏岩与白雪相识相恋的“现实”内容。在新的文本中,作者更像一个说书的,力争讲述一个有头有尾有起有落的故事。但是写完之后,却觉得它非但没走近故事,也远离了小说,遂将其压在硬盘中,再也不去管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