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流感”也时髦


□ 陈丁诗怡

  没想在2009年国庆大假里,从未跟上潮流的我,终于赶了一回时髦。
  2009年,猪流感开始盛行。开学以来,班上有不少同学因发烧而请假,有的是自身抵抗力差得了感冒。有的则是趁着这势头装病混个病假。当然,也有一部分在感冒后仍坚持上学的优秀同学存在,就比如坐在我前面的那位“病娇妹”。
  抵抗力属中等偏上的我,在国庆大假第一天开始咳嗽,当时觉得是看到了盛大豪华的阅兵式,以至于激动过头有点小小的咳嗽。第二天还在咳。于是一向多虑的母亲把家里所有能治感冒的药拿来,在威逼利诱下,我不得已将它们一一咽了下去。(只可怜我那小细嗓子啊,差点就打电话叫通厕所的工人来整修了。)
  于是,在国庆大假的第三天,我终于光荣地发烧了。
  早上刚起床时头特别痛,吃药时我就偷偷吃了一颗止痛片。上午量出来的体温是37.5℃。想起以前有同学告诉我,发烧的时候“焐一焐就好了”,我便穿着睡裙、睡裤外加睡衣,裹着厚厚的棉被跑进卧室睡了个午觉。
  下午四点再量……40%多!当听到母亲喊着“哎呀!居然还在往上升”时,我真想冲出去问问那个同学,“焐一焐就好了”到底是哪家的偏方啊——前提是如果我还有力气。
  接着我被母亲拽着去了医院。
  途中。我无数次绝望地想:“千万不要是猪流感,千万不要是猪流感……我一点都不想赶这种时髦啊!”
  医院门口立着一台站上去就能测体温的装置。我前面一个三十几岁的叔叔测出来是37%多一点,他走之后,我就怀着忐忑的心站了上去。
  25.7℃。
  是我看错了吧?下来,上去,再测一次。
  25.3℃。
  旁边等着测体温的大叔不耐烦地告诉我要“把头对着那**,把头仰起直视**(**为方言,当时我没听懂)。”
  我又测了三四次,还是25度上下……敢情一天下来,我的体温还是个波段函数啊!
  懒得测体温了,直接去发热科找医生。排队20分钟,检查20分钟,等拍片结果30分钟,排队20分钟,交钱领药20分钟,听医生讲注意事项5分钟,共计115分钟,其间脑缺氧至少5次,差点晕倒2次。
  拿到药后,站在入夜后瑟瑟的冷风里,我真想大喊一声:“我的青春!”
  所以,“效率”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回家吃药,洗澡睡觉。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顽强地与病魔做着斗争时,一向对我极其凶恶的母亲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我。她特地打来一盆水,沾湿毛巾后将之叠起来,放在我的额头。在毛巾不凉后又拿去搓一搓,再放到我头上……如此重复,以致一夜没睡。以前只在武侠电视剧里见过这样的情景,看到母亲这样做,心里满是感动之情。
  今早起来,尽管还有些低烧,但已好了大半。祈祷着再也不要赶这种时髦的我奉劝各位:“时......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课堂内外(初中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