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山·星夜


□ 陈奇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多的星星又大又亮又挤地在离自己很近的头顶向自己眨眼了。

山里的夜,出奇地静,同寝室的人都早早地休息了,为了明天凌晨能够早起到光明顶看日出,拍日出。

说起来有点不可思议,这个寝室竟然还是男女混居的。我们三个喜欢摄影的好友自驾游,来到黄山,临时决定在山上过夜,看日出拍日出,因事先没有预订,难以找到合适的宾馆,正发愁找不到住的地方,有人过来问要住宿吗,有“经济适用房”住。原来,是在排云楼宾馆左边约三十多米距离的一个山角,有个简陋的小房间,约9平方米,搭了八个床位,没有卫生间,房间有点潮,看样子是山上工作人员住的宿舍改成的。我们都不满意这样的地方,但想想反正就眯那么一会儿凌晨三点多钟就起床攀登到光明顶占位置看日出拍日出,再说要是不住的话没准就要露宿山上了,就决定将就一回,问了价格,答曰每人每宿要100元。我们进行了砍价,以每晚每人80元成交。对方叮嘱我们千万不可对别人说是这么便宜的价。然后,我们便去丹霞峰拍日落。天黑后,我们回到“经济适用房”一看,这“经济适用房”居然还混搭了两个十八九岁的娇俏的小女生,她们说是来自山东,读大二;另有两个来自芜湖的同伴,一个二十多岁的男生,一个四十出头的眼镜男。这四人也都表示明天凌晨起来看日出拍日出。那眼镜男在屋外的水龙头边刷牙时对我说今天运气好遇到一个保安介绍住这里,挺便宜,每晚每人才150元,他问我你们几个是不是这个价。我心想那出租人的心可真有点狠哪,转念一想要是眼镜男知道我们每人才80元而找出租人理论发生纠纷的话,那可影响社会的和谐。就支吾说负责租房的是我一个朋友,可能也是这个价吧。

我是睡上铺的,睡上铺的有四个人,我、我的朋友潘君以及那两个女大学生,床铺连在一块,挤挤挨挨。空气潮湿而浑浊,蚊香的袅袅烟气直往你的鼻孔里钻,有各种不知名的小生灵扑扇翅膀的声音和鸣叫声在你的身边环绕,他们在寻找着着陆点。甚至,一只蝙蝠也不请自来地溜进窗户摇摇晃晃地进行了一趟飞行表演,在没有赚到足够的喝彩声的懊丧中悻悻然离场而去。然而,他们几个也许是累坏了,或者是为了养精蓄锐,即使是这样一种很不宜居的环境,也一个个都很快进入了睡眠状态。可我没有睡意,尽管今天凌晨四点钟就起床从浦城驱车赶到黄山,又跑了一天高高低低的山路,疲惫得很。可我想看星星,我知道今晚天色不错。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我便蹑手蹑脚地下床出了房间。

屋外,空气清新多了。虽然排云宾馆尚未熄灯,但我发现,在楼前的露台上,有不少游客都仰着头,贪婪地望着夜空。啊,那是一种怎样的夜空啊,天幕靛蓝,没有月影,银河像淡淡的牛奶从天幕的东北向南轻轻流淌过去,有那么多的星星,密密麻麻,大大小小,闪闪烁烁,那么亲切,那么鲜活,那么令人迷恋……这是多久没有见到的景象哪。“瞻卬昊天,有嘒其星”,我脑子一下蹦出了《诗经》中的诗句。“星星真的会眨眼哪!”我听到有个女生惊奇地叫起来。心里突然有点涩涩的,想,当会眨眼的星星都成了人们难得一见的奢侈品的时候,人类的幸福指数要打多少折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