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溺水


□ 徐 岩

1
出租屋是间鸽子楼。
在城市里再没有比他们租住这间屋子更简陋和破旧的了,两间小得不能再小的屋子,墙壁是年久失修的那种,有好几块地方都露出红砖了,使人猛的看了有些突兀,时间久了却也习惯了。
这是大梁一条腿残疾之后,和陈菊住进这近郊的出租屋之后才有的一种感觉。
让大梁觉得有些特别的是,鸽子楼是二层,可楼梯却悬在外面,是那种铁筋环包着木板一级级凭空悬起来的。
大梁跟陈菊将简单的家具搬进来时费了些周折。
陈菊先是将大梁半扶半拽地弄上楼的,然后又跟儿子一起往上面搬东西,堂弟小顺子将三轮车上的东西快速地搬到地上,就蹬车子走了。小顺子嘴上说菊嫂你们慢慢搬吧,咱还得去拉那几个放学的学生呢。
大梁站在鸽子楼的木格格窗口处看堂弟小顺子就那么急火火地走了,心里不由得骂了一声,这狗屎球球,眼睛势利着呢。
家搬过之后,陈菊跟儿子就走了,一个在附近的小学寄读,一个在大治的工地做饭,一家三口来这座城市已经四年了。原本想攒钱买间平房的,咋也比回乡下去强多了,更何况乡下的那几亩地都租给别人了,回去干什么呢?种田的人没了地就没了营生啊。可偏偏就在他们对未来生活充满希望时,大梁却从工地的脚手架上掉了下来,生生地就将一条腿摔骨折了,住了半年多医院,就搬回家里来养些时日。
大梁搬过来之后,就每天闲在家里看一台旧电视,或者吹一管竹笛消遣解闷。
在出租屋的右面是和他家房子一样格局的又一间鸽子楼,木格子窗与他家的窗相对,能看见里面走动的人影。多数时候是一个穿半袖衫的长头发的女人,从窗子里探出脑袋,伸了两只白藕似的胳膊,往一截竹杆上晾洗好的衣服。
两间鸽子楼仅相距两米左右,下面是一条墙壁幽深的弄堂。大梁之所以说两间鸽子楼仅有两米左右的距离,他是有准的,因为他干了七年的瓦匠,瓦匠的眼睛还能没有准?
大梁有时候把那把靠背椅搬到木格子窗前,坐下来一边抽纸卷的叶子烟,一边往旁边的窗子里望。女人却又迟迟地不出现了,右面的鸽子楼死一般的沉静。
大梁就这么一直等到黄昏来临,等到儿子浩回来,然后动手煮面条。大梁用一支木拐架着那条残腿,用筷子翻搅面条。面条熟了的时候,陈菊也就回来了,陈菊多半会带回来几个馒头,三口人坐下来吃饭。日子就这么一点点捱着,像大梁从碗里抻出来的面条一样,冗长而腻烦。
2
陈菊的工地在红水桥附近,靠南湾开发区右首,是大型的住宅区。
正在建筑的楼左一幢右一幢的,都已拔地而起,大治的工地仅仅是其中的一座,已经建到十几层了,从近处看,楼的框架竟全是纠缠交织到一起的水泥钢筋和混凝土。四五十名工人在烈日下挥汗如雨,他们裸着黑黝黝的脊背,挥动手里的瓦刀,或站或半蹲在墙壁之间,说笑着做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