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在旅途无笑脸


□ 张达明

找到位置,车厢里已有三个人先上来了,我礼貌地和他们打招呼,但他们脸上的表情或矜持或麻木或冷漠,没有一个人脸上挂着笑意,全都像是泥塑的,且用警惕的目光审视着我,好像我是一个凶恶的抢劫犯似的。
我的行李还没有放好,其实我是知道行李放置的地方,但我想和同是下铺的邻铺中年男子套近乎,便友好地询问他:“行李应放在哪里?”
他的眼皮朝我微微一抬,也不说话,只是把下巴颏往行李架上仰起,这样的动作就算是告诉了我。但我还是对他说:“谢谢您。”
他完全不理会我的谢意。就在我放行李的时候,他和其他几个人的眼神全都齐刷刷地望着我放置行李的全过程,我不明白这时他们为什么这样关心我。
等我放好了行李,他们几个这才目送着我坐在我的铺位上,我好像还听见有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我忽然明白了,他们对我这个刚上车的人底细不是十分掌握,他们的行李已先放好了,而我是后放的,他们是怕我在他们的行李中做什么手脚,都出于本能地对我存有高度戒心。
如果是这样,也就不怪他们了,出门在外,提高警惕还是很有必要的。我也就安然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拿起一本杂志翻看起来。
列车在快速地行进着,外面的房屋和田地在急速的行驶中被甩在后边,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在这个特殊的小世界里,看似宁静表面的后边,到处隐藏着猜测、怀疑和浮躁。
看到整个车厢里的人外松内紧的戒备状态,我也受到了这非正常情绪的感染,开始变得不再专心,不再热情,不再信任了。也不由自主地绷紧了神经,脸上的肌肉顿然凝重起来。
天快黑了,人们开始用晚餐。我冲泡了一碗方便面,在等待的过程中,偷偷地用眼角扫了那几个人,他们仍像泥塑般的或坐或躺着。方便面已泡好了,准备开吃,但我还想礼让他们一下,又看见他们对我冷冷观望的怪异神色,也就不想自讨没趣了,就自顾自地吃起来。边吃边想,他们为什么都会如此呢?他们僵硬的神态,是发自内心的呢?还是在这特定的环境中刚刚形成的呢?难道笑容出现在他们脸上就那样艰难吗?
天已完全黑了下来,十点钟时,车厢里关了大灯,顿时这个小世界出奇的宁静了,大都到自己的床铺上去休息。这时,我有点头疼,想吃点药,但止疼药却在上铺的行李架上放着,我不想打扰别人休息,但此时头却疼得实在难耐,只好蹑手蹑脚地爬到放行李的地方,窸窸窣窣地在我的行李中摸出了药。就在取出药要下来时,无意间朝其他人望了一眼。这下可真把我吓得不轻,但见那五个人都在瞪着我,眼睛里发射出的光在黑夜里白森森的,我惊诧得差点从上面摔下来。
在大家警惕的目光注视中,我战战兢兢地从上面爬了下来,吃了药,赶紧在自己的铺上睡下了。
半夜里,被列车的突然刹车惊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见上铺和中铺有两个人也在蠕动,看来他俩也醒了。我嘟囔了一句:“怎么突然停车了呢?”那两个人乜视着我,没有任何响应,我也就悻悻地不再做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