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网络世界中的自由与人格


□ 朱训玲

  摘 要:本文从因特网的虚拟空间的特点出发,阐述了在网络的虚拟社会里,人的思维,行动可以变得无拘无束,任意扮演自己理想的角色,进而形成“虚拟人格”。并从“虚拟人格”的不同类型出发,论述了网络对人类的影响,以及如何正确认识网络世界中的自由与人格。
  关键词:因特网 虚拟空间 自由 虚拟人格
  
  一、虚拟空间的自由
  
  1.人的行为的数字化。在网络上,人的交往的地点主要是在网站的聊天室、OICQ、BBS等,是以符号为代码而活动的,这种人际交往是一种非正式的、通过电脑屏幕文字为中介的、双向的交往。人的身份、形象、特性等都被数字化了,人就像穿着隐身衣,带着面具,在一张硕大的、无边无际的大网中漫游,天马行空,无拘无束。这张网使人与人如此接近,而同时又使人与人如此疏远。这种接近是心灵上的,这种疏远则更甚于任何地理上的距离。
  2.人的行为的虚拟化。在网络上,人们做什么,只是一种虚拟的行为。网络创造的虚拟存在的环境,让人类进入了一个从未体验过的世界,人们只要动动鼠标就可以到网络构成的世界里随意游逛。
  3.人的行动的自由化。如上所述,网络是一个没有中心,没有国界的世界,因此,生存在其间的人的行动就具有了空前的自由度,在网络上,你想做什么,怎么做,都取决于你自己。
  
  二、自由产生虚拟人格
  
  人格就是人体人格的道德性规定,其实质是人们的道德主体意识,包括道德选择的权利感、责任感,独立进行道德选择的能力自信和人格尊严等。按照心理学界的一般理解,人格形成于特定的社会环境,是具有稳定性、系统性的各个心理特征的综合。网络构筑了虚拟的“第二现实世界”,使人的社会化在网络生存中产生了全新的方式。社会中的人总处于一定的社会地位,而社会地位总要通过社会角色表现出来。在现实中有很多人对自己的某一个或几个社会角色并不持认同态度,但这些角色是无法或很难改变的,如:种族、民族、家庭出身、性别等。但在网络上这些问题就不存在了,人在虚拟空间里自由匿名、隐形时,没有明确的个人标志,因此往往容易逃避承担破坏规范的后果及其责任。任何一种社会角色总是与一系列行为模式相联系,不仅享有权利更要承担义务,即:别人有权要求这种角色进行某种活动。而长期的社会生活使各种角色形成了一套各具特色的行为模式,这对某些人而言是一种压力与束缚。可是,在网络的虚拟空间中没有这些现实中的管制,在虚拟空间中人人都是自由的,个体可以不看任何人脸色做事也不可能有人知道你在现实社会中是慈母、严父还是为人师表的教师。个体如果觉得这些是压力与束缚的话,完全可以在网络中暂时脱离这些角色。脱离了某一角色也就意味着卸掉了这一角色所必须承担的义务和责任。因此,个体就完全可能在网络中尝试更加自由的社会角色,直至找到一个自己理想中的角色长期扮演下去,这就形成了个体在虚拟社会中的人格,“虚拟人格”。从以上看来,网络社会堪称现代社会的“世外桃源”。
  
  三、虚拟人格的类型
  
  人们在网络上交流时产生的虚拟人格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平时被压抑的人格,一类是平时受崇敬的人格。
  现代社会的竞争及其他方面施加给人的压力及多重社会角色对人的束缚本身也是一种压力,使人们很难甚至不可能尽情地展现真我的风采,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个人的个性就会从此消失,恰恰相反,通常的情况反而是越禁越强。这就好像是给汽球充气,被压抑的气体的压强越来越大,对汽球的作用力也越来越大,但汽球的强度是一定的,当作用力达到这一强度或者超过时,汽球就会爆炸。虚拟人格的产生则正可以达到“放气减压”的作用,从而使其能够对人们的心理进行调节。确切地说,这种平时被压抑的虚拟人格并不是“虚拟”的,而是本来就存在的,如果在现实生活中有了机会和条件,它就会表现出来。这里之所以称之为“虚拟人格”,主要是因为在通常情况下,它并没有表现出来,而主要是在网络交流中才表现出来。
  
  四、正确对待虚拟人格
  
  网络的出现使工业社会转化为信息社会,但也带来了信息社会的问题,激烈的竞争带来的压力所引发的广泛心理失衡即是其一。社会压抑人,人到网络的自由空间寻求解脱,网络化的自由交流在一定程度上对这种心理失衡有治疗作用。人的心理世界是可以创设的,可以操纵的,但是现实世界中的很多东西你都无法操纵。一个人要融入社会,要在社会中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就需要主动去做一些努力,而不是逃避。对于个体对虚拟人格产生依赖性这一问题,其解决渠道与方法也与个体受压抑程度和向往程度及个体本身意志力强弱有关。如果个体的受压抑程度过大,则可以多通过其他方式来放松,比如:旅游、参加体育运动和文娱活动。如果是由于个体本身意志力较弱,则可以根据情况,制定上网计划及使用虚拟人格的频率与时间长度,从而逐步摆脱对虚拟人格的依赖。
  
  参考文献:
  [1]韩璞庚:《网络时代的哲学问题》,《现代哲学》,2000(4)。
  [2]默 然:《网络朝代的哲学问题评述》,《学海》,2000(6)。
  
  朱训玲:商丘师范学院网络中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