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如嗥


□ 冯 慧

从罗彩凤第二次回家来,贺老幺就从如嗥的眼里看见了敌视的目光。
如嗥是一只犬。但它绝不是什么京巴吉娃娃沙皮之类的名犬。如嗥对这些同类一向是嗤之以鼻的。这群谄媚的家伙们只会养尊处优对主人撒娇邀宠,严格地说它们已经脱离了狗本质成为单纯的宠物。而如嗥是一只真正意义上的狗,如嗥狗性十足。如嗥的个子并不算大,但它骨骼饱满,细细的后腰,皮毛是黑褐色如缎子般的发着光亮。如嗥的耳朵是竖立着的,眼睛如琉球般闪闪发光。它发怒前总是先发出低声部的呻吟,然后再爆发出愤怒的咆哮。许多人看到如嗥都心惊胆战。
如嗥的主人叫贺老幺,贺老幺是个鞋匠。贺老幺很小的时候失去了父母,跟做鞋匠的表姑父学手艺。学成之后,表姑父把做熟的地界——居民区内一棵大泡桐树下的地盘送给了他,算是付给贺老幺五年的工钱。于是贺老幺就靠着那株泡桐树,腿上围起了皮垫子开始了他鞋匠的生涯。
贺老幺的性子懦懦的,脸上总是挂着淡笑,跟谁也不发脾气,就是遇上难缠的主儿骂他一顿甚至不给钱,他顶多是气得脸红红的,然后低下头不说话。表姑父从他开始学徒的时候就告诫他,生意人最重要的是性子,和气生财。贺老幺的话很少,一双细长的眼睛看人总是透着很平和的目光。可能因为父母去世得早,他从小缺少呵护,个子一直没有长起来,三十多岁的人还像个孩子一样。贺老幺的好脾气也落得好人缘,遇到好天气时,居民区里一些闲着的老人,喜欢坐在贺老幺给修鞋人预备的小板凳上聚堆聊天,贺老幺一锤一锤地钉着鞋掌,老人们一句一蹦地说着话。好像钉锤声是老人说话的伴音,让老人说话的声音更有节奏。
有一天,一位姓常的老人抱来一条刚满月的小狗,常老对贺老幺说,老幺,给你个狗做个伴吧,据我儿子说这狗还是什么名犬,我要到女儿家去住一阵子实在没有办法照顾它。让它跟着你,一来我也可以常看见它,二来你也有个可以呵斥的东西了。小东西从老人的怀抱中伸出毛茸茸的头,两只眼睛像黑豆一样骨碌骨碌地转,贺老幺伸手摸了摸它的头,它竟伸出舌头舔了舔贺老幺的手。贺老幺笑着对常老说,只要您舍得让它跟我受罪就留下,你啥时想要了再拿走。常老听了呵呵笑着说,你这个老幺还怕我反悔。
于是,小东西每天就坐着贺老幺的小推车吱吱呀呀地来,吱吱呀呀地去。没事时老人们都喜欢逗它玩,教它咬贺老幺的梭线,叼贺老幺的鞋。这个小东西的脾气似乎也很大,咬着东西轻易不肯放,谁要是硬从它嘴里夺,它的喉咙里就发出低沉的呻吟,然后再大声地吼叫起来。老人们说,这个小东西声音还挺厉害的。有个退休的王老师说,它叫的声音有点像嗥,干脆就叫它如嗥吧。于是,就有了名字叫如嗥。
如嗥在贺老幺的钉钉锤锤中长大,它的四肢匀称,皮毛像黑缎子一样发亮,头部呈矩形,线条像雕像一样优美,眼神活泼而聪明,它长成狗中的美男子。长大的如嗥也成了贺老幺生意上的帮手。比如贺老幺出摊后忘了带加厚皮子他就会嘱咐如嗥说,如嗥,回去把咱家那块后胎皮子拿来。如嗥就会舒展四蹄飞奔而去,很快衔来贺老幺要的后胎皮。贺老幺说,如嗥,我忘了把刘三修好的鞋带来了。如嗥就会准确地把刘三修好的皮鞋衔来。贺老幺在外话很少但对如嗥他的话就变得多多了。天不好时,贺老幺就会在屋里说,如嗥,今天天气预报说有雨,咱们出不出摊呀?如嗥就会望着他狺狺地叫几声。贺老幺自言自语说,不出摊不行呀,常老修的伞还没拿走。王老师儿子的胶鞋也说好是今天拿的,咱们不能不守信用……如嗥好像不是一条狗,而是贺老幺生活的一分子,他什么事仿佛都要跟如嗥商量。如嗥喜欢吃火腿肠,尽管贺老幺不富裕,但贺老幺隔三岔五的一定要给如嗥买几根火腿肠。每次看着如嗥吃火腿肠发出叭叽叭叽的声音,贺老幺就会故意说它,你这家伙就是馋,没准明天人家给你几根火腿肠你就会跟着人家跑。如嗥听了望着他狺狺地叫着,贺老幺一边用筷子挑着面条一边吃着说,怎么,说你不服气,每天咱们走过酱肉铺你总伸着舌头看半天。一会儿贺老幺就会叫起来,如嗥,你把我吃的蒜藏到哪里去了?有时,俩人(此时已经没有办法区分人狗身份了)为抢一个东西嬉闹地滚成一团。
每天早晨,贺老幺推着叮儿啷当的小车出摊,如嗥跟在他身后颠颠地,一会儿跑到前面一会儿落到后面,看见它感兴趣的狗就跟人家面对面地站一站,嗅到它感兴趣的味道就上前嗅一嗅。有时一只蝴蝶从它眼前飞过,它也会像个孩子似地跳起来追蝴蝶。偶尔贺老幺也会训斥如嗥,如嗥,你怎么那么没出息,就是狗屎你也能嗅半天!如嗥跟普通狗的爱好没有什么两样的。
每天晚上贺老幺收摊的时候,几乎都是太阳西沉看不清手中的针线了。这时,贺老幺才会把缝纫机、鞋撑、皮子一样一样地放在小车里,然后带着如嗥朝回走。贺老幺—边推着小车一边想,他跟如嗥的晚饭该弄点什么吃。突然,贺老幺觉得脚下一空,人直坠地下,如入地狱一般恐怖。原来小偷把马路上窨井的井盖给偷走了,天黑,贺老幺猝不及防掉进窨井里了。这个窨井近两米深,底下还有一米深的污水。贺老幺矮小的身材,掉到窨井里,瞬间整个人就在地平线上消失了。如嗥围着窨井疯狂地叫着,它的爪子拼命地扒着窨井四周的土。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