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生活诗意盎然,让情辞灵动飞扬


□ 乔世华

  1971年出生,辽宁大连人。1998年毕业于辽宁师范大学中文系,获文学硕士学位。2003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为辽宁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主要担任中国现当代文学教学和研究工作。先后在《文艺理论与批评》、《中国图书评论》、《文学自由谈》、《文艺报》、《粤海风》、《作品与争鸣》等报刊上发表各类文艺批评文章80余篇。

  《大连文化散论》(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辑录了王晓峰三十年间写作的约一百六十篇评论文章。这些文章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和王晓峰所一直生活的这座城市——大连有关,它们关乎到大连文化的方方面面:诗歌、散文、小说、纪实文学、电影、话剧、辽剧、电视连续剧、舞蹈、摄影以及大连城市文化、移民文化等等。说这本关于大连文化的论著,王晓峰写了三十年,是一点儿也不夸张的。大连这座年轻的城市至今不过一百一十多年,究竟是什么力量促使一个文化人对脚下这片土地如此痴迷地关注了整整三十年?我想,那一定是源于作者的热爱——对文学的热爱、对自己从事的工作的热爱、对生活的热爱、对大连这座城市的热爱。捧读这本四十多万字的论著,不由自主的,我想到的是毛阿敏唱过的一首歌《绿叶对根的情意》,不论是题目,还是其中的歌词“我是你的一片绿叶,我的根在你的土地……无论我在哪片云彩,我的眼总是投向你。如果我在风中歌唱,那歌声也是为了你”,都足以说明作为“绿叶”的王晓峰在此书中表达出来的对自己安身立命之“根”——文学和大连的那份始终不变的情愫。

  我一直觉得,一个好的文艺批评家首先应该是一个“预言家”,也就是说他的批评文字不应该是应景之作,而应该具有一定的预见性和洞察力,能够穿越时间的尘封,过了多少年之后,即使重新阅读也仍然会让人感觉出论说的富有见地和切中肯綮。这本书中颇有几篇评论文章论及了邓刚、孙惠芬、素素、侯德云等几位在全国都很有影响力的大连本土作家,都是写于十多年前、二十多年前的。比如称赏邓刚“对生活的领悟与把握的能力”和“永不疲倦的多变”;认为“孙惠芬对小说的理解,已达到了自在的境地”,孙惠芬小说的艺术的重要构成是“天然的、感觉式的同时也充满理智的叙述”, “字里行间总是渗透出那独到的感觉和深刻的理解把握力”,在看到孙惠芬“独有的艺术思维、独有的艺术感觉和独有的艺术表达”在我国小说界的“独特的位置”的同时,也提到思维定势可能会给作者带来的局限(《论孙惠芬的小说》、《出走与留守》);意识到素素散文的不同凡响之处在于“在平凡的生活现象里,体察与感悟了人类所面对的共通永恒的心理难题,并颇有情调地表达出来”(《心智的开拓与满足》);发掘出侯德云小小说中的两个重要特质“诗”与“幽默”,并看到它们的可拓展性(《侯德云小小说面面观》)。如果对上述几位作家的写作后续发展有足够了解的话,我们不难发现,这些评论文字确乎掷地有声,异常敏锐地道出了这些作家内在的精神蕴涵和艺术特质。

  如果只是在对文艺大家、巨作的评骘上有先见之明,那还不足以说明文艺批评家的优秀,要紧的是,一个文艺批评家是不是能对文学艺术、文艺批评有独到的理论发现和贡献。通读全书,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王晓峰的评论文字是不薄名家厚新人的。全书近一百六十篇文章中,王晓峰对诸如上述几位国内知名作家的评论文章大约只占据着十分之一的篇幅,他把更大的热情和更多的心力投注在那些业余创作的文艺作者身上,这些作者是肯定不入那些喜欢探究是否具有研究价值、学术价值的学院派批评家们的法眼的,其中有的作者的文字甚至都会被认为根本不配称作文学。学院之外的王晓峰却不然,他一直相信文学永远是多数人的事业,尤其注意观察身处的这个时代里文学发生新变化的种种迹象,新的文学因素是怎样顽强不羁而又悄无声息地出现和扩展了的。因为抱持着开放的文学观念,他对文学存在的多样性乐观其成。王晓峰有一个很发人深省的文学观点,即“文学在别处”:在文学已经细分了的今天,也许更多的是为了以后那“虚构”又虚幻的文学史,我们仍然画地为牢一样地可怕地坚守着陈腐的文学观念,从而对许许多多文坛外的“小人物”、在读者中影响很大的作品视而不见,忽略和漠视了那些有前景有影响的文学新现象。而王晓峰矢志不渝地坚信,文学是要面对着更广大的阅读群体的。因此,当下文学最具活力最有影响的不是我们自己的文学,而是在文坛之外。显而易见,王晓峰扩大了文学的所指,道出了当下文学存在的真相。也正是基于这种认识,正是因为看到了“过去的传统文学板块在新的社会发展形势下已经松动,新的文学因素,新的文学样式和表达,新的文学力量正在迅速地成长、壮大”(《大连文学十五年述论》),与那些认定“文学死了”的悲观论者不同,王晓峰始终相信并看好文学的顺势而变,并清楚地意识到文学之于一座城市的巨大意义: “由于现代化媒体的介入,文学的阅读群体出现了泛化,委顿的趋向,这不等于文学将在现代社会里逐渐消失。但是,文学将随着形势的发展变化而逐步调整自己的存在策略,即在文体上调整自己。作为文学的最主要的策源地、重镇的现代城市,文学的意义、价值将是十分重要的,它的影响(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将是十分巨大的。”(《一座城市的发展和文学的存在》)之所以对文学抱持着这种坚定的信心,关键就在于他始终认定“物质的建设,唯有熔铸了文化的内涵,方可价值超常,意蕴深远”(《大连的文化取向》),始终相信诗意之于我们个人生活的意义: “每个人的心灵的家园,都该是芳草萋萋、花香四溢”(《<心园集>序言》)。

分享: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5期  
更多关于“让生活诗意盎然,让情辞灵动飞扬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